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异世之坏男人_第104章

仓鼠屠龙Ctrl+D 收藏本站

莱特有些尴尬,堂堂一个做过酋长的人却不敢告诉自己的儿子他刚才还把米糊喂到了孩子的鼻孔里。

“厨房里还煮着饭,我去看看。”莱特站了起来,朝厨房走去。

客厅里剩下德莱文、雅恩和孩子 ,表兄弟两人相互看了几眼,继而问候起来。

“小哥哥最近怎么样了?”雅恩问着,手轻轻拍抚着孩子的背,小家伙在他的安抚下逐渐止了哭啼,又开始啃自己的肉拳头。

“挺好的,刚知道怀孕那会变得不怎么爱出去,最近好像逐渐习惯怀孩子了,又像以前那样爱出去玩。”德莱文说完,眼睛看着雅恩那张面目精致的漂亮面孔,反过去问:“你呢?过得如何?”

“也挺好,跟爹去了一阵子的店里,认识了不少人。”雅恩说完似想到了什么,笑了笑:“小哥哥还真是厉害呢,来店里的每个人没有和他是不认识的。”

“他最喜欢交朋友了。”德莱文想到林临今天又出去玩了,不知道在哪个朋友那儿,他一时心里有些失落。

以前从未觉得林临出去和朋友玩有什么不好,甚至还想着他出去了自己便能清净了,回想一下林临还未搬过去和他一起住时,虽然也爱出去但似乎并没有那么频繁,也许是察觉到他的冷淡所以才出去找朋友寻安慰。

然而现在他喜欢林临能多呆在家里了,林临却不爱跟他相处了。

风水轮流转么。德莱文苦涩一笑,在心里叹气。

雅恩抱着孩子看着眉目间带着愁绪和几分疲倦的德莱文,他不由有些担忧,“表哥有烦心的事?”

德莱文回过神来,温和笑着否认:“没有,大概是昨晚没睡好吧。”

雅恩想了想,腾出一只手从衣兜里拿出一包香囊来,递过去给德莱文:“这个是薰衣草的香囊,有静心安神的功效,放在枕头底下也能助眠,表哥拿回去吧,正好小哥哥有身孕,晚上可能会睡不安稳,用了这个应该会好些。”

雅恩怀孕那会,睡眠质量是不怎么好的,好像有些孕夫也会这样。

德莱文接过香囊,灵敏的鼻子闻到了那清新淡雅的芳草香味,果然觉得有了几分精神。

“谢谢。”德莱文把香囊握在了手上,想到雅恩最近跟那个古斯特走的挺近,他心里头有些古怪,便想问问,但又有些犹豫。

雅恩能找到一个好兽人开始新的生活是好事,自己又何必如此介怀?

想到这,德莱文于是沉默了,雅恩看出他刚才似想对自己说什么,但等了一会见他没出声,于是抱着孩子站了起来:“小希睡着了,我抱他回屋睡了。”

“好。”德莱文目视着雅恩离开,又看了看自己手上的香囊,心底有几分惆怅。

回了家,林临已经回来了,正挺着凸出的肚子在厨房里做饭,德莱文露出一抹浅笑,快步走了过去。

“我来。”从林临手上接过锅铲,德莱文继续替他炒那锅茄子。

由于两人靠的很近,所以林临闻到了德莱文身上有一股香草味,他常常去雅各布店里帮忙导购,所以对各种香料颇为熟悉,雌性买布料的时候也会一并买一些香料,味道好闻。

林临又仔细闻了闻,好像是薰衣草,他看了德莱文一眼,那个男人正炒着菜,见林临看他,对着林临温和一笑,便又继续炒菜了。

算了。林临也不问德莱文身上怎么会有香囊了,他转身出了厨房,走到院子里拿起那把长弓,又从箭筒里抽出一支利箭上弦,将箭尖对准院子角落的稻草人。

一箭穿心。

事后德莱文一直没有跟林临提香囊的事,他把那个香囊放到那个主卧里了,他以前睡的那间屋子。

隐瞒林临是觉得林临一向敏感,知道雅恩送他香囊也许会多想,便决定不说了,倒是林临后来去雅各布的店里,雅恩问他用了香囊后睡眠有没有变好点,林临愣了一下,然后笑着点了点头。

送东西的人大方坦荡,收东西的人遮掩隐瞒,谁心里头更加有鬼,林临一对比便知。

“我听说古斯特外出狩猎时被打了。”林临问着雅各布,他就是出去和朋友玩时听说了这事,才过来看看的。

雅恩这会不在,他会在店里没什么人时回家一趟看看孩子,再过来。

“嗯。”雅各布跟林临坐在柜台后面说悄悄话,一脸忧愁:“好像是德尔斯打的。”

“我猜也是。”林临又问:“弟弟是什么反应?”

“他去看了一回古斯特,说伤的挺严重的,一只眼睛差点被打瞎了,身上也有很多伤,好在没有伤到筋骨,不然他这辈子就难过了。”雅各布说到这叹了口气:“小恩那孩子,愧疚就愧疚吧,说什么不跟古斯特好了,他甩不开德尔斯,不想再连累他。”

林临想了想,追问雅各布:“弟弟跟古斯特相处也有一段时间了,他能确定下心里的感觉了吗?他若真心想跟古斯特好,我叫德莱文去跟德尔斯谈谈,让他别再骚扰弟弟了。”

“小恩没明确跟我说,我如今也搞不懂那孩子了。”雅各布犯愁的叹气:“估计心里还放不下吧。”

放不下什么?是放不下对德莱文的感情?还是放不下对德尔斯的怨恨?林临没有问雅各布,而是找了个机会问雅恩。

“你就直接告诉哥哥,你想不想摆脱德尔斯,只要你想,哥哥我叫人去教训德尔斯,让他不许再在我们部落外头逗留,他若还敢继续呆着,我让兽人天天揍他,打到他愿意走为止。”林临敢这么说就能这么做,他跟兽人的关系虽没有雌性那么亲密,但也不差的,尤其是在他帮助几个兽人哄他们生气了的伴侣,还帮几个兽人牵手了意中人之后,他受到了广大兽人的追捧,觉得他就是个和事佬外加月老。

雅恩听到林临说的这么霸气,他愣了一下,继而低下了脑袋:“随便小哥哥。”

随便吗?林临想到有不少朋友对德尔斯这个诱拐犯仍旧逗留在部落外头这点感到不安,他于是有了决定,当天就召集了十几个兽人出了部落,揍人去了。

他知道德尔斯很强,一对一打不过,群殴也打不过吗?人多力量大,伟大的毛爷爷这话说的还是很有道理的。

那是林临第一次见到德尔斯,他第一眼看的时候觉得他跟德莱文一点都不像,虽然长得也算端正,但样貌完全比不上俊逸非凡的德莱文,气质也不如,也许是长期独自居住在危险的矮木林里的缘故,有些阴郁,唯一能和德莱文媲美的也就那副高挑强健的身形了。

但林临再仔细一看,发现德尔斯还是跟德莱文有那么点儿相似的,从侧面的某个角度看,轮廓和德莱文颇像。

又一个哥哥和弟弟咋地一看不像亲生的实例。

一群兽人一哄而上对着德尔斯乱揍,把他都逼出了兽形,林临在旁边看着,觉得差不多了,然后叫了停,让那群兽人出去,他留在屋里和德尔斯单独说话。

“你不要怨我,我叫人来打你是想帮你。”林临压低声音对着躺在地上浑身是血的德尔斯说道:“虽然我们是第一次见面,但我是懂你的,羡慕又嫉妒自己的哥哥,深爱却始终得不到的人,那些苦闷和痛苦我都懂,因为我也尝过,所以我有些看不下去了,我觉得咱们作为同胞应该互相帮助,所以我必须找人来打你,不然你很难打破现在的僵局。”

德尔斯微微眯着眼睛看林临,没有动作,其实他还是有几分力气的,但林临是雌性,又大着肚子,所以他不会伤害对方。

林临继续说道:“雅恩一直对你不表态,现在你被揍的这么惨,他也应该表态了,如果他心里有你,他必然会担心你,如果他心里没你,他也许会惆怅一下,然后继续过自己的日子,如果他心里恨你,那么他会过的比以前都好,我这段时间会注意着他,到时候找个机会出来见你,如果他在乎你,你继续纠缠他我没意见,如果他恨你……兄弟,我劝你还是去其他大陆,重新开始一段新的人生吧,不要让他不好过也让自己不好过了,真的一点意义都没有。”

林临说完从衣兜里拿出了三瓶药:“这个是伤药,红色塞子这瓶是我好说歹说才从我一个好朋友那儿要到的的,他本来不愿给的,两天只能吃一粒,对身体恢复特别好,另外两瓶是普通的伤药,随便怎么用。”

德尔斯眼睛瞥了一眼林临放在地上的三瓶药,眼底波动了一下,然后又看向林临,费力问道:“你……是谁?”

林临笑了笑:“一个爱多管闲事的人罢了。”

转身离开简陋的小屋,等在外头的兽人们看见林临安然无恙的出来都松了口气,林临对他们咧嘴一笑,带领着那群兽人回去了。

回到家,德莱文还不知道林临带人把他弟弟揍了的事,他见林临坐在椅子上玩一个药瓶,于是问道:“那是什么药?”

“迷药。”

“迷药?”德莱文皱了皱眉,他对迷药有心理阴影。

“放心,这瓶迷药不是给你准备的。”林临说道,他见德莱文一听迷药就像老鼠听说了耗子药一般紧张,于是淡淡一笑,把那瓶药随手扔到了抽屉里。

防人之心不可无,林临还是知道的。

第84章

德莱文是第二天才知道德尔斯被打了的事,他走出去部落里的人都在议论,说林临这事干的好,雌性里头难得有他这样有魄力的。

部落里的人对于德尔斯都是看不爽的,且不说他拐走了雅恩四年,被逐出部落后还在部落外头逗留着不走,雌性们顾忌着他诱拐犯的身份出部落时总是心惊胆战,再加上前阵子德尔斯揍了正在追求雅恩的古斯特一顿,这不是明摆着还想纠缠人家吗?贼心不死,简直可恶。

所以林临召集兽人去揍德尔斯,大家叫好声一片。

然而并非所有人都是如此,林临不清楚莱特、雅各布他们是怎么想的,反正德莱文知道后很不高兴。

“为什么不跟我说?”德莱文连狩猎也不狩了,还未出部落就折回了家里,问着林临。

“说什么?”林临抱着瘸腿坐在椅子上吃核桃,还时不时喂它一个。

“你昨天带人去揍德尔斯。”德莱文走到林临身前,大手抬起他的下巴,两道眉毛皱着:“这么大的事情,你怎么可以没有问过我?”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