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重生之雨露有信_第65章

姜鱼Ctrl+D 收藏本站

  莫昕一头雾水,道:“你为什么救我?”

  太子正欲上车,回头看他一眼,道:“没什么。”而后,又突然加了一句,“你大哥没有死。”

  莫昕怔然,还要问些话,太子却已上了马车,又回了城。莫昕看了看手中的包袱,除了一些衣物银两外再无其他,心里越发疑惑,这个太子,为什么要救他。

  “原来你就是莫昕?”夜色中走出来一个人,莫昕一眼便认出来了,这不就是那个魔教教主,魔教吗?今夜还真是刺激,先是莫名其妙的被太子救了,然后又碰上了魔教。他不会也是来救我的吧?莫昕心想。

  “我是来救你的。”莫骄道。

  莫昕:“……”

  “真的,不骗你!”

  莫骄再三重复了好几遍,“虽然我不是什么好人,但我就是来救你的。你是莫昕,也是莫枫离的小儿子。当年本座行走江湖时,你爹曾经于我有过授业之恩,虽然我是魔教之人,但是也是知恩图报的。”

  莫昕顿了一下,道:“我爹好像没有学生……”

  莫骄笑道:“这些事情你们是不会知道的啦,反正你要知道,你爹生前向我求助,让我救他儿子。而我呢,费尽心思找到了你,正打算进静王府救你,就看到你被太子带出来了。既然这样,我也省了力气,跟我走吧。”

  莫骄说着,转身又踏进了黑暗中。莫昕内力受制,又是夜里不好视物,跌跌撞撞地追了上去,道:“你要带我去哪?”

  莫骄没有回头,声音听起来很愉悦,“带你去魔教啊少年,我就说了你跟我们魔教有缘,早晚是要进来的嘛。对了对了,你不是还救了姬如雪吗,她说了你要是来魔教的话,就把四大长老之一让给你,你看怎么样……”

  莫昕:“……”

  二人絮絮叨叨地说了许多,后来莫昕就在魔教安定下来了,由于莫昕在医理方面很有天分,而莫骄也很喜欢这些东西,所以莫骄便亲自教莫昕医术,不过两年,便成了名满天下,黑白两道都要顾及的鬼医了。

  直到有一日,苏言邀请莫昕一同去长安游玩,那一阵子,长安出了命案,方宁为了找帮手,绑了苏言下了狱。莫昕为了救苏言,跟着方宁去了青核巷,重逢了大哥莫轩,当年救他的太子,还有萧泠……

  这个故事,莫骄硬是说了一个多时辰,说罢觉得口渴,又灌了一口酒,叹道:“你说,你弟弟傻不傻?傻不傻?都这样了还要被人骗。”

  唐棠坐在石阶上,一脸纠结心疼,骂了一声,“混蛋!”

  莫骄愣了一下,道:“不是,我给你讲故事,你还骂我?”

  唐棠赶紧解释:“没有没有,我是骂的萧泠!如此祸害我弟弟,居然还有脸在我面前装可怜,岂有此理!岂有此理!”

  闻言,莫骄也不计较了,还跟着一起骂道:“没错,前几年我居然还跟这个人喝过酒,真的是……看不懂这些皇室的人,怎么都是这么金玉其外败絮其中的呢?”

  唐棠不跟着骂了,他觉得把太子萧清骂进去了不太好,但是想到萧澈、萧潞之流,又觉得赞同莫骄的话。不过细想,唐棠问道:“这么说来,你曾经是我爹的学生可是我好像从来没有见过你,你……”

  突然脑海略过一些话,唐棠惊讶地指着莫骄,道:“我爹说过,他年轻的时候,曾经教过一个人学剑……可是,你……莫教主,说实话,你到底多大了?”

  唐棠的眼神甚至有些惊悚了,莫骄笑道:“现在不是在说你弟弟吗?”

  唐棠点头,还是很好奇,莫骄又道:“他在我这学医三年多,也算我半个徒弟,你说吧,就这么被萧泠给骗走了,我怎么看得过去呢?”

  唐棠想了想,道:“但是我弟弟他好像已经原谅萧泠了,我们若要从中作梗,他会不会不高兴?”

  莫骄道:“我可没说要对付他,是你自己说的。”

  唐棠:“……莫教主,你这样真不够意思。”

  但一抬眼,唐棠自己也不说话了,莫昕靠在楼梯边上,笑吟吟地望着他们,“大哥,教主,你们在聊什么,看起来挺开心的。”

  莫骄起身拍了拍袍子,提着酒壶坐在石桌旁的藤椅上,很是悠闲。唐棠也笑着站了起来,也不知道莫昕听到了多少,不过看上去气色还不错,唐棠走过去扶他过来坐下。

  “小弟,你怎么出来了,你的伤还没好呢!”

  原本就羸弱的身子受了伤后,又受了不少,莫昕坐了下来,道:“我肚子饿了,下来找点吃的,嗯……有没有吃的?”

  “……没有。”唐棠道,“不过锅里好像还有粥,要不……”

  “不用了!”莫昕赶紧拉住唐棠,苦笑道:“我不饿了,真的!要不,教主你去做饭?好歹吃点肉啊……”

  莫骄差点被酒水噎到,看着莫昕没好气道:“本教主是来给你做饭的吗?一点规矩都没有!”

  莫昕理直气壮道:“可我现在是伤患呀,你们应该优待伤患!”

  莫骄不说话了,转脸到一边喝酒去。莫昕笑了笑,问唐棠道:“大哥,太子走了?今天怎么没看到人。”

  “谷里没有桂花,太子殿下出去找了。莫教主可以定要兑现承诺,待我做出了桂花糕,你便帮忙解决罗生堂。”唐棠回答着,还不忘提醒莫骄。

  莫骄哼哼两声算是答应了,莫昕好奇道:“外面那么乱,才安生几天就出去了,大哥,你不怕太子他跑了就不回来了?”

  唐棠倒没想到这一层,进来朔月谷已经好几日了,这段时间过得如此安逸,让他完全忘却外界的喧嚣风云,他也想到了莫昕的意思,萧清可能是去和自己的援兵会和了。

  莫骄突然开了口,“不止太子,那个萧泠,刚刚好像也出谷了。”

  莫昕微微怔然,哦了一声,端起茶杯茗了一口。

  莫骄虽然表面不说,但是暗地里早就安排好了一切,在萧清迟迟归来时,同时进谷的还有柳笙歌和莫四娘、绿萝二人。两方人在密林外碰上,莫四娘倒是笑着点了点头,与萧清打了个招呼。

  莫四娘甫一看见莫骄,就笑着扑上去,看起来很激动,抱着莫骄手臂叹道:“大侄子!姑姑好久没来看你了,越长越帅了哈!来来来让姑姑好好瞧瞧你……”

  柳笙歌手里还有个篮子,萧清不去看那边姓莫的姑侄俩,接过篮子交给唐棠,“桂花我让人找来了,还买了你喜欢的糖糕,快来尝尝。”

  说着,萧清从篮子里拿出一个纸包拆开,清甜的香味扑向鼻尖,下一刻就碰上了唐棠嘴唇,无奈之下,唐棠只好张口吃下。萧清殷切的望着他,问:“怎么样,比不上宫里的糕点,应该也不错吧?”

  唐棠嘴里还抿着一小口,喉间有些干渴,不好说话便弯了眼角点了点头。I莫昕望了望左右,好像没人要理自己……好歹我是个伤患啊!

  也不是没人理莫昕,跟随莫四娘而来的绿萝还是向莫昕问了好的。

  “前辈,好久不见,你的伤怎么样了?”

  莫昕不太想回答,但是看绿萝也没有上次那么嚣张了,或许是因为莫四娘在,或许是知道莫骄在这,嚣张气焰收敛了不少。且看她态度还有几分关切,莫昕便笑道:“绿萝姑娘客气了,我没事了。”

  绿萝看了看莫昕的脸,竟然低下头去,不再说话,不知道在想什么,有些心不在焉。

  莫骄终于将莫四娘打发走,赶她去厨房做饭,莫昕心道终于能吃肉了!别以为他不知道莫骄每天都在偷偷烤鱼吃!也不叫上他……

  几人坐下后,莫骄问了话。绿萝才敢开口,“莫教主,您让罗生堂的堂主撤销太子的绝杀令,堂主也是很为难,但是我们主子宽厚,便使绿萝前来,给几位爷传个话。主子说,莫教主您都开口了,那这绝杀令罗生堂就是一定要撤的。可若是几位爷有兴趣的话,主子想请太子殿下往黔州一叙。”

  闻言,几人纷纷看向莫骄,没想到莫骄看着不务正业,做事还是很靠谱的。唐棠有些反应不过来,茫然道:“可是你不是要我做点心吗?我还没做呢!”

  “你很喜欢做点心?”萧清侧首问。

  唐棠当然摇头,他就是想不明白而已,莫骄斜了一眼二人,还是觉得没眼看,道:“你做的点心能吃?算了,把你手上的糖糕给我就行了。”

  说完就去抢,唐棠也就给他了,却看到萧清一双眸子紧紧地盯着莫骄手中的糖糕,唐棠突然想起来,道:“太子殿下,这是你亲自买的?”

  萧清点头,眼珠子还是不放过莫骄,莫骄挑衅地望了他一眼,张嘴咬了一块,还啧啧叹道:“味道还可以,你们慢慢聊,本座先去药房了。”

  萧清眼睁睁看着莫骄带走了一整包地糖糕,又委屈带着几分谴责地望向唐棠,唐棠似乎明白了,苦笑道:“下次吧,我们再买。”

  萧清收回视线,整个过程虽然一句话没有说,却看得莫昕膛目结舌,看来大哥真的将太子训得服服帖帖的呀,好厉害……

  被冷落许久的绿萝终于忍不住又开了口,“太子殿下,我们主子是盛情邀请你前去的。您若是想知道主子这么做的原因,那便随绿萝去一趟黔州吧。”

  萧清好似才第一次将视线放在绿萝身上,面无表情道:“若是孤不去,大哥会放过孤?”

  绿萝吓得一颤,定了定心神,道:“主子觉得,您一定会去的,去了之后,您想知道什么,他都可以告诉你。”

  唐棠与莫昕沉默地坐在一旁,等待着萧清的回答。半晌后,萧清才微微颔首,道:“孤会去。”

  绿萝笑了笑,“那绿萝便在安溪镇恭候太子殿下大驾了。”

  萧清没再理他,起身拉着唐棠,提着小篮子进了房间,还吩咐柳笙歌道:“送客。”

  柳笙歌点了头,温和地对绿萝笑道:“已是午后了,绿萝姑娘,请吧。”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