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阎王_分节阅读_202

柳满坡Ctrl+D 收藏本站

僵化的,冰冷的,绝望的……

……

第二天中午,阎澄就醒来了,他先是疼得眼前发黑,用了半晌才勉强看清周围的景象,一个穿着白大褂的人正在给他换点滴瓶,而另一边坐的就是在发呆的纪悄。

纪悄回头看见阎澄醒了,眼珠动了动,然后镇定地向医生告知情况。

阎澄任那医生拿手电掰开自己的眼睛照着,又摸摸掐掐了一番,留下“暂时不能进食,也不要喝太多水,一会儿等能起身了就带他去做检查”这样的话,便离开去忙别的病床了。

阎澄望向纪悄,嘴巴张了张才嘶哑的叫了他一声。

纪悄拿过水杯,用纸巾弄湿了沾在阎澄的唇上,过了一会儿,阎澄终于有力气说话了,他也想起了事情的前后经过,满满的愧疚立刻充斥了他的心。

“对不起……让你担心了。”

他边说边努力抬起手要去拉纪悄,纪悄却正好起身让他扑了个空。

阎澄默默地看着纪悄在他病床前忙东忙西,脸色比昨天早上见到的还要白,白的近似发青,阎澄心里很不舒服,很想解释些什么,但见到纪悄的脸,却什么话也说不出了。

终于休息到能起身,纪悄问医院借来了轮椅,又带着他和一溜病号一起排队检查,做完这些,一天差不多也过去了。阎澄知道自己要住个几天的院,到了晚上,见纪悄在床边搭了个椅子就想陪夜,他终于忍不住了。

“你回去睡觉吧,我一人也行的。”

纪悄径自坐下,还是没理他。

阎澄憋着头晕,撑起身一把拽住纪悄的胳膊,“是我不对,是我不好,你有什么不满意骂我打我都好,你别像我一样把自己身体弄垮了才是。”

纪悄稍用了些力就把手抽回来了,阎澄没抵住那冲劲,险些从床上载下去,好在一把扶住床架才稳住了身体,他难受地望向纪悄,对上的就是一双深沉地眼眸。

纪悄的瞳仁就像一汪深不见底的黑潭一样,无喜无悲,看得阎澄没来由的心都揪了起来,他抖了抖唇,又是一句,“对不起……”

纪悄睫毛颤了颤,慢慢垂下了眼。

阎澄小心翼翼地去握他的手,这一次纪悄没有挣扎,任对方用微小的力气一点点把自己拉到了床前,环着他的腰把头埋在了纪悄的胸前,紧紧地抱住了。

“对不起……是我考虑不周,没想到那天会遇见那样的意外,都是我不好。”

阎澄说着,抬头看着上方纪悄的脸,和盘托出了事发的来龙去脉。

“你见过和我一起出事的那个女生了吧,她是沈岚茜,我那天和她一起去了周边的一家创业园。”

阎家虽然处处封杀纪悄的生路,但是对于阎澄那小破公司却还没有赶尽杀绝,一来那里头有很多都是圈内的子弟,阎家不好弄得太过,一下打击一片,二来这事儿到底不光彩,捅出去搞大了丢脸的反而是他们,就好像当初照片事件过后,他们对于始作俑者都没有大肆寻找,反而是勒令校方尽量低调处理,务必让事情尽早消弭。不过对那小公司不至于完全扼杀,给他们不知不觉地做点手脚警告警告阎澄还是小意思的,所以阎澄才会这么着急的想要谋求一条新的出路,他既怕辜负了纪悄的信任,又怕弄不好会连累到公司里的那些人,让他们的努力都白费一场,所以阎澄宁愿一个人暗暗地努力,谁都不求,越是低调越是不惹眼越好,就在他天天累死累活忙得像死狗,还是收效甚微地时候,他得到了一个还算不错的消息。

给他消息的是沈岚茜,女孩子对自己有好感,阎澄多多少少还是能感觉得出的,且不说他现在没有半点精力,就算有时间,他的心思也全都被纪悄占据了,所以之前阎澄一直和她保持着有效的距离,没给对方一点机会。但当沈岚茜无意中透露自己家里的表亲开了一家游戏代理公司,做的还非常不错的时候,阎澄便难得多问了几句,然后一来一去就和沈岚茜聊了起来。

沈岚茜见阎澄感兴趣便表示自己可以帮忙牵线,目前的阎澄已经没落到近乎病急乱投医的程度了,只要有一点希望他都不愿意浪费,可是想到沈岚茜的心思,阎澄又有点犹豫,最后在一番思考下还是放弃了,然而他放弃了沈岚茜却没放弃,对方非常热心的为阎澄引荐了自己的亲戚,那边倒也真是做生意的人,单纯的对阎澄的新兴公司很有兴趣,两人一番交谈真把这计划谈下来了。

阎澄对于纪悄说的下个月可以返还一部分本金的事情并不算吹牛,可是这里成了事,那头阎澄对于沈岚茜却有点为难,思考过后,哪怕被说过河拆桥或者忘恩负义也好,阎澄觉得还是有必要把话和她说说清楚的,正好那天沈岚茜约他去看郊区的一家新的代理商定点,阎澄便同意了。

然而谁知道到了那里,却突发了些状况,那是个新建的创业园,之前工期一延再延,不久前才终于完工,完了工却迟迟没有结账,那些满肚子火的苦命工人正在到处围堵承建商和施工方,本来对于入驻的业主商家他们也只是想搅黄了这笔生意,威吓一下开发商,却不想见了沈岚茜漂亮,一时那手脚就有点失了分寸。

也只能怪阎澄倒霉,喝凉水都塞牙,诸事不顺,这边东墙还没补起来,那边西墙已经瘫了,本来就是怕纪悄担心才不想告诉他,谁知到头来仍是连累的他跟自己一起苦,这才是最让阎澄痛心疾首的。

他死死抱着纪悄的腰,一遍遍地道,“对不起对不起……早知道这样,我就……“他就怎么样,能怎么样呢?公司不做了?别的工作能找得到吗?沈岚茜的忙不要她帮了,合作伙伴能找得到吗?

阎澄话说到一半硬生生地噎住了,满腔的郁气无处发泄,只恨的他本就虚弱的身体竟然都抖了起来。

忽然一只冰凉的手慢慢抚上了他的头顶,一路划过耳边,再到后颈,一下一下的轻轻摸着,摸的阎澄的心猛地软成了一片,眼睛都红了起来。

再次仰起头看向面前的人,只见纪悄脸上的冷色已经褪去了,只皱着眉,静静地看着自己,眼中似有些哀伤。

阎澄很想对纪悄说我不会放弃的,我一定会让你过好日子,纪悄,我一定对你好,一定对你好,可是这些话临到嘴边又难得怎么都说不出口了。

有一瞬间,他几乎从纪悄的眼中看到了难以化解的深切绝望。

正在阎澄被这种情绪惊到愣神时,门外急急地走进来两人,直向着他们床边而来。

听见脚步声的纪悄回过头去,就看见脸色青黑的王郗瑭和廖远东。看着阎澄那副狼狈的模样,再看看纪悄,王郗瑭的眉头死死的皱着,然后他转头就瞪向廖远东。

廖远东也没想到阎澄会过得这么惨,他眉目冷肃,转身拿出电话。

没多时,一群护士和医生就急急忙忙涌了进来,换药,换病房,换人伺候。

阎澄不想那么劳师动众的,但是他又想尽快康复,可以让纪悄没那么辛苦,被推出病房的时候阎澄回头看向纪悄,纪悄却并没有跟上来,只默默站在一旁,看着桌上才买来的堆得乱七八糟的廉价生活用品。

作者有话要说:谢谢cxl姑娘的地雷x2、海苔姑娘的地雷~~

第128章

对于阎澄的情况,老实说廖远东是疏忽了,当初帮忙牵线也是想给兄弟搭把手,他又知道阎澄的脾气,能接受这么多已经可以了,再继续才是伤他的自尊,再加上廖远东最近的脑子都在好不容易搞到身边的王郗瑭身上,阎澄那边就没怎么密切了解,谁知一段时间不见,竟然会变成如此局面,廖远东面上不说话,心里也难免懊恼,不把阎澄的情况摆平是不会再走了。

阎澄转了单人病房后待遇自然一下子就不同了,廖远东和王郗瑭也常常出入医院,他们这次从A市离开得比较低调,而消息的来源其实是王郗瑭从荆瑶那里得到的,虽然荆瑶知道纪悄不希望节外生枝,但是她也看得出两人的境遇已到穷途末路,自己一直帮忙纪悄必然不愿意,那就只能求助于别人了。

这边有他们在照顾,纪悄出现的频率则一下子减少了,阎澄明白纪悄之前为了自己已经请了几天假期了,现在忙点也是正常,但却还是忍不住每天眼巴巴地盯着门口默默盼着纪悄的到来,他这模样看在王郗瑭的眼里各种不好受。阎澄的伤口恢复地还算快,不过他的精神一直不太好,听外间守夜的医生说晚上常会看听见他彻夜翻身的动静,建议可以用些助眠的药物有助于休息。

这天,王郗瑭进来的时候阎澄难得睡着了,一听到脚步声立刻就睁开眼来,茫茫然地叫了句,“纪悄……”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