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媳妇儿的性别不太对啊!_第125章

文盲团长Ctrl+D 收藏本站

摘掉眼罩后的安景云看到他这幅表情,就知道自己肯定选定了一位了不起的人,起码不会是陆七百和陶硕,这就已经排除掉了两个人。再从他对弋堔的了解程度上来看,弋堔替他指的这个人应该也不会是他本人才对,如果是的话,应该也早就过去了。

——那么这可就好玩了。

“请被选中的人在离你最近的人身上,做五个深情的单手俯卧撑。”安景云提出了他的要求。

陆七百一听这话,以极快的速度咻地一下就从楚桦旁边跑了,那么现在坐在楚桦边上的人,就成了卫临一人。见这情形,安景云当然看明白被选中的究竟是谁,他不怀好意地笑了起来,挥手让人给他们腾个地方。

这边的惩罚引起了另一边正在玩真心话大冒险那堆人的关注,他们哄笑起来,紧忙给楚桦和卫临两人在长沙发上腾出一大块地方来,保证可以让卫临躺上去还不带挤的。

不就是单手的俯卧撑么,楚桦觉得还是挺简单的,他平时有锻炼,五个俯卧撑对他来说还不算什么,保证可以做地利落漂亮。

可当楚桦撑在卫临身上的时候他才发现这事没那么简单,光是看着卫临那张脸,他就提不起什么力气,而且安景云又强调了一遍,他说的是“深情的俯卧撑”要很饱含感情,缓慢地做完才算合格,不然就要罚酒。

可以的,迅速解决的方式行不通,可这俯卧撑要是做下去,估计扑卫临身上都是有可能的。楚桦整个人都怂了,他认罚酒行不行啊!QAQ

第106章 夜笙面基篇(二)

楚桦倒是想认怂,不过这种连“瞎子”点出来的要求做都不做直接认罚的耍无赖举动,安景云他们是肯定不会依他这么干的。

想了想,楚桦索性认了,俯卧撑而已,又不会要了命,做就做!

卫临倒是没说什么,率先仰躺到沙发上。对方都这么配合了,楚桦只好跟上去,双手撑在卫临的双肩上方,调节好脚下的各种支撑点,深深吸了口气,转头向一边儿看热闹的众人说道:“我开始了?”

“开开开~!”关关雎鸠紧忙点开了她手机里的摄像功能,招了招手示意当然可以,快点开始。

楚桦沉了口气,将左手背到身后去,还是右臂比较有力。他几乎都不怎么敢看身底下的卫临,视线完全转移到别处去。

似乎在不看卫临的情况下还是有点劲的,就保持着这样,楚桦支撑着全身力气的右臂缓缓弯曲,身子往下压去。

“Cut!这个不行不算数,你眼神往哪看呢,深情俯卧撑,深情!这还用人教吗,眉目传情懂不懂,眉目传情!”安景云像个大导演似的,强忍着笑,一本正经地说道。

“没错,这个不行!”

“重来重来!”

“……”

一堆人幸灾乐祸地附和着,刚完成的一个俯卧撑也被他们强行算作了无效,这次,楚桦只好照他们说的看向了卫临,重新做起俯卧撑。虽说是看向了卫临,可楚桦不敢与卫临对视,他的目光只能放在卫临的眉宇之间。

没看着卫临的俯卧撑不算数,身体下压的不够低也不行。以安景云定的那个低度标准来说,楚桦感觉他都快要碰到卫临的鼻尖,甚至似乎还能感觉到卫临的呼出来的热气。

“一个…两个…”

这边做着,那边围观的群众里有人帮他数着,他只需要尽快完成这五个俯卧撑就行了,只要尽快……

有句话说得好,不作死就不会死。就在楚桦完成第三个俯卧撑之后,他的视线稍稍往下移了一移,也就是丁点的角度,卫临和他的视线,一下子就对上了。

那双深邃眼眸,带着吟吟笑意正看着他。楚桦觉得全身的力气都被这双眸给抽走,可现在已经完成三个,就差最后两下,很快就可以过关不能在这里倒下啊!

尽管觉得手臂都快软了,可楚桦还是继续做他的第四个俯卧撑,强行提起的一丝力气让他觉得有戏,说不定真的可以坚持住。

不过楚桦想得很美好,身子下一直都很安安分分的卫临却在楚桦身子下压的这个时候,恰好微微仰起了头,把一个轻飘飘的吻,印在了楚桦的唇上。

“……!!”

卫临的这个吻,亲得楚桦颈后一麻,手臂瞬间就撑不住了,身子直接摔进了身下人的怀里。

“OH~————”

“Yo~~~~”

卫临居然也会恶作剧,这一吻大家可是都有看到的,关关雎鸠录得很爽,更是带头起哄,她在镜头这边笑道:“俯卧撑没做完,快快快,罚酒罚酒!”

楚桦就如同被人切断了开关一样,软着身子趴在卫临身上,红着两只耳朵把脸埋在卫临胸口不敢去看人。而卫临则笑笑,躺在沙发上任楚桦扑着,安抚小兽那般揉了揉他的脑袋。

俯卧撑没做完楚桦要被罚酒,不过都怪卫临那一下子才会导致他做不完的,因此本该楚桦喝的那几杯酒,全被卫临给挡了下来。

酒也罚完,接下来就是该继续下一轮。这轮的“瞎子”是上把不幸被选中的楚桦来当,戴上眼罩,由坐在他左边的寒鸦烟枪来替他“导盲”。

寒鸦烟枪喝大了,歪在一边儿,拈着兰花指很任性地指向了他自己,问道:“这个行不哒?”

楚桦果断道:“不行。”

预感正在告诉他,寒鸦烟枪选这第一个人,说不准就是卫临。楚桦只想坑回来,直接选到弋堔夫夫最好!

“这个呐?”

“不行。”

寒鸦烟枪挨个儿点了一溜,可楚桦都说不行。

“最后一个人了,再不行就没人可以选咯。”寒鸦烟枪指指那没被点到的最后一人。

“那好吧,就这个。”

楚桦摘下眼罩,他不知道自己选的是谁,可在场的几个人,怎么都是用一种探究的眼神在看着他?尤其是陆七百,那小子的眉毛都要抬飞了。难道他点背选中自己了?楚桦在心里暗道不妙,这样的话惩罚不能出得太离谱,否则自己把自己给坑到可就虐了。

“请被选中的人,饱含深情地给我唱首情歌。”楚桦说道。没错,又是饱含深情。楚桦提出的这个简直两全其美,如果被选中的人是弋堔夫夫的话,那他就报了刚才一仇了,如果他真的选的是自己,也不过就是给自己唱首情歌而已,多简单的事。

楚桦正在心里乐着,突然就见卫临站了起来,绕过他走到几个麦霸那边去。

“哎!干嘛去?”楚桦问道。只见卫临把麦克要了过来,到点歌台那边找着什么。

“他去给你唱情歌啊大兄弟。”陆七百坐了过来,一条胳膊搭在楚桦肩上,顺势拿走了楚桦手里的眼罩,检查起来。

是的,楚桦选中的人,恰好就是卫临。寒鸦烟枪点了一圈的人,就是没点卫临,可楚桦也刚好就是在寒鸦烟枪点到卫临的时候,他把人给定下来了。这巧得,简直让人怀疑是不是眼罩哪里漏了洞,楚桦可以看到寒鸦烟枪点的人。

说来冤枉,楚桦最不想点的人就是卫临,所以他才会过了那么多的人,到最后一个才选定目标。

按理说,这种游戏中挺多人都爱看同性档或者夫妻档,恰好他和卫临两条都占上了,所以一般赧卫临肯定是会在前几个被点到的几人之中的,楚桦猜想,卫临被点到的几率很大,可能不是第一个被点就是第三或者第四。

游戏的规矩是每个人只能被点一次,“瞎子”说不行的人就不可以第二次被点到,因此楚桦几乎是百分百地肯定最后一个人肯定不会是卫临。

但他怎么都没想到,妈的寒鸦烟枪喝大了,这家伙戳了一圈人,愣是把卫临给留到了最后去。

——差点就玩大发了

看着那边似乎选好了歌的卫临,楚桦暗暗松了口气。还好他顾忌着选中了自己的可能性没提什么太过分的要求,不然卫临要去和其他人酱酱酿酿地,他看着吃醋。

说起来,他刚刚提的是什么条件来着?好像是情歌……?

楚桦的双眼瞬间就亮了起来。果然自己动手丰衣足食?!这么久了,他还从来没听过卫临有唱过歌!想不到今天居然会撞到这么大的福利?而且还是情歌……楚桦睁大了眼睛看向卫临那边,屏幕上出现对方选好的曲目名字,音乐前奏响了起来。

“Hey I'm a believer

And gravity's letting go of me tonigh……”

卫临略深沉的磁性嗓音通过音响的放大,楚桦不知道这是哪首歌,可是他看得懂屏幕上的英文歌词,听得懂卫临想表达的感情。

众人都本以为卫临会唱一首相对来说安静些的情歌,起码不会是像现在这首,简直可以用高昂来形容的歌曲。毕竟举杯对长空多数时候看上去一直个很成熟稳重的人。

起先楚桦也是这么认为的,所以当卫临给他放出一首交响金属的时候,楚桦吓了一跳。后来他才知道,卫临电脑里的歌单中,轻音乐、重金属、或者是最近很火的流行歌曲,几乎什么类型的歌他都有收藏。

因为不曾很详细地接触过对方的现实生活,所以过去的卫临对楚桦来说太过于遥远。如今这个人触手可及,楚桦才察觉,在很多地方,卫临并不是个难懂的人,与他的之间距离,其实也没有多远。

要说最吸引人的部分,莫过于副歌之后的高音,卫临将声域拿捏得很稳,高音对他来说简直不在话下。震惊之余,关关雎鸠悄悄问了楚桦一句:“青花,和长空接吻,是不是特别辛苦?”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