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阎王_分节阅读_82

柳满坡Ctrl+D 收藏本站

黑暗里,一个纤瘦的身影向他慢慢走来。

纪悄没有想到会有个大活人出现在自己的寝室门口,所以阎澄一站起来的时候,他被吓了一跳。

阎澄在一片黢黑里紧紧地看着纪悄,问,“你去哪儿了?”

作者有话要说:谢谢iceheart爱恐怖大大扔的手榴弹

谢谢考试好虐、蕃瓜爵士、脸好大姑娘扔的地雷

今天晚了,所以先发文,留言我稍后回哈

第54章

看见阎澄站在宿舍门口,纪悄一瞬惊讶后便没什么大反应的掏出钥匙绕开他去开门。大概是楼道里的灯太昏暗了,纪悄摸索了好一会儿才把钥匙对准锁眼打开了门。

阎澄见此,又问了一遍,“你去哪里了,手机也关机,”

纪悄进了室内,开了灯,随口道,“出去买东西了。”许是吹久了风,他的声音听着有点哑。

阎澄跟着他走了两步,得到这样的回答忽的胸口就窜起了一股无名火,自己像个傻逼一样蹲在门口等了他足足三、四个小时,临见了人了对方却连一句谎话都不好好编,态度之敷衍可见一斑。

阎澄觉得自己就像那患得患失的小媳妇一样苦逼,心里更是不爽,不由冷下声问,“你是不是把我之前说的话都当放屁了?”

纪悄正在拉窗帘,听见这句时一顿,然后问,“你想怎么样?”

“我想怎么样?我想怎么样你就能怎么样?”阎澄早收了平日里在人前一副亲和的表情,此刻脸露煞气,恶狠狠地看着纪悄的背影,想是下一刻就能扑上去咬死他一样。

纪悄拿下头上的帽子,出乎意料的说,“可以。”

阎澄一愣,就听他下一句又道,“不过做完,你就滚。”

阎澄用了两秒才反应过来纪悄的意思,他以为自己是为了和他做那档子才这么急吼吼的?那一刻阎澄心里急剧滋生的汹涌情绪绝不可能是什么兴奋和快乐,如果他的气再短一点,胸襟再小一点,估计会被这么气的两眼一翻厥过去也说不定。

然而事实是阎澄当时的确火的眼前都黑了,他觉得纪悄简直就一神人,只要他不乐意了,每每说出来的话可以直戳你心窝子,戳得你五雷轰顶肝肠寸断,然后酸甜苦辣一锅炖,足够品味好半天都正不过劲儿来。

阎澄的理智线在嗡嗡作响,头上的青筋都爆出来了,他差点要说“原来你他妈答应和我一起就是抱着折磨我的想法的吧?”、“纪悄我在你眼里就是这种糟心的不要脸的东西吗?”

只是到头来这些话全被硬生生的卡在了嘴里,因为阎澄看见纪悄转过了身。他那些混蛋的话立时扭了方向,只是还带着些来不及收去的凶恶口气。

阎澄道,“你的衣服怎么了?”

纪悄上身穿了一件浅灰色的羽绒服,这衣服之前阎澄看他穿过两次,不算很新,但很干净,然而现下一侧却沾满了灰黑色的污渍,而XIA、身天蓝色的牛仔裤上也有,一只裤腿更是破了一个手掌大的洞。

纪悄不理他,径自解着围巾,只是使了半天劲竟然都没解开。阎澄看见他的一双手早已冻得通红,直直的僵着,几乎都不会弯了。

他上前一把抓住纪悄,想帮他,然而不碰还好,这么一摸,阎澄发现纪悄整个人都是冰的?!

“你衣服……怎么湿了?”阎澄震惊,忙又蹲□去摸纪悄的裤子,“裤子也湿了?”这么冷的天穿着湿衣服在外头跑,水已经渐渐冻成了冰渣,手一捏嘎吱嘎吱作响,轻轻一抖,则可以抖下一层霜来。

“到底怎么回事儿?!!”

面对阎澄疾言厉色的追问,纪悄却不领他的情,还企图推开他自己动手,但是阎澄却没答应。

他用力扣住纪悄,两人就此还拉锯了一番,但纪悄实在是没力气了,最终还是先败下阵来,而阎澄也不敢再浪费时间,因为他发现纪悄面色正泛出不自然的潮红,嘴唇却还冻得死白,伸手一摸额头,果然很烫。

阎澄立刻放软了口气,带着些恳求道,“你别和我犟好么,我们先把衣服换了吧,要真病了,你想因为这样就耽误以后的学习么?”

半晌,他察觉到纪悄紧绷着的身体慢慢放缓了下来,阎澄在心里叹了口气,麻利的开始给他脱衣服。

为了怕纪悄再着凉,阎澄把他弄到上铺去,脱了鞋子盖着被子给他换,不仅外衣外裤湿了,连里头的毛衣和秋裤都还是湿濡的,全剥掉后纪悄雪白的皮肤都现出了隐隐的青色。大概真是冻狠了,纪悄的反应有点迟钝,直到阎澄的手从被子里钻进来一路顺着大腿都溜到他下\SHEN了,纪悄才想起要阻止。

阎澄的手还夹在他的腿间,只觉相触的地方又滑又凉,不由好笑道,“怕什么,早在度假村里不都看过了么,内裤不换,你以后想这儿出点什么毛病?”

纪悄淡漠的脸上难得闪过一丝微不可查的尴尬,最后还是松开了腿间的力道,任阎澄给他换了内裤。

阎澄即便想心猿意马也知道现在不是时候,于是老老实实的管住自己的眼睛和脑袋,迅速善完后,又去打了盆温水来给纪悄擦身,大少爷自小养尊处优哪里是会做这种事的人,过程难免磕磕绊绊,好在纪悄也不嫌弃,只默默地看着他动作,到后来还挺配合,让抬手抬手,让翘脚翘脚。

接着,阎澄把纪悄裹成了个粽子又下楼买了退烧药和冻伤膏,看到沿街的小吃才惊觉自己到现在连晚饭都忘了,忙打包了两份大馄饨上去。

纪悄的手还不太好拿勺子,阎澄自己吞了几个,又小心地喂了两个给纪悄。纪悄表情不太自然,但到底还是张着嘴吃了。阎澄看他鼓着两腮在那儿慢慢的嚼,郁结了一下午的气,忽然就顺了。

吃完了馄饨,又吃了退烧药,阎澄看看时间,已经近十一点了。

纪悄脑袋昏沉,眯着眼觉得眼前一暗,以为是阎澄关了灯打算要走了,谁知眼一抬却见一个黑影脱了衣服正踩着楼梯往床上爬。

纪悄一呆,脱口道,“你做什么?”

阎澄倒是淡定,想是早把理由想好了,自然道,“和你一起睡。”

纪悄无语,手脚则暗暗地压着被子不想让阎澄进来,但是却被阎澄轻轻一掀便破了他的防线。阎澄心里好笑,刚才也不知道是谁放狠话让自己为所欲为然后飞速滚蛋的,现在怎么又不愿意了?

如他所料,被子里的温度和外面相比差不了多少,纪悄把自己团成了一团,正冷的直打哆嗦。

阎澄躺下后,分去了纪悄一般的枕头,接着抬手去拽纪悄的手,脚则勾着纪悄的腿,将他强制性的整个人往自己这里拖,纪悄挣扎了一下还是没抵过他的力气。

阎澄热的就像一只火炉,即便纪悄再排斥,但被这样的温暖的怀抱所包围依旧忍不住舒服的轻轻叹出一口气来。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