乐文小说网 > 正义的使命 > 第1848章 不留后患

第1848章 不留后患

推荐阅读:弃宇宙最强战神渡劫之王第九特区天下第九三寸人间大符篆师仙宫大侠萧金衍英雄联盟:我的时代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shu.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晚上八点整,生日宴准时开始。

    总共放了两桌。

    一桌是家人,一桌是嘉宾。

    盛良醒官职不大,却代表冯滔,自然被安排在第一桌。

    意外的是,厉元朗也在这桌就座,紧挨着妹妹叶卿柔。

    但在这种场合,叶明仁并未现身。

    厉元朗深知,王家并非势利之人。

    肯定发出过邀请。

    估计是被叶明仁婉拒了。

    自从叶家衰落,叶明仁跌下权力神坛,他已经很少在公开场合露面。

    行事越来越低调,低调得都被大家遗忘了。

    一个是,他不想再当出头鸟,给自己惹来不必要的麻烦。

    经此一事,叶明仁有了记性,更理解残酷现实。

    二一个,别人越过越好,官越当越大。

    反观自己,高起点却落得一个身败名裂。

    作为叶家的接班人,这种巨大反差,看了能不心堵,能不难受吗?

    另外,难免会有各式各样的眼光刻意观察他。

    放在镁光灯下的感觉,着实不舒服。

    与其找不自在,索性干脆躲得远远,不受这份罪才是最好选择。

    人要有自知之明,识时务者,才是俊杰。

    开餐前,盛良醒当着众人的面,展示冯滔送来的贺礼。

    是一幅他亲自书写的八个毛笔字。

    老骥伏枥,志存高远。

    字体气势磅礴,苍劲有力。

    不在于字写得怎样,关键出自谁之手。

    就目前看来,冯滔的大名,足够让人浮想联翩的了。

    现场随即响起一阵掌声。

    盛良醒说了几句祝福的话,敬了王铭宏一杯酒,便借故离去。

    他绝不会从头待到尾。

    心意尽到,也让大家看见,冯滔和王家特殊关系就行了。

    按说,冯滔刚上来,不应该急于暴露出来。

    但是这样做,有这样做的理由。

    首先,是对老领导、老同志的尊重。

    其次,也有助于他开展工作。

    毕竟王家树大根深。

    曾经的叶、谷、金、王四家,只剩下王家一支。

    有了王家支持,冯滔才能更加稳固。

    最后一点,是厉元朗的分析和揣测。

    冯滔年轻,还不到六十岁。

    以他雷厉风行的性格,不屑于别人怎么看。

    走好自己的路,拿出良心办事,比什么都强。

    盛良醒的快速离席,也给大家留下一个非比寻常的印象。

    那就是,他今晚参加生日宴,除了贺寿之外,单独面见厉元朗,也是任务之一。

    外人自然不知道他们在一起谈了什么。

    人就这样,越不知道,就越好奇。

    反正,不少人都对厉元朗刮目相看。

    原本以为他成了边缘人物,从这一刻起,都有了不同程度的改观。

    龚玉尚更是其中的代表。

    宴席上,厉元朗举杯,敬了王铭宏一杯酒,还和王占宏同饮。

    把酒言欢,热闹非凡。

    王占宏也没坐到最后,中间的时候起身离席。

    他现在身份高贵,公务缠身。

    多待一会儿,就会影响接下来的安排。

    王铭宏心情不错,破例喝了两小杯白酒。

    红光满面,和在座诸位畅聊。

    不过,宴席没有持续太长时间,前后一个小时左右便结束了。

    当大家纷纷走出王宅的时候,厉元朗的专车才出胡同,前方龚玉尚的车子发出信号,示意厉元朗跟随。

    两辆车来到一处肃静的茶楼。

    龚玉尚的秘书过来,邀请厉元朗和龚书记品茶。

    厉元朗心里对龚玉尚趋炎附势的样子反感,却不好得罪。

    跟在秘书身后走进包间。

    不像一开始,龚玉尚在他面前拿大。

    起身站起来,对着厉元朗用了一个“请”的手势。

    落座后,龚玉尚主动说道:“喝了酒,喝点茶醒一醒,希望不会耽搁你休息。”

    “龚书记客气,能陪您品茶,是我的荣幸。”

    “呵呵。”龚玉尚笑了笑,问起厉元朗有多久没回老家甘平了。

    “有几年了吧。”厉元朗感叹道:“老家没什么人,就剩下回忆了。”

    “此话差矣。”龚玉尚文绉绉说:“没有亲人,还有老朋友、老部下呢。和他们常联系吗?”

    厉元朗立刻意识到,龚玉尚话里有话。

    直截了当的说:“大家都忙,也就是过节发个短信,拜个年而已。”

    “那就好。”龚玉尚由衷感慨,“工作关系能够建立起私人感情,实属不易。”

    “元朗,你在东河交往的老关系,不少人都已走上重要岗位,承担重要责任。金胜同志去了省里,以副省级退居二线,算是有了圆满归宿。”

    “季天侯同志,目前担任新河市常务副市长,年富力强。过不久,省委将进行一次全省人事调整,我有意给他加一加担子,主持新河市政府的工作。叫你过来,是想听一听你的想法。”

    果不其然,龚玉尚专门和厉元朗私谈,是以季天侯的前途为条件,加深与他的关系。

    不得不说,龚玉尚转变够快。

    通过盛良醒对厉元朗的器重,看出厉元朗深不可测,大有发展趋势。

    早点搭上这层关系,对他有益无害。

    只不过一个市长的位子,给谁不是给。

    他又不损失什么,这笔交易实在划算,何乐而不为。

    厉元朗端起茶杯抿了抿,轻声回应:“不在其位,不谋其政,龚书记高看我了。您和东河省委的任何决定,我怎好指手画脚,乱出主意。”

    等于说,厉元朗委婉谢绝龚玉尚抛过来的橄榄枝。

    他这样做,有他的考虑。

    天下没有免费的午餐。

    龚玉尚提出条件,势必有求于他。

    或者让他帮着牵线搭桥,见一见盛良醒也说不定。

    这种要求,在龚玉尚还没提出之前,厉元朗就把路封死,断了他的念想。

    而且,厉元朗这么说,也得罪不到龚玉尚,不怕他给季天侯穿小鞋。

    做到省委书记位置上,龚玉尚要是连这点心胸都没有,他走不远。

    果然,龚玉尚哈哈笑着,不过看上去很勉强,“元朗,你太谨慎了。这里只有我们两人,畅所欲言,有啥说啥,说破无毒嘛。”

    厉元朗正色说:“龚书记的好意我心领了,您对天侯的任何安排,我都没意见,我相信,天侯也能理解。”

    “哦。”龚玉尚微微颔首,出神的想了想,指了指茶水,“这是今年的新茶,味道不错,你尝一尝。”

    厉元朗懂得端茶送客的寓意,知道这次谈话该结束了。

    回去的路上,索性直接打给季天侯。

    哥俩有些日子没通电话了。

    这会儿的季天侯,刚从一个场合下来,同样坐在回家的车里。

    听到厉元朗的声音,无比亲切。

    大咧咧的和他半开起玩笑。

    不同于以往,每句话里,都尊称厉元朗“您”,以彰显下级对上级的敬意。

    哪怕厉元朗不是他的直接领导,该有态度,任何时候都不能忘记,这是官场规矩。

    厉元朗也不隐瞒,直截了当提起龚玉尚以季天侯的提职安排为交换条件,被他委婉回绝。

    考虑到他和季天侯的关系,厉元朗有必要把话说清楚。

    别到时候,给季天侯一个措手不及,哥俩产生不可调和的误会。

    新河市长和常务副市长,看似差了半格,实际上差很多。

    一个说话一言九鼎,一个看人脸色行事。

    何况,这样机会千载难逢。

    不把话说透,把事情摆清楚,季天侯难免有想法。

    车里也没外人,司机深得厉元朗信任。

    于是,竹筒倒豆子,厉元朗一五一十摆明其中关窍。

    季天侯那边一直沉默不语,听得很认真。

    直到厉元朗说完,季天侯缓缓说道:“厉局长,您多余给我打这个电话,您还不了解我。能够走到今天,我已经很满足了。”

    “况且,空头许诺能不能落实,还要画上大大问号。”

    “这次人事变动,我没报任何希望,能上最好,不上的话,我也没怨言。”

    季天侯的理解,恰恰说明他完全想通,也成熟了。

    厉元朗深深松了一口气。

    电话那头的季天侯忽然想起什么,冷不丁冒出一句:“厉局长,您知道我今晚和谁在一起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