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异世之坏男人_第63章

仓鼠屠龙Ctrl+D 收藏本站

“……嗯。”德莱文撒谎了,这间仅次于主卧的侧卧怎么可能是客房,是他和雅恩打算给他们以后的雌性儿子住的,另外三间同样大小的房间则给兽人儿子和客人住。

因为孩子还没有出生,所以德莱文和雅恩当时就没有着急着装修房间了,考虑到林临的心情和他不能生孩子,德莱文决定永远不跟林临说这些事。

房间空这么多好冷清,以后看看怎么委婉的跟林临商量收养孩子的事吧。

此时夜已经很深了,德莱文去厨房烧了热水,然后用热毛巾给行动不方便的林临擦了把脸,便决定休息。

“还有什么要做的吗?”德莱文用另一块热毛巾给林临擦脚。

林临心里暖烘烘的,脸上带着红晕,再一次深感德莱文是个大暖男。

自己在他身上注入了三年的心血值了!以后他们就可以过幸幸福福的小日子了!

光是想就觉得是玫瑰色的生活。

“厕所。”

给林临擦脚的德莱文微微变了神色,而后抱着他去厕所解手了。

躺下,盖上被子,林临伸手抱住了德莱文,德莱文身体一僵,然后慢慢放松下来。

跟别人同床共枕德莱文是第一次,这让他觉得很不自在,他于是扭头去看林临,发现他的表情很自然。

以他的性子,估计跟不少雌性一起睡过吧,西西里肯定是其中一个。

德莱文扭回了头,睁着眼睛看着天花板,头脑清醒,一点都没有睡觉的意思,倒是林临因为吃过药,再加上发着低烧,所以已经开始打瞌睡了。

“来亲个。”林临摸了摸德莱文的结实腹肌,察觉到男人又僵硬了身体。

真有趣,林临笑得有些坏,故意把手探进他的睡衣里,又摸了一把。

德莱文平稳着自己的呼吸,慢慢的抬起身体,在林临的嘴角落下浅浅一吻。

又是嘴角?林临在心里啧了一声,不过没有再做要求。

慢慢来吧,现在两人的状况总归在往好的方向走。林临想的豁达,抱着仰面躺的端正的德莱文心满意足的闭上了眼睛。

明天,是他们正式结伴的好日子,希望是个艳阳天。

第51章

……

德莱文听着身边悠长的呼吸,他睁着眼睛直直的看着天花板,心里有些抑郁。

躺在自己身边沉睡着的小男人翻了个身,抱着自己的双手总算放开了,同时随着他翻身的动作,一股略有些幽深的体香传了过来。

未结伴前的雌性犹如百合,气味清新淡雅,结伴后的雌性则转变为了玫瑰,馥郁芬芳,当然每个人的都不一样。

林临改变了的气味无时无刻不在提醒着德莱文两人已经发生了实质性的关系,那股暗香里掺上了他的一部分,那是一种烙印,就如雅恩已经被德尔斯打下了烙印一般,就算他后面与他结伴,也遮掩不住。

气味的改变,只发生在第一次。

这刺鼻的体香。

德莱文很累,却睡不着,他一动不动的在床上躺了许久,最终忍不住悄然起身。

轻手轻脚的替熟睡中的林临盖好被子,德莱文无声无息的走出了房间,他去厨房里倒了杯凉水,喝了一口后顿时舒坦了不少。

德莱文喝水用的马克杯只有一个,用了多年,雅恩在他成年离家那天送的。

德莱文举起手中的杯子一阵细看,嘴角扬起浅浅的笑,然后张嘴抿了一口,走到客厅椅子上坐着。

深夜,安静,无人。

默默喝完一整杯的水,德莱文把杯子洗净并小心的放在了橱柜里,慢条斯理的回房,然而推门而入的瞬间便愣了。

房间里空无一人,窗户开着,窗帘飘着,天花板上有精致的雕纹,墙上挂着一幅画:漫天花海里长着一颗郁郁葱葱的树。

回错房间了。德莱文关上房门,想了想,又推开,在那张大床上躺下,顿时觉得整个人都轻松了。

果然习惯了,还是睡这里自在。德莱文长吐了一口气,打算闭眼在这里眯一会,再回那个房间去。

就算再别扭,总要去适应的,以后不仅要并排躺在一起睡,还得做那样的事。

……不是很有兴致,林临不能生孩子的话,少做一点也无所谓吧?德莱文闭着眼睛想着,有些头疼。

尽量满足他的需要吧,不管怎样总归是结伴了,犯不着为了一些事惹他不高兴,省的他闹。

虽然德莱文一直表现的谅解、体贴,但他心里其实是有些恨的。

这一闭眼,再睁开时天已经亮了,一张颇为俊秀的脸正近距离的盯着他看,把刚刚醒来的德莱文吓了一跳。

“醒了?”林临直起腰身,脸上是看不出情绪的微笑:“我说早上起来怎么看不见你人,原来是跑到这儿来睡了。”

德莱文扭头看了眼窗外,天空泛着鱼肚白,显然还是清晨时分。

“你起的真早。”德莱文略有些心虚的说道,从床上下来了。

“要做早饭给家人吃嘛。”林临笑着说道,打趣着:“以前我是做给父亲他们吃,以后就要做给你吃啦!”

林临说完沉默了一下,又笑:“而且今天是我们结伴的日子,父亲和爹他们是要过来吃饭的,我总不能什么都不准备吧?”

德莱文心中一凛,昨天雅恩突然生产,他根本来不及跟莱特他们说这事,就算说了……估计也不方便来,一大一小都需要时刻照看着,尤其是那不足月的小婴孩。

“你身体还没好,躺在床上休息就行了,一切我会弄好的。”德莱文弯下腰身把林临横抱在怀里,这一靠近,才嗅到林临身上有淡淡的血腥味,德莱文眉头一皱,抱着林临回到侧卧里,小心的把他放在了床上。

把林临翻了个身,看到他屁股那儿染着一小块的血,估计是下床走路弄撕裂了,德莱文犹豫了一下,动作轻柔的脱下林临的裤子,然后掰开他的臀缝看了一眼,果然被他弄撕裂的那个地方流血了。

还好血不是很多。德莱文迅速把眼睛挪开了,无意多看。

拿了药膏过来,德莱文先是用棉纱布沾了热水给林临擦了擦臀,然后替他抹上药膏,等做完了这一切,他去厨房给林临拿了两个果子过来给他当早饭。

“我不大会做雌性的食物,你先吃着。”德莱文说完询问林临:“要上厕所吗?我一会要出去的。”

林临摇了摇头,啃着果子:“去哪?”

“去叔父家。”德莱文撒着谎:“叔叔知道你现在下不了床也做不了食物,所以说要带食物过来,叔父今天还有事情要处理,莱顿要留在家照看雅恩,我怕叔叔一个人拿不了那么多东西,得过去帮他。”

德莱文说的有理有据,林临便信了,他咧嘴一笑,早上醒来发现枕边人不见了的抑郁顿时一扫而光。

“行!你去吧!”林临显得很高兴:“我会乖乖呆在床上的。”

德莱文象征性的对林临温和一笑,出门了。

德莱文的家并不在热闹的区域,当初和雅恩规划的时候两人都觉得清净一点好,所以他家门口一向行人不多,然而他今天一出门就发现附近的人挺多。

那些人一看德莱文出来了,都朝他看来,眼色都不怎么友善。

德莱文心中一沉,大概猜到这些人是为林临而来的,他昨天有意向一个林临都好友透露出了他和林临今天结伴的消息,像这种喜庆的消息都传的很快,而且林临都朋友又那么多。

但是,昨天那个替雅恩接生的医师也认识林临,关系好不好他不知道,但从门前这群人看他的敌视目光里可看出,那个医师把他“脚踏两条船”的事情说出去了。

是来替林临抱不平的?还是为雅恩?亦或是听到流言特地来教训他?大概每个人都抱有这三种情绪。

头又开始疼了。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