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媳妇儿的性别不太对啊!_第126章

文盲团长Ctrl+D 收藏本站

“怎么突然这么问…”楚桦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关关雎鸠。可她也说对了,与卫临接吻的确有点辛苦。

“你还没看出来吗,刚才那段高音过去,长空连喘都带不喘的,唱功是真不错,可肺活量也同样不小…”关关雎鸠简直都快听得愣住了。

“大概他熟练了吧…”楚桦憨憨笑道。

卫临的惩罚结束,游戏继续。大家玩到凌晨一点来钟,才终于觉得困了倦了,准备打道回府。

由于他们入住的酒店就在附近,走路几分钟也就到了,这段路程,一大群人结伴而行。

楚桦的精神倒还好,他没喝多少,因为大部分推向他的就被都让卫临给拦过去了,陶硕还笑卫临,说他终于知道护媳妇儿了。

晚风徐徐,前方是夜笙的大部队,他们两人就在后面慢慢走着。

“明天大概会先去游乐场,之后有没有哪里想去玩的?”冷不丁地,卫临侧过头问了他这么一句。

楚桦没回答,他抬起头看着群星璀璨的天空,突然觉得好像已经很久没看到这么美的夜空。

“什么都可以。”楚桦笑道。

若是换做以前的他来回答这个问题,他大概会说:“我只想走完那个镜子迷宫。”

可是如今,他已经不那么绝望。两个人没去过的地方有太多太多,他有很多的时间,可以和卫临一起,看遍世界万千。无论是车水马龙的城市,还是依山傍水的村庄,只要是和这个人一起,就什么都可以……

第107章 卫临篇

水墨青花删号的那段日子里,卫临每天的生活,与往常并没有什么不同。

对方或AFK还是删号,对卫临来说区别不大,无论是哪种结果,都是象征两人的这段感情的结束。

游戏一场,最忌讳的就是动真感情。卫临自己也明白,他也知道自己是喜欢上了水墨青花,所以才会在知道对方的真实性别后,无法接受这个事实。

也正因为如此,卫临开始用冷暴力对待水墨青花。其实解决事情的方法有很多种,如果他不是心里在意着水墨青花,大可把他们在游戏里的这段关系继续下去,毕竟逢场作戏,如果水墨青花依旧对“举杯对长空”这个角色那么执着,卫临也可以配合他,把水墨青花当做在网上养的只小宠物就好了。

现在很多人不是都这么干的么,游戏中有老婆,现实里有女朋友,没有规定游戏里和人成亲了就不能在现实里处女朋友,只要他不说,水墨青花也不会知道。毕竟一场游戏情缘,究竟算得了什么,有谁说得清?一切还不是凭的自己一颗心。

可卫临没那么做,这会让他良心不安。何况他也没办法用这种心态去对待水墨青花,在以前,卫临是真的有过和这个姑娘奔现的想法。卫临并不想白白辜负他对“水墨青花”的这点感情,却无法接受“楚桦”,索性只能放弃。

当这个ID消失在他的好友列表之后,卫临才算是真正回归了单身行列。要说卫临真有什么变化的话,也是心境吧。没了水墨青花的陪伴,在几个安静的夜里,早就习惯了独住的他,居然也会觉得寂寞。

那种感觉并不让人难受,只是有些难挨,心里很空,想紧紧抱着某个人,在那时,卫临最想要的莫过于一个温暖的怀抱。但他也就是想想,最后还是一个人睡到天亮。

自从和妻子离婚之后,卫临前后也交往过不少女友,他知道她们是怎么评论他的:“他只是需要你,但他并不爱你。”

在爱情方面,比起他人,他表达的方式有些欠缺,只是卫临并不知道自己爱人的方式哪里出了错,总要把所有完成到最好在与人共享,这是他一直以来的习惯。卫临不能保证爱过所有交往过的对象,有些他只是抱了些好感而已,但每段感情,他都认真对待。可是换来的,却是一句“他并不爱你”。

就在他对感情之事逐渐失望的时候,水墨青花闯入了他的世界,卫临也能感受到,这姑娘懂自己。这种期待是久违的了,所以他才会破例要了水墨青花的地址,给她邮去了他挑选的手链和巧克力,忍不住想对她好。

可这却也是最可笑的一次。

卫临有时会觉得自己有些可悲。除了母亲,这辈子只遇到过两个懂他的女人,一个是前妻,一个是水墨青花。不过前者与他离了婚,后者居然是个男人。

“水墨青花”一事就像压倒卫临的最后稻草,从那以后,他不再抱有任何的期待,也提不起一丁点的兴趣。他心里的容量小,装不下太多的人,就前妻和水墨青花这么两个人就已经够了。

宇峰偶尔会从威尼斯飞过来找卫临聚一聚,不过一年里,往多了数,充其量也就那么几次。他发现,无论什么时候过来,卫临都是独身一个人。宇峰知道,卫临并不是那种喜欢玩的人。哥们儿单着可不好,这长夜漫漫的一个人过得多难熬?可更让宇峰感到有些惊讶的,是在他要给卫临介绍几位不错的女士时,对方拒绝他的表情。隐隐之间,充满了失望,看上去又有点像受了情伤似的表情。

“你怎么了?”宇峰用他手里还未开启的啤酒罐撞了撞卫临,他不介意为哥们儿开导开导。

卫临不着痕迹地轻叹了一口气,慢慢说道:“如果需要接受的人,超越了心里可以接受的领域。换了你,该怎么做?”

宇峰惊讶道:“没法接受的领域?这得是什么样人?犯法了?还是吸毒杀人放火了?”宇峰听不懂了,卫临的眼光没这么差吧,难道是看上了什么十恶不赦的通缉犯?我靠!

“停止你那些奇怪的想法,没有的事。”卫临倒是被他给逗得一笑。

“那还有什么无法接受的,这世上无非就两种人:男的和女的。只要没超越了物种,为人还不错就行啊。”宇峰伸出手指给他数着说道。“可你看,你自己说没办法接受,不过现在还想着人家呢,是真没法接受还是不愿意?”

卫临没说话,可宇峰差不多了解,这家伙估摸着又钻到哪个牛角尖里面去了。

卫临只是默默喝着他的酒,想不好怎么和宇峰说这件事,也并不太好开口。宇峰说的对,他没法接受,可还想着楚桦。就在卫临内心不断犯纠结的时候,他听宇峰说道:“我不知道你是遇上什么事了,可要是真那么在意,就试试。”

“人生苦短,何妨一试?”

这句话我是头一次听到,刚开始没反应过来,还以为说的是“人生苦短,何妨一世”

一下子就被戳了心。

第108章 同居篇(一)

楚父早已经给楚桦铺好了前方的路,在他毕业后就可以直接进到一家不错的公司里去工作。楚父相信,只要儿子稳扎稳打,肯踏踏实实地工作,日后前途无量。嗯…前提是楚桦愿意的情况下。

在儿子说出他想在国内定居的想法之前,楚父就猜到了,他并不想按照自己给他铺的这条路走下去。不过也没关系,楚桦他有自己的选择。

楚父知道,自家儿子只想开个属于自己的店,虽然这么久以来他一直试图想把楚桦拉到科研这条路上,不过好像没什么太大的作用。楚桦想做什么,就让他去做吧,毕竟孩子早已经长大,很多事情作为家长的并不好插手,他们该去创造出属于自己的一片天地。

他并不担心楚桦一个人在国内会过的不好,也不怕楚桦会过于依赖卫临那个大人物,而失了自主创造的本心。因为楚家教孩子的方式从来都是有些严格的“穷养儿子富养女”,从小多经历一些,可以锻炼他们的意志和顽强的性格,知道自立自强,有责任心。

不过楚桦的情况特殊了些,所以“穷养儿”的规矩到了他这一代就变得可有可无了,楚父和楚母最希望的就是他能有一个美好的童年,不要因为身体的状况而失去了信心。只要是楚桦想要的,他们从来没有说过一个“不”字。

尽管如此,楚桦却并不是一个需要双亲为他担心的孩子,反而从小时候起就太过于懂事,懂事得让人心疼。他很少主动索求什么,哪怕是零花钱,都要在替父母打下手做家务活帮忙之后才会收下。想要得到就得付出,这道理他从小就明白。

楚桦决定在国内定居,就在H市,这样和卫临想要见面的时候也可以方便点。

当时在出国前,他几乎把自己的存款给用了七七八八,不过在这几年内,楚桦多少是又存了点出来,完全可以盘一家店铺下来。只是这样的话,住宿上问题就不太好解决。

手上的存款有限,目前在是先买房子还是先盘店铺的问题上,楚桦犯了难。不过这情况并没有持续多久,因为向来在感情上的事,往往总是打一杆子走一步的卫临,终于主动了一次,说出了他希望和楚桦同住的想法。

楚桦知道,情侣嘛,同居是迟早的事,何况他们已经认识这么久了,同居也很正常。不过楚桦却总觉得哪里有点别扭,自己回国后不能说是立刻就可以盘到店面稳定下来,如果他白白住在卫临那里的话,总是莫名的会让楚桦有一种自己被包养了的感觉。

和卫临提起这种感觉的时候卫临却只是不在意地笑笑,让他放心。并靠着他那张真皮大班椅,胳膊肘支在扶手上,托着下巴微微偏头朝他笑道:“况且包养自己的媳妇儿,有什么不对?”

——哥你别这样笑了我吃不消!

楚桦心里暗暗咆哮道。

卫临说让楚桦放心倒是真想好了,他H市有一套房子在中心花园。地段很不错环境安静,附近靠近一座公园,户型和采光他都是挑了最好的。可卫临身边没伴也从不往家领人,两室三厅对他来说一个人住太过空旷,因此卫临从没去住过,那房子一直空着,里面只给墙面与地面做了处理,除此之外就再没别的。

可以说房子就是个毛坯房,细节上的表面装修就完全交给楚桦来办,这样他也能安心些。

考虑到甲醛的问题,家具卫临他有现成的,可以直接搬进去。比起现在明快现代的欧式家居风格,卫临可能更喜欢中式,因为楚桦提前看过了,那是一套端庄典雅的实木家具,房子里也早铺上了地板。

虽然说装修方面的事全权交给了楚桦,其实需要做的并不多,室内效果图有设计师制作,楚桦只需要说出他的想法来,让设计师进行修改,为了防止效果图做出来后却找不到相同的装修材料,选材方面楚桦是费尽了心思。

光是在选什么种类的吊灯问题上,就已经让他挑花了眼。每样看着都不错,但只能选那么几个,实在不好取舍很让人纠结。好在卫临也会不时给他点建议,楚桦折中考虑。他还是挺喜欢这感觉的,有种正在和伴侣一起置办“家”一般的感觉。

没用太长时间,房子就装修完成,很经典的优雅中式风格。地板是提前就铺好的,颜色深了点,太庄重会让人心里发沉,因此楚桦在客厅铺了张柔软舒适的羊毛地毯,灯光也多采用暖黄,总算是把这一室的“庄重”给压下去了点,看着柔和不少。

主卧足够两个人住,次卧就变成了卫临的书房。细心的话就能发现,这件书房的布局和卫临在游戏里的那间有些相似,楚桦也是投机取巧了,不过有什么关系呢,他知道这是卫临喜欢的房间布局就好。有点不同的是在靠窗的位置附近,放着一张秋千吊椅。

同居的日子很安逸,这种有人陪着的感觉已经久违。每天早上醒来的时候卫临都会觉得自己怀里搂着的人暖呼呼的,轻轻一吻亲在他额头或脸颊上把人给叫醒,再起身去做早餐。

卫临向来比楚桦起得早,他睡意不是特别浓,每天一到点也就习惯睁开眼了。和他比起来,楚桦倒是相反。起床困难户的威力卫临领教过,赖在他怀里小声哼哼怎么叫都不起。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