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阎王_分节阅读_250

柳满坡Ctrl+D 收藏本站

那头不是别人,正是伍子旭,一说到这儿,小战爷满肚子的委屈。

“你说说你们这些没良心的,小爷在这里保家卫国的受罪,你们一个都想不到我的好,醉生梦死灯红酒绿,你们考虑过我的感受吗?还不找时间来看看我!”

王郗瑭足足听他唠叨了十来分钟,拿着话筒的手都在抖了,最后还是廖远东回来接过了电话,说了不到两句就给挂了。

王郗瑭看他那神清气爽的样子就不舒服,捂着没知觉的腰起身穿衣服。

廖远东还算有人性的想要给他搭把手,但是他这人一向不知轻重,一般不到万不得已王郗瑭不要他帮忙。

最后还是自己磨叽着穿戴整齐梳洗完毕,看着镜子里那个面色苍白,明显纵|欲|过度的脸,王郗瑭又忍不住想到昨天廖远东威胁自己的话,心里忽冷忽热,真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这狂犬病,为什么就是没药医呢?

********

这个周末,王郗瑭和廖远东还是去看了伍子旭。

他爸把他扔jun校里时就说了,人怎么训练,他也怎么训练,人什么要求,他更要严于律己不能给自己在外头丢了脸,所以伍子旭没到节假日没法出来,只能王郗瑭和廖远东想法子把他接出来遛遛了。

王郗瑭和廖远东也很低调,只在去前和里面的人打了声招呼,也不要人家领路,默默地把伍子旭拉出来放了个风。

这地处A市远郊,周围几乎鸟不拉|屎,伍子旭又不能走远,还要赶着门禁回去呢,于是廖远东找了半天才在大半小时的车程外找到一家中低档的酒吧,面积小,东西也不多,不过凑合着也勉强能待。

伍子旭不能喝酒,不过不妨碍他感受感受外面的空气,舒缓一□心。

廖远东和王郗瑭也算够兄弟,就这么陪他坐了一晚上,听他在那儿大倒苦水,累死累活,还见不到女朋友。就在三人打算要离开的时候,忽的一边传来了不小的动静,想是有几个人闹上了。

酒吧这种地方本就是多事之地,人一喝高了就容易起矛盾,以往他们不熟悉的场所一般不去,这次还算是为了伍子旭给破的例,所以当王郗瑭的袖管被那头的酒水泼到的时候,他原本并不打算追究的,不过伍子旭随口骂了一句却被对方听见了。

那边明显正在气头上,立时吼了过来。

王郗瑭皱起眉头,拉住要冲过去的伍子旭道,“行了,你这情况别闹事,没什么大不了的,走吧。”

伍子旭忍了脾气,可是对方却似乎不打算放过他们,摇摇摆摆地过来了。

他们不过看三人年纪小,穿得又体面,就想趁着捞点油水揩揩,于是一上来就狰狞着脸放了狠话。

只是那些人说了半天,王郗瑭他们都没动静,一副不打算搭理的态度,人家就有点下不来面子了,于是一人砸了个酒瓶就朝王郗瑭凑了过去。

他原是想吓吓他们的,但是这瓶子还没到近前,没想到一人比他速度还要快!

廖远东反手也抄了个酒瓶,只是他可不是用来唬人的,而是直接对着那吓王郗瑭的男人头上就抡了过去!

酒瓶应声而碎,同时开花的还有人家的脑袋。

这一下可不得了了,被毛还没长奇的小子欺负到头上来了,这口气能随便咽吗?

于是怎么办?

打吧。

结果自然给打成了一团。

廖远东的身手,王郗瑭是见识过的,伍子旭在里面操练了这小半年明显又长进了不少,所以王郗瑭只要保护好自己就行了。

一开始他也做得不错,用着椅子或顺手拿起的工具干倒了两个人,眼看着那边廖远东和伍子旭也把对方轻松地解决了,这架这么也就能收场了,却不想,这到底是人家的地盘,也不知道谁喊了一嗓子,没半刻,门口又一下子涌进了十来个人,有些手上还抄着家伙!

作者有话要说:精分穿越古今的人生不需要解释= =

谢谢海苔扔了一颗手榴弹

fiiling扔了一颗地雷

yaki扔了一颗地雷

yoyo扔了一颗地雷

千陌陌-拖延症患者五扔了一颗地雷

根本睡不醒扔了一颗地雷

^333333333^

☆、番外.狂犬(八)【完】

  

  这破酒吧想是和这些人也沾点亲带点故,又或者根本就是一伙儿的,见他们涌进来非但没有阻拦,反而一个还上去踢上了门。

  

  一见这阵势,王郗瑭等就知道不妙了。

  

  于是他和廖远东对视了一眼,想着有没有找路线逃跑的默契,谁知这丫见他看过去,竟然还挑眉笑了笑,对他抛了个媚眼。

  

  王郗瑭一时间真想给他一个飞踢!

  

  不过现在做什么都不是时候,本想着敌不动我不动,能谈谈条件什么最好,实在不行就给钱呗,只要能直着走出这里,却不想你在那儿琢磨再多,隔壁有条不受控的疯狗在,全没用!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