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媳妇儿的性别不太对啊!_第123章

文盲团长Ctrl+D 收藏本站

因为菁菁想在唐人街吃早餐,他们才会在米兰留宿一晚。可就在米兰的这条唐人街上,楚桦真想找面墙一头撞死。

慢热、闷骚。楚桦简直不敢想,他居然把这两个词用到了卫临身上?

早餐是小笼包和咸豆花,吃得楚小姐是心满意足,小肚子饱得走不动路。楚桦本想去抱菁菁起来,不过卫临先他之前把楚小姐举了起来,让她骑在自己脖颈上,然后一手牵着楚桦,两大一小三个人就这么走出了唐人街。

楚桦有点尴尬地顶着路人看过来的视线,这里的留学生不少,楚桦甚至听到有几个路过的女孩,在他们走过去后,很兴奋地小声互相讨论着。

“哎哎哎,看到刚才过去的那一家子了吗?”

“我看到啦!小萝莉好可爱!”

“我的重点可能有点不一样?攻特别帅啊!”

“受在他旁边看上去倒有点小巧的感觉。”

楚桦:“……”

路人似乎错把他们当成了一家三口,而造成这个原因的始作俑者,仿佛什么都没听到一般,照旧牵着楚桦的手。

楚桦看着卫临,他有点看不明白对方现在的想法了。卫临居然会牵着他一起走在大街上,这是已经接受他的意思吗?可他并没有任何表明心意的迹象。

“我从没想过有一天,自己会在街上牵着同性的手,不过现在看来,这并不是一种很让人难以接受的感觉。”

说着,卫临将楚桦的手抬至嘴边,轻轻在他手背上印下一吻,眼睛笑吟吟地看着楚桦。果然,就像他想的那样,楚桦的手微微一颤,想收回手不过力道没他的大,随后就见这人耳朵的颜色逐渐变成粉红。

——妈的卫临哪里是闷骚?这么特根本就是明着骚!慢热个仙人板板!

楚桦倒是忘了,他当初在游戏里,刚和举杯对长空确定关系时候,这人都是怎么撩他的。

回程的车票依旧是家庭票,楚小姐昨天玩得累,今天又起个大早,上车就乖乖窝在楚桦怀里睡着了。

“今天我就要回去了,晚上的飞机。”在并非国假的时候,他能这样给自己放个两三天的假日出来,已经是挺不错的一件事。不用想卫临也知道,有多少工作在等着他。和与楚桦相处的这几天相比,他还真不想回去了。

楚桦点点头,他猜得到。毕竟卫临这次并不是出差,待不了多久。“需要我去送送你吗?”

卫临笑了笑:“不用。”

虽然卫临说不用,不过晚上八点十分,楚桦还是来了。由于机场远,卫临坐游艇走,因此楚桦就在港口送一送。

比起米兰,夜幕之下的威尼斯水城更多的是平静。从远处瞧去,徐徐微风吹过,楼体建筑和灯光倒映在波光粼粼的水面上,好不美丽。游艇已经在等着了,而卫临站在楚桦的面前,两人相对无言。

送别时候的话有很多,保重、下次再见之类的。可楚桦什么都说不出来,因为卫临在看着他。

卫临这次回国,不知道两人什么时候才能再见面。但是说真的,楚桦不想他走。

“还记得前两天带你去的那家酒吧具体位置吗?”

楚桦回过神,他点了点头:“记得。”

“有时间,可以去那里坐坐。”卫临说道。

“嗯,知道了。”

楚桦自认为掩饰得很好,不过还是被卫临发现了他那隐隐的落寞。

静了几分钟,卫临轻叹了一口气,骤然走上前,揽住了楚桦的腰,一手抬起他被吹得有些微凉的脸庞。低下头,深深的印下了一吻。

不算游戏里的那些经历的话,这可是楚桦地地道道的初吻。触感和游戏中的很相似,又有些不同。仔细体会的话,楚桦就知道,现实中的吻,比游戏里的要暖得多。

楚桦双手紧张地在身侧攥了起来,他连大气都不敢喘,有些缺氧的眩晕感袭了上来。

一吻完毕,卫临不舍地放开楚桦,抱住了他。

“我走了…”

整个大脑都快变成一团浆糊,楚桦缓了好久,才让那颗狂跳的心稍稍平静些。

“一路平安。”

卫临上了游艇,楚桦看着逐渐远去的船只,不禁把手放在了胸口处的位置。当卫临做的那艘游艇小到快要看不见的时候,楚桦这才如脱力一般,扶着旁边的栏杆,渐渐蹲了下来。

心在不住地狂跳,双腿也好像没什么力气能支撑他站起来。楚桦知道,他的手都在抖。在那时,楚桦简直怀疑自己是不是要因为缺氧而晕厥过去。

卫临居然亲了他,虽然只是一个离别之吻。

……

听陶硕那边说,霄沙似乎还在对水墨青花念念不舍的,但是最近已经又找到了一位可以纠缠的玩家。以防万一,楚桦没上过线。

自卫临回国已经过去快两周,楚桦每天过的生活还和往常一样。有些不同的是,偶尔,他会和卫临打一通电话,而往往这时,楚小姐也会凑过来闹着要和咯夫说话。楚母当然知道自己儿子和他对象现在的状态,不过好像相处得还不错的样子,索性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今天没什么事,楚父上班,菁菁和楚母在隔壁的太太家里做客。而在学校听完讲课的楚桦,回到家后才发现只有他一人,实在无聊的很。看着外面天气还不错,楚桦便打算出门走走。

并没有很想去的地方,他只是随意地逛。暮然间,楚桦想起卫临走前在港口和他说的话。

——有时间,可以去那里坐坐。

楚桦有些好奇,如果过去的话,艾琳娜又会给他做什么美味佳肴?艾琳娜是那位老板娘的名字,卫临后来和楚桦提到过。

他过去的时候,酒吧里的人还没有多少,只坐了三三两两那么几桌。看到楚桦,艾琳娜倒是显得很开心,她走过去给了楚桦一个热情的拥抱:“你终于过来了。”

楚桦笑道:“上次的提拉米苏,让我很想念。”

“那可是我的得意之作。不过我想,今天有一道更适合你的菜肴。”艾琳娜骄傲道。她将楚桦带到座位上,让他稍稍等一会儿,便去后厨忙活了。

楚桦安静地等候,他很喜欢艾琳娜这家店的装修,让人觉得舒心。店内放着的音乐是一首很轻快的老歌,楚桦还记得名字,应该是叫Jambalaya。

没等很长时间,艾琳娜就出来了,今天她给楚桦做的是香煎鸭胸肉,除了楚桦特点的提拉米苏之外,艾琳娜还给他倒了杯香气郁郁的红酒。

不止这些,就在楚桦吃到一半的时候,艾琳娜单手托着只花纹美丽的瓷盘过来了,只是这次她带来的不是可以吃的菜,那瓷盘上放着的,是一只四四方方的蓝丝绒小盒子。

“这是什么?”楚桦问道。如果他看得没错,这应该是首饰盒才对吧?艾琳娜给他这个做什么?

“宝贝儿,这是某个有心人特意留在这里的,嘱托我在你过来的时候把它交给你。”艾琳娜眨眨眼睛,富含深意地朝楚桦笑了笑:“不过你只能在离开后才能打开它。”

“……”艾琳娜的话让楚桦心里重重一跳,他知道,艾琳娜说的这个人,除了卫临之外不可能是其他的人。楚桦大概能猜到,估计卫临是用这种方式,想把手链还给他吧。艾琳娜盯得紧,她再三嘱咐,只有楚桦走出店回到家后才能打开看。小盒子看上去和他当初收到的手链盒子没什么两样,楚桦他猜到里面是手链,好奇心也就相对的少了些。

楚桦把盒子揣进兜里,用餐完毕他该去结账了,不过艾琳娜说什么都没要楚桦的钱,她说卫临在这家店有入股,他的饭钱直接就从那里扣下。

话这么说也只是让楚桦安心,不过艾琳娜不肯收,楚桦也不好硬塞,他无奈笑道:“看来下次我得带着礼物再过来了。”

“这是个好主意,我特别喜欢商业街那家花店里的红玫瑰。”艾琳娜赞同道。

楚桦记住了,艾琳娜喜欢红玫瑰,想到下次他要捧着一大束红玫瑰走过来,那既视感让楚桦不禁笑了笑。

到家里时,菁菁和楚母还没回来。楚桦直接上楼去了,吃饱喝足后再美美的睡一觉是最让人感到满足的事。身子一沾到床,瞌睡虫就在止不住地往外跑,楚桦舒服地躺在床上,隐约记起他还从艾琳娜那里拿到了个盒子,楚桦这才懒洋洋地伸手从衣兜里掏出了小盒子,拿到面前来打开了盖子。

只不过,就在盒盖打开的那一刻,楚桦就愣住了,瞌睡和困意瞬间消失不见。

他还以为,卫临只是把手链给他送了回来,只是楚桦怎么都没想到,他猜错了,盒子里装的不是那条手链,而是一枚铂金戒指……

楚桦有点呆愣地把戒指从盒子里取出来,慢慢套在了他左手的中指上,大小居然刚刚好。

灯光之下,戒指上折射的光芒仿佛刺伤了楚桦的眼,让他的眼睛有些热热的,也有些湿润。

卫临到底什么意思?他到底什么意思?为什么他什么都不说,从来都是只等着他自己去找?

楚桦猛地跑下楼去找手机,可就是在电话那边嘟一声响起的时候,他这才反应过来,按照国内的时间来看,卫临应该早就睡了。只是他刚想挂掉电话,那边却被人接了起来。

“喂?”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