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阎王_分节阅读_208

柳满坡Ctrl+D 收藏本站

前者的情况阎澄自然不希望发生,如果不是下不了床,就算是爬纪悄也一定会爬来的,而后者才是他真正害怕的,不想来,为什么不想来,怕遇到自己,怕途中生变,这不是代表了阎澄有多可怕,而是代表了纪悄所下的决心。

他宁愿连这一天都舍弃,也不愿再给阎澄任何机会。

这才是让阎澄焦躁,甚至绝望的原因。

他怔怔地望向脚下的墓碑,碑上的男人却只是浅浅的笑着,那眉眼像极了纪悄,一样的冷淡,一样的毫不在乎,一样的让阎澄恐惧……

……

阎澄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下山的,又是怎么坐了车回去的,等他回过神来的时候他已经到了池家的楼下。

天已经彻底黑了,阎澄抬起头看了看池家所在的窗户,也是一片漆黑,阎澄呼出口气,脚步迟滞着走到一边的长椅上瘫坐了下来,接着开始盯着楼道一动不动。

他不知道纪悄在不在这里,可是除了这里,阎澄真的想不到还能去哪儿找纪悄了,纪悄不可能放弃大学,那是他千辛万苦才考进去的,可是他可以休学,一年半载的不回来很正常,而池家,他却不可能完全不闻不问,只要姜甄在一天,纪悄就总会回来。

U市的冬夜寒凉如冰,这么坐上一晚上,那滋味可想而知。

清晨,池姝萱挎着包从楼上下来,无意中瞥见坐在长椅上的那个人,起先良久都没有反应过来,直到无意识地往前走了两步,才看清那真的是阎澄,她对阎澄的印象还比较浅淡,唯二的见面都是在参加附中的家长会上,记忆里对方是个很优秀很出挑的男孩子,总是被同学老师所包围夸奖,哪里会是眼前这幅样子。

阎澄似是好一会儿才发现面前站了个人,他动了动没知觉的腿和脑袋,一眼就对上了池姝萱惊讶的表情。

阎澄忙踉跄着起身,开口道,“纪……纪悄呢?“他口舌僵硬,声音嘶哑得厉害,身形摇摆了下才站稳。

池姝萱有点被他吓住了,不过又很快镇定下来,不快道,“我不知道纪悄在哪里,你快点回去,再不回去我给你家里人打电话了。”

阎澄却置若罔闻,只盯着池姝萱问,“纪悄……呢?纪悄在哪里?“

池姝萱绕开他要走,阎澄想拦她,但是脚下没力,才跨出一步就歪倒在了地上,竟然半天都没起来,那姿势和模样真是说不出的狼狈,池姝萱看着眼中闪过一丝不忍,可很快就隐没了下去,头也不回地大跨步离开。

紧接着出现的人是姜甄,姜甄看见阎澄的时候比她母亲表现得冷静多了,像是早就料到会有这一刻,她看着阎澄已经被冻得发青的脸,直接掏出手机就要打电话,却被阎澄不知从哪里爆发出的力量给一步冲过去拍掉了。

手机砸到了一边的石板路上,当下就碎了。

姜甄盯了一会儿那堆碎片并没生气,只冷着脸说,“阎澄,你还是不是个男人,别这样,这样太难看了!“

阎澄抖着唇,仍是重复了那三个字,“纪悄……呢?“

姜甄皱起眉头,“纪悄和你分手了,他走了。“

“纪悄呢?“

“你能不能有点骨气?既然你们没能力在一起,就该爽快地好聚好散,这样拖着耗着只让人更看不起你!”

“纪悄呢!“

“阎澄你……“

“纪悄人呢——!!!“阎澄猛然吼了起来。

姜甄一下子没了声音。

“你是知道他脾气的,他做了决定就不会改了,“姜甄最后无奈道,”别让你自己和他都这么难受了,你们还没吃够苦头么。“

阎澄不说话了。

只是在姜甄离开后,他还是没有走,好像不见到纪悄不会罢休一样,就这么不知不觉一整天又过去了,来来回回的行人走过都会看上他那么一眼,保安也来探查过,只是却没有动粗将阎澄带走,打量了他一会儿,又默默地离开了。

天白了又黑,阎澄从冻僵麻木又开始冷得发抖,而这一次他的脑子都开始不清醒起来,迷迷糊糊间眼前闪过很多的画面,几乎全是与那个人有关的,两人相处的点点滴滴,每分每秒,他全都记得。

最后听见不远处的楼道门打开,一人从里面慢慢地走了出来。

阎澄想是察觉到什么似得,费劲的力气抬起头来,终于看到了那个熟悉的身影出现在了眼前。

纪悄看着蜷缩在路灯下的那个人,脸色苍白,嘴唇泛紫,双眼充血,双颊还带着不自然的晕红,说不出的凄惨可怜。

当看到纪悄时,阎澄张着嘴巴想说话,双唇颤抖了良久竟然一个字都发不出来,只是僵硬地朝前伸出了手。

纪悄没有去握,他漠然地看着阎澄,轻问,“你想做什么?“

阎澄嗫嚅了片刻才喊出了他的名字,然后勉力扶着一旁的树干摇摇晃晃地站了起来。

“纪悄……“阎澄又叫了一声,“跟我回去吧。”

纪悄摇摇头。

阎澄急道,“你是不是……觉得很累,以后不会了,你不用打工了,我有钱……我问远东借了钱,公司现在也稳定了,这一关很快就度过了,我不会再让家里人阻碍……我们了,如果他们再出手,我会去跟他们说的,你相信我……你相信我。”

纪悄却只是无动于衷地看着他。

阎澄朝着他踉跄了两步,想去拉纪悄的手,纪悄却避开了。

阎澄不死心,直接往纪悄身上扑去,他下盘没力,纪悄要躲也真能躲得开,但是这一次,他慢了一步,还是让阎澄给抱了个满怀,接着又承受不住他下坠的力道,两人双双摔在了地上。

阎澄却仍是不放手,他紧紧地抱着纪悄,“我们……不是说好的,要一直在一起的,你答应过我的,如果你说话不算话……那之前又算什么呢?我们还要一起出去旅行,一起上大学……你怎么可以放弃呢。”

相触的身体可以让纪悄深切的感受到阎澄在不停地发抖,而且呼吸滚烫,他烧得很厉害。纪悄咬了咬牙,仍是一语不发,他抬手要推开阎澄,阎澄却在察觉到他要离开时用尽最大的力气箍住他不放。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