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阎王_分节阅读_151

柳满坡Ctrl+D 收藏本站

就这么一直浅浅地啄吻着,吻到纪悄终于缓缓合上眼,重新抬起头,勾住了阎澄的脖子。

阎澄紧紧皱着眉,脸上现出一种似激动又似痛苦的复杂表情,更接近于大悲又大喜后的得偿所愿。

简单的双唇相触由纪悄主动的启唇开始产生了质的变化,阎澄把舌深入对方的唇中,温柔地与之纠缠席卷然后shun吸。一手则慢慢掀开走前怕纪悄着凉而给他盖上的被子,一点点分开纪悄的双腿,抚过前方Pi软的yu望,停留在后方的mi处。

尽管之前已经有过类似的接触,但这次意义到底不同,纪悄胸膛起伏想让自己稳定些,但在阎澄的手指shen入的时候,纪悄还是忍不住紧绷了身体。

“放松,别害怕……”阎澄含着纪悄的耳垂安抚道。

Kuo张的手指不疾不徐,虽然小心但纪悄还是顿感不适,不过他知道阎澄比他好不到哪儿去,隐忍的汗水顺着对方的下颚不停淌下,低落在纪悄的胸口处,每一滴都灼re的烫人。

终于,阎澄嘶哑地问道,“可以了吗?”

这种问题要纪悄怎么回答,他用眼尾扫了一眼阎澄,明明是怨怪的神情,但因为眼角眉梢地绯红,透着说不出的gou人味道,阎澄心头一悸,再难忍耐的直接提qiang上阵了。

后xue被慢慢撑开的胀tong感让纪悄紧咬牙关,他不由揽着阎澄,指尖在他背上划下数道不受控的红痕。

“嗯……”

阎澄当然也不好受,他用尽平生最大的忍耐力,一直缓慢地等到yu望全部没入后才长长的喘了口气,而两人还没正式进行身上已经半湿透了。

被纪悄那处环抱的滋味jin致而又美好,阎澄的腰不待他控制已经自己动了起来,只是起先还能注意着力度,渐渐地,随着四肢百骸涌入的美妙感触,阎澄忘了轻重,只觉灵魂都像被纪悄给吸走了,只知道要把眼前的人狠狠地zhan有!

纪悄难耐地承受了片刻,后xue由zhang痛到麻木,再慢慢地被一种另类的酥麻味道沿着脊椎开始上窜,而当阎澄在他ti内的热物不小心zhuang击到了某处时,纪悄竟然忍不住shen吟出声,而这个闸口一旦开放,便再关不起来了。

阎澄在这事上一向敏锐异常,他察觉到此,便着重开始攻击这个地方,浅浅chou处又重重cha入,只压得纪悄不停颤栗,神智也跟着飞离。

纪悄的声音本就不错,只是他很少说话,现在这shenyin则在清透里硬生生加入了一股柔媚的味道来,听得阎澄热血上脑,chou动zhuang击的yue发卖力。

不过纪悄却一来二去的有点受不了了,他勉力抬手要去推阎澄,立刻被阎澄顺势扣住压到身前,腿弯也被抬起,让自己可以Jin入的更深。

……

“嗯……哼,不……要……了……啊!”

就这么一下一下,纪悄也不知道过了多久,但是阎澄bai动的腰仍是没有停下的节奏,纪悄觉得自己的xia半身都已经发麻了,不由用已近嘶哑的声音开口阻止。

阎澄却用狼一样的眼神死死盯着纪悄陷入qing欲中的脸,将他的每个表情都刻在了眼中,一边不忘照顾着他前方的yu望。

“不行……纪悄,你看看……“阎澄又用力往前yi顶,换来纪悄反射性的Jiao得更紧,”你的身体也不放过我……“

“嗯啊……“

又是一轮进攻后,纪悄发出一种类似啜泣般的di吟,下腹一松就Pen发在了阎澄的手上。连带着yong道深处也shou缩的更用力,绞得一个不察的阎澄也跟着交代了出来。

纪悄眼睛都睁不开了,瘫软着任从gao潮中迅速恢复过来的阎澄继续亲吻,然后摇着头求饶道,“不行了……”

阎澄也知道纪悄累了,但他整个人依旧处于亢奋中,好不容易能抱到这个人,他巴不得可以把纪悄嚼碎了吞下去。

纪悄无力地被阎澄翻过去,从背后又jin入了,如果可以,他真想抬手给对方一巴掌,让他适可而止,但是他已经连抬手的的力气也快没了,只能迷糊着任那人折腾,然后重新被一的Kuai感再度席卷……

作者有话要说:真的要动刀就是各种困难,所以才憋到现在

先别激动,我知道乃棉激动不过表忘了要低调,俺棉都是纯洁的人哈,的专审是很牛逼的,看见小猪就要抓走的,为了之后姐妹的福利,留言都继续清新好嘛

爆菊党也请手下留情111谢迫游时岩海苔姑娘的地雷~?

第94章

等到一切将歇,纪悄已经昏沉过去没了动静,迷糊间能隐约感觉得到阎澄从他身上起来,然后出门去打了盆热水,接着用毛巾小心翼翼的给纪悄擦起了身,来来回回反复了好几遍,直到把纪悄全弄干净了才轮到他去匆忙冲了个澡。

大冬天的,学校热水早停了,阎澄重新爬进被窝的时候带着一身的湿凉,冻得身旁的纪悄明显打了个冷战,不过即便如此他还是没醒。

阎澄直到自己捂热回暖了才伸手去抱纪悄,纪悄察觉到热源也乖乖地窝在了他的怀里没有挣扎,眼睫无力的下垂,面上则带着zong欲后的虚软疲乏,让阎澄有点后知后觉地心疼,不过更多的还是满足。

他凑过去又在纪悄还没消肿的唇上吻了吻,才搂紧对方进入了梦乡。

……

隔天纪悄一直睡到日上三竿才睁眼,身边的人已经不在了,他愣愣地发了一会儿呆,感觉着浑身上下的酸疼滋味。他知道自己的状态不太好,但也没想到这么不好,不过撑起身穿上睡衣就废了半天的劲,而到下楼梯的时候更是双脚打飘,一点力气也使不上。

阎澄推门进来看见的就是纪悄以一种别扭的姿势晃晃悠悠的打算下床,阎澄心里一惊,忙探手揽着他的腰将他抱了下来。

纪悄见到阎澄出现目光闪了闪,脸上冷淡的情绪在迸裂前又被他努力地修补了回去。

阎澄知道自己昨天有点不知节制了,所以接下来的时间自然把纪悄伺候的舒舒服服,又是帮着梳洗,又是端上热腾腾的早餐,纪悄只要往那儿一坐,就可以饭来张口衣来伸手。

孙小军回来的时候见到的就是阎澄一副管家般的殷勤模样,站在纪悄的床边给他端茶送水,还贴心的问他“烫不烫?”

纪悄没理他,只淡淡瞥了眼孙小军,便低头看起了手里的书。

阎澄把水杯接过来才向孙小军看去,孙小军也在打量这两人,感知到阎澄的目光忙呵呵一笑,心里则觉得大为讶异。

这两人昨天不打架了吗?怎么一大早的阎澄还在?是留宿了?打完架再留宿?这两人和好的速度也够快的啊。

孙小军从桌上拿起一份卷子递给纪悄,“这是昨天发的练习,我替你带了。“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