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媳妇儿的性别不太对啊!_第121章

文盲团长Ctrl+D 收藏本站

司机劝楚桦在这里住一宿。反正在他看来,这位应该是老板的爱人,没什么关系。

楚桦哪里肯,见司机要走,他紧忙想把自己的手从卫临那里抽回来,用了挺大的力气,终于解脱。结果他刚转身,一步都还没迈开,就被卫临一把搂住了腰给拉进了他怀里去,对方还似乎很委屈,抱着楚桦,头埋在他肩窝轻轻蹭了蹭,喃喃道:“你又要走…”

这回可好,楚桦是真回不去了。见这情形,司机走前替他们关好了门。

“……”楚桦简直要傻了,醉了酒的卫临简直和平时完全不一样,他刚才做了什么?撒娇吗?楚桦只好拿出手机,给家里打了个电话报平安,并知会一声他晚上不回去了。随后楚桦像安抚大狗那样在卫临的头上揉了揉,哄着他:“我不走,你先松松手,好不好?”

半信半疑的,卫临稍微松了松。

“抬手。”

卫临很配合的抬起手,楚桦顺势帮他把外衣脱了下来。当然,他只是脱了件外套而已,帮卫临换衣服什么的,楚桦可没有那种勇气。

之后,他从洗手间里用热水打湿了条毛巾,拿来给卫临擦擦脸。而卫临则顺势再次搂住他的腰,靠着楚桦,安逸的闭上了眼睛。

——可以的,你睡了,我怎么办?

楚桦站在床边,卫临则坐在床上,还搂着他的腰,楚桦连沙发都没法去。他只好抬腿跨过卫临上了床,再慢慢地把卫临的双腿移上来。

看着卫临的睡脸,躺在他身边的楚桦伸手,捏了捏金大腿的脸,他可是想这么干很久了。

楚桦枕着卫临的胳膊,窝在他怀里和衣睡去。楚桦才不要老老实实地睡在一边,他就要躺在卫临怀里。俗话说有便宜不占王八蛋,而且还是卫临抓着他不放。所以有什么要说的,也等明天吧。

第102章 准备出发

楚桦的睡相还算好,安安稳稳地侧卧睡在卫临身边,微微蜷着身子。而卫临则一手让他枕着,另一只手搭在楚桦的腰际。身子紧贴着楚桦的后背,脸埋在对方的脖颈后。

睡醒时除了头有点昏昏沉沉的感觉,卫临睡得还是挺好的。具体做了什么梦他倒是不记得了,不过应该是个挺幸福的梦,有爱人,有孩子。以至于在他醒来的时候还不太清醒,察觉到怀中抱了人时,卫临也只是就着这个姿势,额头轻轻地贴在楚桦的颈侧蹭了蹭。

“嗯…痒…”楚桦还没睡醒,觉得脖子有些痒,他还以为是楚小姐又来吵他起床呢,于是楚桦嘀咕了一声。“菁菁别闹…”

听到这句话,卫临一下子就从迷糊中惊醒了,看着他此时抱着的人,和从手臂处传来的酸麻感,都在告诉着他,这不是梦境。

然而,虽然楚桦喜欢赖床,不过他很迅速的就反应过来自己现在正睡在哪里。感到身后人小心翼翼地支起了身子,楚桦就知道,卫临已经醒了。

——他会有什么反应?震惊?或者呆愣到说不出话?

出于好奇,楚桦翻过身去,装作刚睡醒那般,缓缓睁开了眼睛。

本以为会看到卫临惊讶的表情,可就在楚桦抬眼看到头的那一刻,呆愣住的,却是他自己。卫临居然毫不震惊,反而正在笑着看着他。

见楚桦醒过来,卫临低下头,在他额头上印下一吻,用那刚睡醒还带着一些沙哑的低沉嗓音在他耳边轻声道:“早安。”

“?!?!”楚桦的耳朵简直就像过了电一般,酥麻的感觉令他瞬间缩起了脖子。怎么回事?!为什么?!楚桦有点懵,卫临这种反应可是他没有料到的。

看着这只缩头小乌龟,卫临眼里是藏不住的笑意。刚醒来的时候他的确有点诧异,想不到自己居然跟楚桦睡了一夜。

楚桦还在睡着,可自己的手臂还在给对方充当着枕头的作用,见他睡得那么香,卫临不忍心叫醒楚桦,只好微微起了起身子,看着楚桦的侧颜。

这么近的距离之下,卫临都可以数楚桦的睫毛。也就是因为这样,他才注意到楚桦太过于平稳的呼吸和微微转动的眼珠。

在装睡?卫临想看楚桦什么时候才会“醒来”,好在他并没等多久,怀中人就翻了个身醒了,小心翼翼地抬起头,带着一种察言观色的目光看着他。

卫临大概能猜到楚桦想的什么,他故意把下巴抵在楚桦的头上,笑着说道:“昨天我状态不太好,是不是喝醉了?”

“呃、嗯……”楚桦现在是面对着卫临的,他被卫临揽在怀里,还枕着对方的胳膊。楚桦缩着脖子紧了紧被子,他现在窘迫极了,都不敢去看卫临。

“那我这一夜贡献出来的手臂,应该足够补偿?”卫临偏头笑笑,轻轻在楚桦耳边问道。讲道理,他倒是不介意让楚桦枕着,可现在他的手臂已经麻得不行了。

楚桦慢慢地把脑袋从卫临的胳膊上一下来,然后咻地一下卷走了所有被子,缩成了个团!

在卫临睡着的时候,他敢随意放肆地躺在对方怀里,可但是卫临是醒着的,还一反常态地和他调笑。卫临这样,楚桦就怂了。反而还有种被人给捉到小尾巴了的感觉。

——噫!

卫临对楚桦这个一窘迫就往被子里钻的习惯倒是不陌生,他去洗漱了一下,出来的时候,楚桦居然还缩在被子里。卫临只好伸手戳了戳这个被团子:“浴室有新的牙刷和毛巾,早餐想吃什么?小笼包还是粥?或者馄饨之类的?”

感觉卫临在戳他,楚桦不禁躲了躲。卫临提到的都是中式早点,楚桦肚子很不争气地叫了起来。

“什么都行……”

“好。”

卫临去准备了,过了好久,楚桦偷偷地把被子开了个小缝,往外瞄了一眼,见卫临果真不在卧室,他这才从被里钻出来,溜进浴室里。

到达浴室,楚桦隐隐松了口气。怎么感觉自己现在就像个做错事被抓到的小孩一样胆小了呢?明明是卫临抓着他不放人才对的,身正不怕影子斜啊!是的,没错!

给自己鼓足勇气,洗漱完毕的楚桦走了出去,可他居然看到了卫临在厨房忙活的身影。

楚桦知道,卫临是在做早餐,他本以为卫临会出去买现成的回来,或者让人给买早餐过来。调整好心情,楚桦走到厨房门口。“需要帮忙吗?”

“嗯,需要,帮我把那边的水果洗一下。”见锅热了,卫临将切好的香肠一一放进锅里煎起来。

楚桦走进去,他看到卫临说的水果了,就在水池边,看上去很新鲜的两个红苹果。

卫临这里大概是全天都开着热水器,温热的水流从水龙头里涌出,一点也不冰手。楚桦很快就洗好了苹果,把它们拿到菜板上,按照楚母交给他的方法,切出了几瓣兔子形的苹果出来。

菜板的位置就在灶台旁边,楚桦在这边切苹果,卫临则在他旁边做早餐。两个人各有自己要忙活的事,不过楚桦却挺喜欢这种状态,有种过日子的感觉。

苹果很快切好,楚桦把小兔子们分装在盘子里端去了客厅,没过多久,卫临也端着两碗做好的鸡蛋面出来了。

之前说的馄饨和小笼包什么的都没有,卫临并不是经常住在这边,冰箱里的食材有限,如果临时出去买的话,估计等回来的时候楚桦也就饿过劲了,倒不如有什么做点什么。

卫临做的是鸡蛋面,分成了两碗端上来,热腾腾的面条上窝着一枚荷包蛋,周围是鲜嫩的菠菜和几瓣切成薄片的西红柿。不过这两碗的区别在于:卫临那碗上面撒着的是葱花,而楚桦的那碗,除了葱花之外还有点香菜。

楚桦吃得开心,卫临的厨艺很不错,起码如果他是作为儿媳妇的话,楚母绝对满意。可是……唉。

两人面对面坐着吃早餐,聊了点很平淡的话题。

“等下想去做什么?”卫临问道。他拿起楚桦切的兔子苹果,放在嘴边咬了一口。

“嗯?”楚桦微愣,做什么?等下他不是应该回去了么。不过还没等他回答,手机就提前震动了起来。来电显示上是楚母,不过那边正在打电话的人却是楚小姐。

楚桦把电话接通,可惜,楚小姐要找的人却不是他。不懂妹妹急匆匆的找卫临是要做什么,带着疑问,楚桦还是把手机交给了卫临。

“早安,菁菁。”接过楚桦的手机,卫临说道。“好,那过会儿我们去接你。”

不知道这两个人说的什么,两三句便结束了通话。知道楚桦好奇,卫临和他解释道:“昨天我打电话找你的时候,是菁菁接的。她好像不太高兴,我就答应了带她出去玩。”

“菁菁任性了,你不用……”作为一个企业的副总,卫临应该还有工作上的事要处理,而现在他却要抽时间带菁菁去玩,这让楚桦有些过意不去。

“没关系,我最近的事情不是很多,而且菁菁很可爱,有谁能忍心拒绝她的请求呢。”

咯夫说可以带菁菁出去玩,而楚母也同意了,不过那得是在有哥哥跟随的前提下。从昨天晚上,菁菁就处于兴奋状态中,今天早上更是不用楚母叫她,自己就破天荒地起了床,穿上她最喜欢的小裙子,让麻麻给梳好了头发,坐在沙发上晃着小脚丫等fafa和咯夫来接她。

九点半,大门被人从外面打开,菁菁早就等不及地跑了出去,一下子抱在楚桦的腿上。“fafa~!走啦!”

“他呢?”楚母从厨房里走出来,向门外看了一眼,并没有看到她希望见到的身影。

“他有点事,在楼下。”楚桦知道抱起菁菁。他知道楚母说的是卫临,可现在卫临该用什么样的身份来见楚母?

“哦?”楚母上下打量了楚桦一圈,见他轻易就抱起了菁菁,似乎也没有哪里不适的样子。楚母突然有种很铁不成钢的感觉:“儿子,这都一夜过去了,你还没吃到嘴呢?”

在外面睡了一夜,今天又是两个人一起过来接的菁菁,而楚桦居然并没有和卫临全垒打。他们相识有多久了?大概三四年?然而自家的猪不会拱白菜啊!楚母深深叹了口气。

“我、我先走了!”楚桦匆匆带着楚小姐下楼,他哪里敢说,何止没有全垒打,连接吻都没有!他目前和卫临之间最亲密的举动也不过是拉拉手拥个抱或者亲一亲额头。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