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阎王_分节阅读_9

柳满坡Ctrl+D 收藏本站

在打破头事件发生后,铁哥也把纪悄喊到办公室与焦健硕当堂对质了一下,又看了看他的伤口,发现虽然血是不流了,但是磕得挺深,头皮都掀起来了一小块。于是他把人硬拖到了保健室。

保健老师还算负责,扳着纪悄的头是左摇右看,做了一番初步的检查,稍稍清理了下伤口道,“目前看着不算特别严重,只是皮外伤,但如果等等出现了头晕、呕吐或者是别的不适的症状,就要去大医院做CT了,看有没有脑震荡的可能,还有最近两天不要跑跳,也不要做剧烈运动。”

从保健室出来,铁哥叮嘱他要觉得不舒服就立刻请假来办公室找自己,他陪纪悄去大医院检查。

纪悄应了。

脑袋边贴了一大块大白纱布进了教室,看着挺蠢的,但纪悄依旧一副死人脸。

下午是一堂地理、一堂政治,接着是两堂要上实验室的化学课,四人一小组做实验,按座位分配。于是纪悄、同桌和身后的伍子旭还有王郗瑭分到了一起。

两个反应同时作对比,一人操作一人记录,然后交换,两份记录都得到后再做结论,写出相同和不同点,然后实验完成。过程要求操作方和记录方保持同步,且不能分心,因为实验过程繁复冗长,结果却只一晃而过,万一没赶得上,这两节课也就白忙了。

一开始大家都非常顺利,化学老师不时在每个小组间徘徊指点,课堂上的氛围积极而热闹,只是随着时间过去,不少小组都慢慢出了实验结果,一些还没得出结论的则稍显紧张起来。

阎澄他们是最早完成的那批,便被隔壁桌的老大难惦记上了,让帮忙指点,正说到关键处,却听见后头传来一声喊叫道,“你怎么回事儿啊?!”

声音其实不响,也就那个区域附近的人能听得见,但是因为说的人的口气非常恶劣,且满是怨愤,所以很是惹人注意,一时间不少人都看了过去,其中也包括阎澄。

只见牛云海一脸不快的瞪着身边的人,一手拿着试管,一手指着烧杯里咕咕冒泡的反应道,“刚那什么颜色啊,几分几秒出现的啊?你怎么又漏了呢,你想什么呢?”

牛云海就是纪悄的同桌,而被抱怨的人,自然就是纪悄。

同组的伍子旭和王郗瑭也被牵连,不过两人倒是没有牛云海那么在乎实验结果,差不多走个过场知道怎么反应就得了,伍子旭道,“吼什么吼,多大点事儿。唉,那个谁,把你的实验结果借我们抄一下。”

虽然可以对老师交差,但牛云海还是觉得挺丢脸的,毕竟纪悄是他的搭档,做了两次一次结果都没记到,不是耍人玩么,牛云海一边抄着,一边还斜了纪悄一眼。

纪悄低着头没说话,从阎澄这个角度看去能发现到他的脸颊连着耳朵边都有些微红。

下了课后,纪悄去厕所洗手,又沾了水洗脸,忽然身边响起一声音问道。

“不舒服?”

第9章 脑震荡

纪悄转头,就见阎澄一边洗手一边望着自己。

纪悄没说话,又捧了把水洗脸,可是胸口忽然就涌起了一股恶心的感觉,他忍不住俯身干呕了起来,但因为没吃午饭,所以什么都没有呕出来。

纪悄扶着水池缓了好一会儿才把那感觉压下去,他转身朝外边走去,想着回到寝室去躺一下。

阎澄在问出自己的关心后,得到的却是对方彻底的漠视,不过他还是看着身边这人,看着他苍白清虚的脸,就见纪悄一脸不适的返身打算离开,谁知才迈了两步,就猛地倒了下去!?

亏得阎澄眼疾手快的在背后挡了他一把,纪悄的脑袋才没有直接和地面接触,不过人摔下去之后还是一下子就没了知觉。阎澄拍着纪悄的脸,又喊了好几声“醒醒”,最后去掐纪悄的人中,前后忙活了大概有半分钟,纪悄才终于睁开了眼睛。

其实纪悄并没有完全失去意识,他只是一下子觉得头晕的不行,双脚发软,整个人失去平衡站不住了才倒下去的,现在大喘了两口气后勉强能看清眼前的东西了,视线立时全被一张张扬俊美的少年脸庞所占满。

“你没事吧?”

阎澄原本还不太敢移动纪悄,却见对方醒来后努力摸索着想坐起来,这才不由得伸手帮了他一把。

他们现在所处的是隔壁的教学楼,这一层基本都是各种生化物的实验教室,现在快到放学时间了,学生不是回家就是离开去了自己班级,整个周围一片肃静,除了他们,看不到人影。

纪悄摇了摇头,示意阎澄放开自己,但阎澄见他那虚脱的模样仍是抓着他的手臂没有松手。

“你这是……脑震荡了?”听着像是询问,但阎澄一脸肯定的表情。

谁知纪悄却是嘴硬,“没有……”

阎澄被他气笑了,“又吐又晕的,总不见得是怀上了吧。”

他平时和伍子旭他们整日混在一起,但一般这种不牢靠的胡话阎澄不太说,在外人眼里他可是高富帅的典型,没想到见了纪悄的那张脸就自然而然脱口而出了,说完阎澄自己也觉得有点惊讶,但是得到纪悄冷冷的一瞥后,他心里还挺美的。

纪悄抽回自己的手,倚着墙壁站了起来。

阎澄见他是真没重视这伤的意思,这才收了笑脸,“你要去医院看看。”脑震荡可不是小事。

纪悄却径直往外走,可是没走几步就又开始打飘了,最后莫名其妙地竟然又撞回了不远处的阎澄身上。

阎澄居高临下的看着纪悄,“就你这状态被班主任知道肯定叫救护车来抬你你信不信?”

纪悄,“……”

阎澄见他终于消停了,便重新拽住这人的手慢慢往前走,而且走两步还回头观察下他的情况,纪悄难得乖巧的亦步亦趋被他带着,两人就以这姿势一起下了楼。

正要往校门口去的时候,纪悄又停下了,说要回宿舍。

阎澄的少爷脾气也上来了,想我难得耐着性子陪你耗了这么久,你这人还是这幅死样子,谁来了都要火吧。

纪悄却道,“我要去……拿帽子。”

阎澄盯着他的脸半晌,道,“没帽子不行?”

纪悄点头。

于是,阎澄回身指着正打他们旁边路过的某高一学弟道,“你,帽子借我一下。”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