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阎王_分节阅读_123

柳满坡Ctrl+D 收藏本站

六月上旬,这一年度的高考终于拉开了序幕,U大附中是考场之一,高一高二的学生也连带着放假三天。

前一天晚上,纪悄做完了作业,又赶了稿,洗了澡上床的时间已经快要十一点了,想必这几天太累了,对床的孙小军难得早早睡了。而纪悄才躺下准备再看会儿书,就接到了阎澄打来的电话。

阎澄问他在干嘛,纪悄眼睛扫过书面没回答。

阎澄又问,晚饭吃了什么,纪悄还是当没听见。

直到他把当做开场白的废话都说了一遍后,纪悄也看完了一小章节的内容,阎澄才无奈地说明来意。

“那个表格你填好了吗?”

他问的是今晚老师发的有关于明年文理分班的表格,纪悄的成绩大家都知道,理科完全出类拔萃,按正常的思维他绝对应该是偏向这方面,不过阎澄也了解纪悄,别理所应当的对待他,特别是事关整个高三的学习生活,不怕一万就怕万一,而且他的文科也并没有差到哪里去。

“填了。”

“选的是?”

“物理。”

阎澄却道,“我刚给吴老师打过电话,她说之前问你,你说另有他想。”作为吴老师最得意的几个门生之一,纪悄的这个行为着实让老太挺郁闷的。

果然,纪悄顿了下。

阎澄压着最后的耐心等着他的回答。

片刻,纪悄道,“历史。”反正早晚也是瞒不了的。

阎澄轻笑了一下,虽然声音很正常,但是纪悄就是知道他不太高兴了。众所周知,阎澄的文科相比于理科是出了名的差,除了一个英语还能勉强拉点分之外,他的偏科程度在附中也算数一数二的,纪悄这样的行为摆明了就是下学期不要和他一个班了。

一开始还抱着侥幸心理,期待纪悄到最后会不会改变自己的想法,此刻已经彻底失望了,阎澄的口气难免尖锐了起来,而且带着一种说不出的丧气和颓然。

“ 你什么时候能跟我说句实话?纪悄,你自己想想,我们认识以来你跟我说过多少句实话?!你一直在撒谎。我不求别的,只求你能不骗我吗?能不把我当傻子吗?能吗?!!!“

说话,他竟然“啪“的挂了电话。

听着手机传来的嘟嘟声,纪悄愣了半晌。

对床的孙小军忽然重重的翻了个身,然后叹出一口长气来。

纪悄莫名的看过去。

孙小军幽幽道,“啧,睡不着。唉,一想到明天就是高考……而明年就要轮到我们了,我这心里啊……”他揉了把胸口,又是一声长叹。

纪悄没接他的话,拉开被子把自己卷了进去,书也不看了,手机则丢到了枕头下。

那边的孙小军却还在唠叨,“我也知道是我想多了,应该先把高三过好,要往乐观了说,人这一辈子也就这一次高三,现在再苦再累再像狗,等到苦尽甘来回头想想也算是留下了不少东西啊,以后年纪大了,开同学会的时候、对自己孩子教育的时候,也有牛可吹不是么,总之一句话,不能留遗憾也不能后悔!”

不留遗憾,也不后悔……

纪悄闭上眼时,脑中还盘旋着孙小军的这两句话。

********

高考完后,纪悄在学校见到过一次姜睿,他仍是撑着拐杖,一瘸一拐的在和他们的班主任说话,周围围着不少同学都在咨询之后的志愿填报,说着这次查了答案后预估自己的发挥如何。

有人说姜睿看着那么轻松,连脸色都好了不少,一定是考得很好。

姜睿只勾了勾唇没说话。

班主任也问他心里的目标有没有动摇?毕竟他之前的成绩落了不少。

姜睿却摇摇头。

班主任似乎觉得他有点冒险,而姜睿道,“反正这考试本来就是赌人生,赌赢了我就赢了,赌输了,只能算我倒霉。”

听见这样的话,纪悄不由回头看了姜睿一眼,见他的确如其他人所说,神采奕奕容光焕发,再不似之前所见的浑身病气焦头烂额,在一干忧心不安的学生群中显得特别笃定自信,变化还真大,倒的确出乎纪悄的意料了。

纪悄对于这次的高考也是关心的,他还第一时间就从网上下了卷子把它做了一遍,然后对着答案估算了一个自己大概所在的位置,所以等最后看到姜睿的分数时,纪悄还真被惊到了。

姜睿的成绩上了一本线,但也只比一本线高出十多分而已,相比他要考的U大还差了不止一点,如果按他之前的计划的话,姜睿妥妥的是要落榜的,但问题是,他却没有……不止如此,姜睿的最后分数出来还比U大的分数线足足高了近十分。

而原因就在于,姜睿有加分,他是去年物竞的全国银奖,他还是U市的优秀学生、优秀干部……这些乱七八糟的加起来,足有三十分。高考一分都能逼死英雄汉,更遑论三十分的概念,就算姜睿发挥再不正常,都不影响他最后的录取结果了,也难怪他能如此淡然了。

不过这件事还是在附中引起了一点争议,明明优秀学生和优秀干部可以分摊给两个人,为什么全落到一个人身上了?说难听点,好像卯着劲儿要撑姜睿上重点的意思似的。

纪悄对此保留意见,不过心里也是比较偏向于池姝萱替姜睿铺的路,但从姜甄那里得到的讯息却是,这事儿池姝萱没有插手,她也没有那么大能耐。难道真是姜睿得附中老师如此厚爱吗?那为什么不直接保送?

姜睿也是这么问阎澄的,为什么不给他保送的名额,这样的异议还小一点。

阎澄有点嫌他不知足了,“保送在四月或者更早就要递交表格了,你磨磨唧唧找我的时间已经是五月下旬了,你觉得赶得上吗?”最主要的是,这事儿他没有自己去办,要不很容易给在他爸面前留下端倪,也不能办得大张旗鼓,所以他找的是王郗瑭帮忙。好在王郗瑭也没问为什么,想必想想就清楚,所以下手还是挺利落的。

阎澄接这通电话的时候正在篮球馆的更衣室换衣服,高二马上就要过去了,这学期他们参与球队训练和比赛的时间也大大减少,球队一开始还算争气,但就在这礼拜,也就是冲击决赛的最后一场,附中遗憾的倒在了争取冠亚军资格的门外。

明年阎澄就不能打球了,而且他最近还和纪悄僵着呢,现在这心情会好吗,偏偏姜睿还要来和他烦,阎澄真是没心情理他,于是直接说了句,“学校你也进了,这事儿就这么了了。”然后挂了电话。

一回头打开门,却见纪悄默然地站在门外。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