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媳妇儿的性别不太对啊!_第120章

文盲团长Ctrl+D 收藏本站

楚父甚至怀疑自己是不是听错,可小女儿正附和着楚母刚才的话,嘴里叫着“卫临~哥夫~”。

卫临,那个卫氏科技的副总嘛,楚父当然知道他,不过楚父对他的概念一直是合作方。他从没想过有一天,楚桦居然会和卫临谈对象?

儿子在和卫临谈对象……儿子在和卫临谈对象……

楚父石化了,他有点受刺激。

楚桦去了卫临说的那个港口,而那个本说十分钟后再来接他的人,却早就在那里等候着了。

卫临今天穿的有些复古风格,棕色的呢绒大衣和深色的格子西裤。戴了条深酒红的围巾,和一双皮手套。

那人静静站在小港口的路灯下,楚桦远远的就看到了他。卫临就是这样,他往往做什么事,不会提前和楚桦说,他总是很用心地先把所有都准备好了,然后才会来问你:要不要和我去吃饭?

按照这个时间来看,他刚才应该就是在这里打的电话。楚桦不知道卫临是什么时候来的,也不知道他有多少把握,如果自己没有答应他的邀请,这人不久白等一场了么。

当卫临和他说十分钟后来接的时候,楚桦就在猜这人是不是已经到港口,毕竟他曾经抓到过,那个被卫临藏起来的感情毛线团,其中的一个小线头。

楚桦没猜错,卫临果然在,威尼斯的夜晚还是有点冷的,他庆幸自己提前出来了。楚桦走过去,恰巧卫临也向他这个方向看了过来。

“你不是说十分钟之后再来?”楚桦笑着故意问道。

“……”卫临没想到楚桦居然这么快就到了,他只是试着给楚桦打个电话,好在对方答应了,不过卫临也是打算等个十分钟左右再过去的,而现在,看着楚桦那调皮的笑,卫临莫名有种被他给抓个正着的感觉。

“走吧。”卫临不太自在地扭了扭头,先踏上了游艇。

而楚桦则跟在卫临身后偷偷的笑,他看到了,那双突然红起来的耳廓。

第101章 喂猫

上了游艇,不用卫临重复,驾驶舱里的人也知道老板要去哪。

要去的地点不远,大概15分钟左右也就到了目的地。卫临带他来的这家餐馆,从外面看不到任何的招牌,楚桦跟着卫临进去后才知道,与其说这是家餐馆,不如说是休闲酒吧要更贴切。

店内放着轻松的音乐,昏黄灯光下,是几桌坐在一起正畅谈的人们,偶尔有一两个服务员端着菜盘从楚桦身边走过,闻到那香香的味道,楚桦感觉肚子不争气地在喊饿了。

卫临带着楚桦往里走,不过他们还没到座位上,就被一名女人给拦了下来。

那女人似乎和卫临是熟人,她先是很高兴的和卫临进行了一个拥抱,然后她看到了站在卫临身旁的楚桦。

“哦我的天啊,就是这个孩子吗?”女人看上去很惊喜,她走到楚桦面前,也轻轻地抱了抱他。“他看上去真可爱,简直就像一只小猫。”

卫临笑着嗯了一声:“小猫还饿着肚子,有劳你了。哦对,他不太喜欢芹菜。”

“当然没问题!交给我吧。我已经知道该给小猫咪准备怎样的菜肴了!”

楚桦很少和女人这样近距离接触,不过他完全被面前这名女人的热情所感染。

女人似乎去了后厨,而卫临则轻车熟路地带楚桦来了一处双人座位。

楚桦并没有找到菜单,他注意到,似乎旁边几桌那里也没有菜单。而隔壁几个新来的客人,在落座之后也没有服务员来点餐,他们看上去也并不急着点餐的样子?

“别急,等下就上菜了。”

这话让楚桦更懵逼,上菜?他们应该什么都没点呢吧?

卫临似乎看出了楚桦的疑问,给他解释了一下。原来刚才那位是老板娘,这家店是朋友开的,不对外开放,向来只招待朋友们,和熟人带来的客人,因此门外没有招牌。进了店,不需要客人点餐,一切菜系和酒水,全部由老板娘为你选定。楚桦总算懂了,怪不得他刚才会和老板娘说他不吃芹菜。

“你经常来这里?”楚桦问道,毕竟卫临和老板娘似乎是老熟人的样子。

“不常来,这里的老板是我朋友。”

正说着,他们这桌的菜一盘盘被服务生端了上来。楚桦好奇地看过去,好家伙,赶上海鲜大全套了。大盘的扇贝螃蟹沙拉,一道意式的茄汁烩肉饭,披萨和通心粉。老板娘给卫临准备的是一杯很适合海鲜的白葡萄酒。

“你喜欢甜点吗?”温柔的女声从身后传来,楚桦扭头看去,老板娘正端着两个菜盘向他们这桌走来。一盘全是虾,而另一盘,则是块提拉米苏。

楚桦对老板娘笑了笑,看得出来,这一桌子的丰盛菜肴她准备得很用心。“谢谢,我很喜欢。”

“祝你用餐愉快宝贝儿。”老板娘低下身在楚桦脸颊轻轻吻了一吻,随后,她笑着看向卫临:“宇峰知道你过来,他等会儿就到,来看看你的小猫咪。”

宇峰,这家店的老板,卫临的朋友。当时带着卫临去那场舞会的就是他,一屁股坐断了楚桦手链的那个人也是他。

这里是属于他们的餐馆,不对外开放。而卫临从来都没带谁来过,老板娘听宇峰说,他坐断了卫临小情人的手链,那家伙居然都发火了。他们都很好奇卫临的这位小情人究竟是何许人也,能让卫临如此看重,今天,他总算是把人给带了过来,又听到了自己老婆对楚桦的描述,宇峰说什么都得过来看一看。

卫临无奈地点点头示意他知道了,宇峰那家伙太能闹,卫临可以想象他过来之后准没好事。

戴上一次性的塑料手套,卫临拿过那盘虾熟练地去壳剥皮,把白净虾肉摆在另一个空盘子里,端给楚桦。

知道这是卫临剥给自己的,楚桦索性夹了几个。“你不吃吗?”

“把你的肚子喂饱了先。”其实卫临的时差还没倒过来,比起饿,更多的是有些困。

“你还真的当做是在喂小猫了吗。”楚桦笑道,不过他却很享受卫临给剥的虾。

楚桦和菁菁一样,都比较爱吃虾。这是卫临从上次邀请他一起吃饭后发现的。由于有菁菁在,楚桦多半是为了她在忙活,不过这次,他却一个人独享了金大腿给剥的满满一盘子的虾。

宇峰来的时候,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他从来没见过卫临伺候过谁,哪怕是和曾经的那位正妻在一起时。可现在,卫临居然在给别人剥虾,细心地剪掉虾头摘净外壳,把剥出来的虾肉放到另一边的盘里,而坐在他对面的那人,一脸餍足吃的正欢。

宇峰看得出来,光是瞧着卫临那副细心的样子,他就能确定这位绝对就是手链的主人没跑了。

“嗨!”宇峰走过去打了声招呼,并带着两瓶酒。兄弟这么久了,卫临居然藏着掖着才把人给带过来给他们瞧瞧,实在不够义气,看他今天怎么好好灌灌这俩人。

宇峰是个很好相处的人,他属于那种有他在就绝对不会冷场的人,总有数不完的话题可以聊,楚桦和他聊的很开心。而宇峰目的也明确,他就是来劝酒的,借着楚桦在,和一桌子的美食,他带来的酒很快就被三个人给消灭了,当然,卫临喝的最多。

不过宇峰没想到,卫临居然醉了,就这么几瓶酒而已?拿来之前他还特意看了看,这瓶酒只是后劲大了点,况且他记着卫临的酒量不低来着,怎么没灌醉小猫,反而把他给撂倒了??

“坏了,这家伙看上去估计是醉了。”宇峰在楚桦耳边小声说道,随后他悄悄地指了指卫临。

“你怎么知道?”楚桦看过去,卫临的状态很平常,除了眼神似乎有些迷离。

“哈哈哈我当然知道,信我的准没错。”宇峰拍拍楚桦的肩膀,给他又上了几道老板娘的拿手好菜后找个借口离开了。

一盘的虾被他吃掉大半,说实话,楚桦已经有些饱了,倒是卫临,好像并没有吃什么,酒却没少喝。有些担心卫临,楚桦给他叫了一盘烩饭:“吃点主食吧,不然胃会难受的。”

卫临什么都没说,乖乖地点点头开始吃饭。楚桦这才意识到,宇峰说的是真的,卫临太安静了。

——金大腿你可以的,几瓶酒就把你撂倒了?

楚桦在心里笑道。他才知道,原来卫临的酒量这么小,楚桦一直以为像卫临这种身份的人,轻易不会醉。

如果卫临还清醒,他肯定会说冤枉。卫临的酒量并不小,可他今天的状态实在不好。就算直飞,从国内到意大利也要十个小时左右。需要处理的文件他都是在飞机上解决的,卫临到了威尼斯,也只是小睡了一会儿,来不及倒时差就去找楚桦了。在这种状态下还被宇峰灌酒,卫临是真撑不住了。

用餐完毕,他们该回去了,不过卫临没力气,他一直坐在座位上不起来,楚桦过去架着他的胳膊,这才让卫临从座位上站了起来。

楚桦算是见识到了,醉酒的金大腿很粘人。他好不容易把卫临给带进了游艇里,结果这人居然头一歪,枕着他的肩膀就睡着了,这都没什么,可卫临一直握着他的手,没松开过。

无奈,楚桦只好选择先送卫临回去,游艇开到了卫临的住所港口,楚桦和司机两人艰难地把醉醺醺的卫临扶了出去,到门口,楚桦摸了摸卫临的衣兜,他并没有在那里找到房屋的钥匙。楚桦只好继续翻找,最后,他在卫临的公文包里,拿出来了一大把钥匙串……

——卧了个大槽的!这么多??哪个是?!

钥匙串上栓了不少,楚桦不可能一个一个的去尝试,而司机也表示自己不知道哪个才是这扇门的钥匙。打不开门他们就只能在游艇里睡一夜了。楚桦拍醒卫临,然而看着那无神的双眸,楚桦就知道他还醉着。

死马当活马医吧!楚桦把那一大把钥匙交到卫临手里:“找钥匙,开门。”

好在卫临还知道自己要干什么,他看着手里的钥匙,动作缓慢的从里面提出来一把。楚桦拿过来试了试,并没有成功打开门锁,很显然,这把并不是可以开门的钥匙。醉成这样了真能找到钥匙吗?楚桦不禁怀疑起来。不过还好,他们尝试了三四次,卫临总算成功找到了正确的钥匙。

有司机的帮助,他们把卫临抬进了卧室。门也开了,家也回了,可卫临和楚桦相握的手,却就是不见松开。楚桦算是没辙了,他什么招式都用了,而且能肯定,卫临是可以听到的,他才没睡着,刚才让他挑钥匙还那么听话,怎么现在让松个手却当没听见了呢?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