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重生之雨露有信_第12章

姜鱼Ctrl+D 收藏本站

  血月当空,夜深人静,巷子里一片宁静。

  一醉汉摇摇晃晃走近巷子,转弯,榕树下,巷口一美人静静靠站在墙边,红衣似血,容姿绝色。醉汉顿住脚步,痴痴地看着眼前没人,喃喃道:“美人……”

  红衣美人抬眸看他,嘴角勾起让人窒息的笑容,鲜红的舌尖舔过朱唇,魅惑如丝,道:“想要我吗?”

  醉汉点头,见红衣美人勾着手走进巷子,“想要,就来追我啊~”

  美人闪身没了影子,醉汉鬼迷心窍的跟了过去。

  半晌,巷尾传来一声凄厉的嘶吼,伴随着猫野的叫声,格外可怖。

  而在那个拐角处,一黑衣人正咬着醉汉的脖子,醉汉已是两眼翻白,全身发抖,发不出任何声音。过了良久,那黑衣人才把醉汉扔开,一直守在一边的红衣美人走近,抬手抹去黑衣人嘴角的血珠。

  月光下黑衣人苍白的脸上唯有唇瓣染上鲜红的血色,阴森恐怖,看去十分压抑。

  红衣美人却没有丝毫害怕,爱怜的抚着黑衣人迷茫的脸,低头轻轻舔去黑衣人脸上的血痕。黑衣人缓缓抬头,目光呆滞的看着红衣美人。

  一吻罢,红衣美人牵起黑衣人的手,柔声道:“姐夫乖,我们回家了。”

  似乎被蛊惑了,黑衣人顺从的由红衣美人牵着走进一旁的院落。关上门,还未点上烛火,红衣美人背后便覆上一具清瘦微凉的身体,衣服被身后的黑衣人撕扯着。

  红衣美人缓缓转身,将黑衣人搂在怀里,制止他的动作。黑衣人一言不发,被红衣美人拦腰抱起,乖顺的靠在红衣美人单薄却有力的怀抱里,闻着他的气息,黑衣人眼中恍惚间有了几分清明。

  红衣美人摸黑走到床边,脚步却很稳,即使怀里还抱了个男人。将黑衣人轻柔的放在床上,一离开红衣美人怀里,黑衣人又再次躁动起来,伸手拉着对方的衣服,眼中仅存的一丝清明全无。

  红衣美人覆上这具身体,纤细修长的手指慢慢拉开黑衣人的腰带。黑衣人不安地拉着他的衣领。红衣美人低头抵着黑衣人的额头,安抚道:“姐夫不怕,有我在呢……”

  东宫。

  不知是否因为萧清听到了自己喊莫昕的称呼,加之萧清居然还认识莫昕,唐棠一直踹踹不安。他与莫昕是亲兄弟,自然有七分相像,如此一来,萧清岂不是早就知道他的身份了?

  若是知道,又为何不挑明?

  唐棠实在不明白萧清的意思。但萧清回来后未再言语,唐棠想了一夜也没明白,为了得知弟弟的近况,唐棠庶日又跟在萧清身后出宫了。

  在顺天府碰面,静王一脸恍惚的坐在后堂等待,唐棠心道这个九皇子还来得真早,看去还很着急的模样。太子与萧泠打了个招呼,谈起方宁,萧泠就来了精神。

  “对了,你们方大人不是销假了吗?怎么没看到人,这时辰也该来顺天府了吧?”

  “回王爷,方大人觉得凶手之所以几次轻易逃离,对青核巷地形娴熟,有可能就是青核巷里的人,早上便去了青核巷查探了。”

  萧泠闻言兴致缺缺,似乎没问道想知道的有些失望,随意应道:“那你们方大人还真是英勇无畏,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万一凶手真让他找着了,呵。”

  薛乔顿了顿,又道:“王爷不必担心,方大人带了人去,正是昨夜救驾的莫昕公子。”

  “噗!”

  萧泠刚含到嘴里的茶水猛地喷了一地,手背随意一抹嘴,急道:“你是说昨晚的莫昕莫少侠?”

  唐棠也看了过来,不明白萧泠为何如此激动,但是他更关心自己的弟弟。

  萧泠也注意到自己的反应是过大了些,看着萧清急道:“二哥,咱们也去看看吧,我瞧着那里挺危险的,万一方宁真受点伤什么的,温衍表姐那里也不好交代。”

  似乎等了一个世纪那么长,萧泠终于看到萧清点头,“也好。”

  但萧清却是看着一脸期待的唐棠说的,眼中意味不明。但唐棠认为,萧清已经知道他的身份了,虽然唐棠并不在乎自己的身份会曝光,可他担心萧清会对自家弟弟下手。

  低着头跟在两位爷身后,几人来到了城西,还未入巷,就听到路人的议论。

  “哎,昨晚官府的人走了之后,吸血魔头又出现了!”

  “这个我知道啊,对了,巷尾那里又死人了,那个男人死的挺惨的……”

  “是啊,也不知道是哪里人,看起来不是青核巷的人,穿着蓝色衣服,你知道他是谁吗……”

  “蓝色衣服?”萧泠驻足重复了一遍,猛地抬起头就往巷子里冲,萧清和唐棠反应过来,快步跟上。

  巷尾处人围成圈,里面还有几个官兵走动,萧泠二话没说,推开人群就挤进去,喊道:“小莫!”

  话音刚落,萧泠就定住了,眼前那具横放的壮汉尸体哪里是莫昕?而在尸体旁边,方宁和莫昕奇怪的看着他都不说话。

  萧泠顿了顿,走近莫昕身边,没敢靠太近,喜道:“原来不是你,那就好了。”

  莫昕直接无视他,跟方宁接着讲:“现在乱吼吼有用吗?你还敢怪我走的早,你怎么不留下呢?你以为我非得来帮你忙吗?还不是你求我来的!”

  方宁回道:“是是是,是我口不择言了,我不也着急吗?这凶手一日不除,百姓无法安宁啊!唉,要是昨晚抓住了他,就不会又死人了。”

  莫昕笑道:“看不出来,一向玩忽职守做事全靠手下的方宁方大人也会如此己人忧天,忧心百姓,你以为我不知道你是想报那天被凶手咬的一口之恨吗?”

  方宁摸了摸鼻子,一本正经道:“当然不是,我可是从小就立志要做好官,为民请愿的人!”

  莫昕扭头嗤笑。

  这时唐棠和萧清也到了,唐棠惊讶道:“怎么回事?”

  自然指的是地上的尸体,方宁叹道:“昨夜我们离开之后,凶手又出现了,而且,又有人死了。”

  萧清看了一阵地上的人,耳边传来莫昕的声音,“看尸体应该是丑时过后出事的。”

  萧清闻言,似乎才看到莫昕,看着他半晌没说话。唐棠欣喜若狂,却因为场合不对,满肚子的话没法说。看气氛尴尬,唐棠笑着打圆场,道:“莫公子也在啊。”

  莫昕没说话,方宁急道:“话说帮人帮到底,莫少侠是古道热肠,自然也就会帮我们抓到凶手的。”方宁说着,突然问:“欸,少师大人,昨夜听闻,莫少侠叫你大哥,可是……”

  已经说得很明白了,方宁在问唐棠是不是安乐侯的大公子莫轩。

  唐棠张了张嘴,不知该如何说,方宁身边的莫昕已经抢先开口,冷笑道:“方大人此言何意?”

  方宁道:“我想我的意思你应该明白。”

  

  ☆、缠丝第二 4

  莫昕嗤笑道:“此人不过是与我已故的兄长长得有几分相似而已,一条萧家的狗,也配侮辱我兄长?!”

  唐棠猛的抬头,看着莫昕,当年那个乖巧听话的弟弟在自己面前这样骂自己,心里很不是滋味。

  萧清冰冷的目光射向莫昕,“注意言辞!”

  “呵!”莫昕不屑冷笑,讥讽道:“萧清,我只不过是说了两句你的狗,还没有找你算账呢!”

  “放肆!”萧清斥道,一旁的萧泠忙出来解围,“二哥,现在重点不是追查凶手吗?这人多,咱们别在这聊了,找个地方想想怎么办吧?”

  见状,莫昕冷哼着扭过头,方宁没想到自己问一句话就闹得差点打起来了,赶紧拉着莫昕先走,“那啥,你不是说这里有很多疑点吗?咱们先去看看……”

  莫昕看了看唐棠,转身跟方宁先走一步。

  唐棠倒是奇怪了,这个从来不管闲事的九皇子萧泠,竟然会帮自家弟弟说话?话说他们好像认识,但是自家弟弟并不待见萧家人。

  唐棠略一思索,便明白莫昕方才那一眼的意思,莫昕确实认出自己是他兄长,却没有相认,并且跟别人说自己并不是他兄长,其实是在掩护他的身份。唐棠想了很多,但到底是想跟弟弟说清自己的想法,免得引起不必要的纷争,这就需要找个机会说清楚。

  萧清似乎很生气,唐棠低着头没敢说话,也没看到萧清看着他的眼神很是担心。

  萧清沉默一阵,看向了一边还赔着笑脸,思绪却不知飞到哪儿去的萧泠。突然道:“九弟说的也对,正事要紧。不过劝九弟一句,一个人锋芒太露,到底是会吃亏的。”

  萧泠和唐棠皆是一愣,旋即萧泠苦笑道:“二哥的意思我明白,但到底,欠别人的,总是要还的。”说着叹了口气,转身走了,看身影很是落寞。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