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阎王_分节阅读_67

柳满坡Ctrl+D 收藏本站

洪皓被骂的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

在房间稍作安顿,廖远东说他家元元想要去爬山。

元元就是那个男孩子,他看着小,其实比廖远东还要大两岁,今年已经读大二了,模样隽秀,性格也很乖巧,的确是很懂得讨人喜欢。

元元说,“前台的姑娘刚告诉我,这里附近的山上有座庙香火很旺,我们顺便去拜拜。”

伍子旭“噗嗤”笑了,“你古代人啊,要不要再求个姻缘什么的?”话出口方觉不对,忙去看廖远东。

廖远东哈哈大笑,然后故作生气的揽着元元,“说说,你想找哪儿样的?”

元元紧张,“没有,要找也找东哥这样的。”

廖远东掐了把他的脸,“小兔子,那你是做梦。”

元元立刻道,“对对……我异想天开呢。”

阎澄注意到纪悄在一边从头到尾都轻蹙着眉,两三步上前凑近道,“他们瞎说呢,别当真。”

纪悄侧头狠狠瞪了他一眼。

阎澄被瞪得毫无脾气。

山不高,但也爬了近四十分钟才到顶,顶上果然有个不大不小的庙宇,前来烧香的人还不少,大部分都非常虔诚的模样。

阎澄几人不愧是校队的,这一路脸不红气不喘,廖远东也是,脚下毫不停歇的往上蹿,而元元早就跟不上落掉了老大一截,此刻人都不知跑哪儿去了。纪悄体力也不好,后半程都是阎澄拽着他爬的,等他们磨磨唧唧到了后,伍子旭等人已经站大门口聊了好一会儿了。

伍子旭说,“我不进去了,我这明年就要入伍了,给我爹知道还去烧香拜佛,崇尚封建迷信,辜负人民群众对我的信任,非抽死我不可。”

王郗瑭和洪皓无语的看着他,人民群众要真信任丫才是辜负自己好么,哪来的自信啊……

好不容易等到元元上来了,一伙人还是进了庙,也包括伍子旭。不过这些人到底没几个诚心的,走了两个殿看着那一尊尊不会动的神就觉没意思了,打算打道回府,可是阎澄却发现纪悄对这地方挺感兴趣的,于是道,“你们找个地方坐吧,我再逛逛。”

他和纪悄两人朝着里面继续走,元元也跟着,元元好像真的信这个,见佛必拜,而且一把一把往外掏钱,毫不心软。

纪悄默默地看着他。

进了一个大殿,元元双膝跪地,头伏在地上念念有词了足足十来分钟,阎澄终于看不下去了,他对纪悄说,“你渴么?我给你买杯水去?”

纪悄点点头,阎澄走后,元元又磨蹭了好一阵才起身,一回头就见纪悄在后面一动不动地盯着自己。

元元奇怪,“你不磕头吗?”

纪悄却忽然问他,“这样有用吗?”

元元一怔,继而笑道,“信则有之。”

纪悄垂下眼没说话,元元道,“日子已经够苦了,不给自己找个盼头要怎么活下去啊,我不像你那么好命,有个人真心实意的对你,我的前途不就是全凭老天爷心情好么,哪天他不乐意了,把好处都收回去了,我就没活路啦。”

纪悄抬头看了看远处高高的佛像,轻道,“人的命好命坏,不都是靠自己挣来的么?”

元元哼笑,“天真了吧,挣一把的确能好上那么一些些,但你在那里吃尽了苦头,别人一生下来就能决定你的死活,这不是命好是什么?”

纪悄不语,元元左右看了看,贴上来耳语道,“别怪我没提醒你,好机会就在眼前,聪明人就该适时的把握,能捞一点是一点,到时候被踢走了也不冤枉,人啊,什么时候都得为自己想,目光要长远。”

“目光长远?”纪悄似有疑惑,“钱吗?”

“当然,否则呢?感情吗?”元元不屑,“我想真心和他们谈,那也要那些小祖宗愿意啊,你刚才没听我说吗,这是‘异想天开’!”

阎澄买了水回来,几人和廖远东他们汇合,打算原路返回,只是才要走出庙门口,忽然纪悄的手被人拉住了。

回头一看,竟然是个穿着僧服的老和尚,手捧一本香油簿,见到一行人看来,老和尚“阿弥陀佛”了一声,笑道,“施主,我和你有缘,要不要请个护身符回去,顺便还能卜上一卦?”

元元忙道,“这里还真能算卦啊?那真是缘分了。”

洪皓在一边轻声道,“时代在进步,和尚也要跑销售了……”

阎澄问,“哪种护身符?”

老和尚忙道,“平安、健康、学习、姻缘,都有,都有。”

纪悄却说,“不用了,我不需要。”

老和尚在他脸上看了一圈,道,“眼大分明,天庭饱满,但是下巴略尖,鼻翼、嘴唇、耳廓都细薄,你这是属于福薄的面相啊,”他转眼又对其他人道,“而且如果你们里头有属虎、兔、龙三者之一的话,来年是犯太岁的。”

元元被他说得连连点头,“我就是属兔的,那要怎么解啊?”

“请个护身符,或者佛像镇一镇。”

“哦哦,”元元说着就要往里走,好在他还知道回头看一眼廖远东。

廖远东倒是没有反对,只是笑看着阎澄的意思。

阎澄片刻道,“请个吧,来都来了。”

伍子旭“咦”了一声,“阎王你啥时候信这个了。”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