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阎王_分节阅读_118

柳满坡Ctrl+D 收藏本站

腰先是被环住,阎澄想是还怕纪悄不快,那动作做的小心翼翼地,见纪悄没挣扎才又收紧了手,然后整个人也跟着贴了上去,头直接埋进了他的后颈里,深深的吸了口气。

不过保持了这个姿势没一会儿,某人就又不满足了,手不老实的摸着纪悄的t恤下摆,找到缝隙后就不动声色的就往里钻,温热的手指碰到纪悄冷冷的小腹上,柔软滑腻的触感让阎澄几乎爱不释手。

纪悄被摸的不怎么好受,阎澄深知他的敏感点,就算不需要直捣黄龙也能惹得纪悄燥热渐起,后颈在此时被湿热的舌头再轻轻舔过,纪悄直直就打了个战栗,然后忍不住给了阎澄一脚。

被窝就那么点地方,姿势也比较别扭,所以纪悄没怎么使上力,阎澄的动作也并没有停,直到纪悄说,“你还想来一次?”

他们最近的所谓“一次”是什么时候自不必说,纪悄的语气里明明没什么威胁,阎澄却只觉xia身一麻,那晚硬生生从天堂被抛到到地狱的生不如死一下子又充斥在了眼前,让他浑身上下的流氓因子在这一句话里飞速疲软了下来。

阎澄嘿嘿一笑,把手从纪悄的衣服里慢慢地拿了出来,又放回了他的腰上,只是头还是凑在他的耳边吹气道,“闹着玩的,说好了不做就不做,说话算话,说话算话。”

纪悄回以一声冷哼,也懒得和他计较。

阎澄忽然问,“纪悄,你什么时候生日?”

纪悄一愣,说,“我不过生日。”

阎澄的眼前又浮起之前在饭店时巧遇那个女人的画面,不过圣诞节,不过年,也不过生日,这是什么样的人生……

“还记得我上次给你说的我家的事儿么,你还要听不?”

纪悄以为他必定要在那个话题上绕一阵,谁知这么快就被转移了,他不知道阎澄什么意思,不过对于阎家这样的家庭,纪悄和许多平民一样,到底有些小小的好奇心。

“你说吧……”

“上次说到我妈对吧,”阎澄笑了笑,略作思索还是问道,“你觉得妈妈该是什么样儿的呢?”

这句话过后,纪悄很久都没有回答,阎澄以为自己怕是又说错了话,正暗自后悔着怎么岔过去,就听纪悄道,“温柔的吧,漂亮,温柔,对你好……”

阎澄“呵”了一声,纪悄却敏感地窒了下,竟然反问,“不对吗?那我……不知道了。”

阎澄忙道,“不,应该是对的吧,人家都这么说,好吧,其实……我也不知道。”

纪悄倒是没想到会是这个答案,明显也呆了呆,就听阎澄道,“反正……我母亲不是这样的。”

阎澄紧挨着纪悄,瞪着眼睛望着高高的天花板,目光却慢慢空茫起来。

“先说说我爸妈怎么认识的吧……我爷爷很年轻就当了兵,也上过很多战场,大大小小战功无数,我小时候最爱听他给我讲那时候的故事,多么刺激了不起啊,不过后来我才知道,那听来威风凛凛的岁月其实很苦也很危险。”

“战后,我爷爷也风光了不少时日,家里借着这个因头越来越好,但你也知道,那个年代有多乱,一个不察就有可能身败名裂。我爸爸高中毕业正赶上了那时候,他这人稳重低调,但其实野心不小,本想一路继续求学然后靠着我爷爷的人脉顺当的进了那个圈,接着再各凭本事一点点往上爬,这其实很自然,也是最方便最稳妥的一条路,可偏偏在那时候,家里出了事。”

“具体缘由我爷爷没有告诉我,他只说最苦的时候天天有人来砸我们家的门,把他拖出去打,打完了又来扫荡家里的东西,一天可以扫十几遍,连个空碗都不放过。如果不是我奶奶变着法子求了几个还算有交情的人来疏通疏通,我爷爷和我爸爸一定早就被打死了。不过我奶奶到底没有撑太久,不过两三年,她就因为心力交瘁积劳成疾去世了。“

“自此的十几年里,阎家一直过着没有光明的日子,哪怕那时代已经过去了,但辉煌早就不在,我爷爷只能到处托人给我爸爸勉强找了个工作,在车间流水线上做柴油机,但是就这样的艰难度日都过不了几天,他又被人打压陷害的丢了本就不美好的前途。”

“我爷爷实在没办法就希望二伯和小叔能拿出点钱来,至少帮家里渡过难关,他知道他们在之前捞了不少,也没被抄了去,二伯藏在他媳妇儿娘家那里,小叔则是全给换成金银托人送出国了,只是……”说到这里阎澄又笑了声,那结果也就可想而知了。

“我爸爸也算硬气,他谁都不求,那时候他在部里的师傅把他介绍给了一个炼钢的老师傅,因为国家需要大力发展钢铁企业,务必落实涉及到每个区域每个点,所以他竟然不远千里去了边疆,我爷爷说,他也不知道我爸那时候究竟是抱着自暴自弃自我放逐的想法,还是真的想博一次,釜底抽薪的意思,边疆没有熟人,没有亲友,只有渺茫的前路和恶劣的天气。我爸走得那天,我爷爷觉得他应该是最后一次看见这个三子了……”

听得入神的纪悄不由慢慢转过身,黑暗里就见阎澄眼眸澄亮,熠熠生光。

察觉到纪悄的目光,阎澄伸手又把揽得更紧。

纪悄忍不住追问了一句,“后来呢?”

阎澄眯起眼,“后来……大概是阎家命不该绝吧,我爸爸遇见了我妈妈。”而谈莺的出现,也让阎鸿佐的人生从那一刻开始了翻天覆地的改变。

作者有话要说:这样的仕途经历能卡的上位的几十几百个都有~所以只是小说,表对号入座哈~

谢谢破千钧姑娘的地雷~~么么

第74章

阎外公和阎外婆早些年就出了国,正避过了国内最动荡的那段岁月,他们的女儿谈莺生在国外,在那里一直念到大学。谈莺也是学生物的,学的是植物学,她随着父母的工作调动回了国内,原本只是待上一阵便要离开,却不想机缘巧合下让他遇上了阎鸿佐。

在边疆对阎鸿佐是苦熬,对谈莺不过是和友人一次实地取材考察的经历而已。要不怎么说一个人的外貌也算是上天的赏赐呢,阎鸿佐虽然这些年吃了不少的苦,但之前这么久居于人上时养出来的气质和本就不俗的模样也让他在一干下层工人里显得非常出挑。但光凭这些原本也不足以让谈莺刮目相看,要真琢磨起来,一切只能说归咎于天时地利人和吧。

具体这两人怎么相识相知相爱的,老爷子没有告诉阎澄,也没法说的太透,加之阎鸿佐这人虽然虎落平阳,但到底抱负远大,年轻时的谈莺想必也少不了被他这点吸引,最后无非就是一些巧合下让这两人看对眼了。

不过谈家也不是一般的人家,三代以上都是书香门第,且家底殷实人脉丰厚。他们倒不是看不上当时阎家的落魄,而是对于阎鸿佐没有太大的信任,特别是阎外婆,她总觉得这样好高骛远的落难小子心思太活络,未必是值得托付一生的人,也没法判断他到底是看上了谈莺还是他们背后的谈家。

只是谈莺却是吃了秤砣铁了心,家里不同意,她便留在苦寒的边疆一待就是五、六年,直到阎外婆忍不下去,亲自去看了女儿,却发现她早就劳脱了一层的皮,哪里还有当年那矜贵美丽的样子,然而那一双眼还是那么冷然而坚定。

阎外婆当时就对她说:我们同意了,而这个老公也是你自己选的,只希望你以后不要后悔。

谈家其实也未必真替阎鸿佐做了多大的事,只是托人把他弄回了A市,给他在政府部门搞了个不起眼的职位做做,又在谈莺的帮助下重新考取了大学,光荣毕业,两人也在那一年顺利成了婚。所以龙困浅滩的龙只要给他一汪深沉的活水,他自己也会想尽法子游回汪洋大海的。不需要多大的帮扶和推助,只需要偶尔的小提携小机会,阎鸿佐就能洞悉时事逐一攻破。

废了十年的时光,他这边起来了,自然也松动了阎老太爷的压力,该有的军功、威望、权利、奖赏、关系也全都回来了,于是相辅相成,越来越好,一切也都变得顺利起来。

阎鸿佐有今天和他自己的本事分不开,但如果没有谈莺这条活水,也许等待他的只是客死异乡含恨而终的命运。

“所以我爷爷一直很感谢我妈妈,也感谢谈家,不过我外婆并不是很领情就是了,特别是这几年……我父母的关系,早已大不如前。”

阎澄边说手边轻轻地抚着纪悄的背,他这样的行为倒未必如之前一样是抱着揩油的心思,而是一种烦躁不定的表现,纪悄抿着嘴巴,到底没有动。

“从我爸爸离开U市调回A市起,他们就分开睡了,一开始只是分房,到后来我妈妈直接搬到了别院住了,说是方便养身体。我妈妈的身体的确不好,那时候在边疆受了苦,生我的时候已经算是高龄了,又难产,后来随着我爸爸到处忙碌,没注意调养,就这么落下了病根,到现在一点风吹草动就可以几天都下不来床。”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