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际网红上位指南_第56章

圆月饼Ctrl+D 收藏本站

当机立断,时雨接过衣服远离了窗户开始穿衣,先把最重要的身体防具穿上,然后加氧气瓶,忽然一阵巨浪翻来,时雨觉得一阵天旋地转,车子翻了。没有时间去考虑别的,时雨将距离自己的艾维扯过来,然后塞在了隐蔽的车子小空间内,其他人也找地方藏好,现在车子窗户都是关闭的,他们还有氧气瓶,如果人鱼不抢行进入的话他们还是有希望的。

车子沉入海中,时雨一边固定住自己的氧气瓶,一面让自己在水下也保持冷静,穿上衣服。时雨靠着车壁,他甚至能够听见自己的心跳声,外面偶尔掠过的人影让他确定了奥尔说的话,至少四只,不五只人鱼,他们的速度很快,一直围绕着车子在兜圈子,不知道下一步怎么办。

-------------------------

而另一边,时慕也准备好了,期间时慕找到了给顶楼送餐人员了解到他一次送餐的份数是5份,也就是说他们最多是有五个人,时慕觉得自己能应付的来。

麻利的从阳台进入,在对方反应过来的瞬间,时慕就干掉一个最靠近这边的男人。但是奇怪的是其他的人好像并不想和时慕纠缠,而且这个实力根本不像是科研所的人员,发现时慕潜入之后第一反应就是逃跑。

时慕将几个人捆绑起来,然后踹开王政屋子的门里面空无一人,这个时候他忽然接到了一通连线,打电话的人是陆思珥。

“时慕,你哥哥失踪了!!”

第83章 绑架

时慕立刻意识到他们都被耍了,最开始王政打来的电话就是一个幌子,想要引开时慕的幌子,他们知道如果需要一个人来这边探路的话,这个人一定是他,只要时慕离开了光凭借着陆思珥根本不可能将时慕事事护周全。

没有时间想别的了,时慕立刻买了回到第六区域的船票,对于他来说王政能不能救根本就不是关键,时雨一定要平安。

陆思珥带着救援队按照时雨提供的坐标赶到的时候显然已经晚了,救援团队潜入海底发现了车辆,艾维躲在最安全的一个角落里,那里因为被海水的压力挤压,最终形成了一个小空间,外面进不去,里面出不来,艾维已经昏迷,其他的三个人都不知所踪。

将车子打捞到了救援船上医护人员立刻对艾维进行了救援。

“好在他还比较机灵,在翻车之前把衣服穿好了,氧气瓶也带上了,才能活那么久,不然没等我们来就淹死了。”医生觉得这孩子简直是福大命大,看他们车子的样子应该是遇见了什么大型水生物袭击,像这种情况很少有人能冷静的处理,最后保证自己生命的实在是少之又少。

陆思珥在艾维昏迷的这段时间没有放弃继续在海底搜寻,他希望可以找到一下可以证明时雨去向的东西,但是直到艾维醒来,都没有任何发现。

艾维一直都有着模糊的意识,他直到自己得救了,知道自己已经安全了,他努力的睁开眼睛想要告诉他们快点去救自己的伙伴,但是无论怎么努力都成功不了,心急如焚但是却无能为力,直到有人发现艾维的手一直在小范围的活动。

“医生,病人好像想说什么!!他的手一直在动。”

“采用脑部唤醒手术。”在剧烈创击之后机场会出现这样的情况,就是脑部已经开始活跃,但是神经和身体并不能完全对接,所以掌控不了自己的身体,需要用机器进行刺激。

陆思珥赶到的时候艾维已经在进行第二次刺激微手术了。

“病人现在手指已经可以灵活活动了,他好像在写字!”负责观察的医生说到。

陆思珥立刻意识到那可能就是时雨他们去向的提示,所以他立刻走到观察外要求医生将影像放大。可以看见艾维很努力的让自己的手指在被单上画着什么,图案是连续的并不是字,陆思珥仔细的分辨,最终确定那应该是一个被一分为二的三角形,这个标志在第六区域的人都很熟悉,他代表着--禁区。

时雨他们是在海上失踪的,这里是西海,是距离禁区最近的海域,陆思珥联想到自己在通讯中模模糊糊听见的一些声音,也许时雨他们应该是被禁区的居民抓走了。

没错,禁区里面有居民,这是很多人都知道的事情也从来不是一个秘密,一代又一代的人用一个又一个童话故事去掩盖禁区的一切,然后将禁区封闭起来禁止入内。禁区里住着的就是原始的人鱼一族。

关于第六区域的故事要从很久以前说起,这个地方的原主居民并不是现在的人类,他们通过暴力入侵占领了这里但是人鱼一族却不得不退居在深海处,也就是后来的禁区,但是很快人类就发现,第六区域的海太多了,如果他们不能够拥有水下呼吸功能的画根本不可能继续在这里生存下去,于是他们第一次联系了禁区。

科研所的人从禁区拿来了人鱼一族的dna样本,在当时的一百户人家里进行了实验,随后他们的孩子均拥有了人鱼族群的象征那就是鱼尾,拥有能能够化形的能力,着对于第六区域的人民来说这是一项巨大的突破,人鱼一族也通过这种方式,让自己的族人重新去往原本的家园。

很多很多年过去了,人类与居住的禁区的人鱼都是相安无事,人鱼也几乎不会踏出禁区一步,因为对于他们来说,丰富的海资源还有海底世界足够他们去畅游了,本来就人丁稀少的种族不愿意再有人死去,但是今天却出现了怪事。

时雨失踪的地方虽然靠近禁区但是实际上却还有数百公里的距离,实在很难解释为什么远隔数百里,人鱼族会出动攻击时雨锁砸的船只。

但是现在想不通归想不通,人还是要救的,陆思珥立刻组织了船队在向政府申请了之后前往禁区。

----------------------

时雨醒来的时候已经被捆绑着了,但是好杂压缩空气的氧气瓶还在,他被一群人鱼牵着前往海底深处,周围的景色已经不像浅海那样明亮了,反而有一种阴森恐怖的感觉,只有微弱的光在一下海藻之间飘荡。如果不是自己身上这些带有深海潜水减压功能的衣服的话,时雨丝毫不怀疑他会被海水的力量挤压成泥。

姜戎成和奥尔就在不远处,他们还没有醒来,时雨环顾了一下没有艾维,看来自己把他塞在那里是对的,只要有一个人留下来,就能把事情告诉救援者。

这群人鱼不知道是因为什么原因,一定要抓车上的人,但是却又没有在第一时间杀掉或者吃掉,他们似乎智商并不低甚至于和人类差不了多少,于是观察到这些的时雨在被抓之后很配合的举起双手表达自己没有任何恶意。随后他们用一种韧度极强的海草将三人捆绑起来,其中的一个首领一样的人鱼张嘴发出了怒吼声,在水下的时雨也就是在那个瞬间被震晕过去。

人鱼的声波,人鱼在水下的速度还有力量,他们在水下才是王者。

几条人鱼显然注意到时雨已经醒来了,但是只是瞟了一眼时雨,然后重新往更深处的地方游去。到底他们要去哪里?

第84章 祭祀

人类在非允许的情况下进入禁区相当于宣战,为此陆思珥特意找了一位化形是鱼类的小姑娘作为向导,可能这群人鱼将时雨他们抓走是出于什么误会,有一个勉强可以交流的人总比贸然的闯入表达自己的恶意要好的多了。

救援团出发了,船上除了陆思珥以外有十名化形b等级以上的选手,这些是陆思珥能在短期能雇佣来的全部人,由于禁区的特殊性,潜入禁区政府不会提供任何帮助以免让个人行为成为政府行为。10人救援,一名向导加上陆思珥本人,12人乘坐船只出发了,这只船只也是陆思珥凭借着关系向别人借来的,一共可以发射四次炮弹,但是不到万不得以的时候绝对不能用。

禁区在西海上,靠近珊瑚礁,珊瑚礁底据说有一个深坑,从那里是进入禁区的唯一通到。

船舱开始下潜,周围的光线在变暗,这次去禁区救援危机重重,但是陆思珥绝对不甘心就这么算了,时雨不能死。

-----------------------

时雨尽量降低自己的存在感,他们三个人被分别关押在一艘沉没的船上,透过船的缝隙可以看见一直有人鱼在附近看守。时雨想起刚才看见的那一幕,人鱼之中应该是有明显的等级划分的,划分的方式很简单,就是脖子上穿起的珍珠,颗数越多在族内越有威望,刚才人鱼将自己和姜戎成带到了一个老人鱼面前说了些听不懂的话,然后就将他们关押在这里,其间老人鱼围着他们转了几圈,似乎觉得很满意。

而距离这艘船不远的地方,时雨看见了一个东西,祭坛。

时雨看过不少关于海洋的故事,其中最近常出现的桥段就是祭祀,这些人员大老远的抓过来三个人类而且还圈养着不立刻杀死,这种情况让时雨有一种不好的预感。

看见旁边有个花瓶,时雨悄悄的挪动过去,他知道姜戎成就关在自己旁边的船舱里,如果能把中间的壁垒打破,哪怕只是一个小缝隙两个人能够交流也是好的。

人鱼的听力在海中也是绝佳的,时雨不敢大声,小范围的挪动,然后悄悄的将身上的海藻解开脱下了最外层的一件救生衣来包裹住小花瓶,然后砸向地下,一声闷响,时雨迅速拿了一片碎片,藏在身后。

过了半晌并没有什么动静,时雨继续接下来的行动,他拿出一块碎片用尖利的地方破开船仓,原本并不抱希望,但是原本看起来结实的船舱居然有一丝的松动,在海水中泡了那么就的船木早就没有以前那么结实了,现在的木头很容易被尖利的东西破坏。但是毕竟不是真刀,不过是瓷器碎片而已,时雨的手被瓷片的背面划破了。

血液顺着水流飘散,时雨立刻将瓷片藏好,重新回到原先的位置。

他还记一些常识知识,关于海底鱼类,特别是肉食鱼类他们甚至于能隔着几公里感觉到血液的腥味,所以刚才自己的动静也许很快就会被知道了。

果然,在时雨刚刚挪回原位之后,一只人鱼游进了舱内,绕着时雨游了一圈,靠近嗅了一下,发现血腥味来源于时雨额头部位,有一道疤痕,可能是不小心撞的或者被划上的。确定没有异常之后人鱼警告似的朝时雨怒吼了几声,然后离开了船舱。

时雨等了将近十分钟确定对方不会再回来了之后,重新挪到刚才的位置,继续没有做完的工作。

姜戎成的大脑还是迷迷糊糊的,幸好时雨让他们把装备都穿上了,否则能不能活着还是问题,刚刚醒来在打量四周的环境。忽然她隐隐听见隔壁的船舱墙壁似乎发出了一些声音,很细小,但是耳朵贴着木板就可以很容易听见了,类似于划东西的声音。

这个时候人鱼显然没必要这样,那么就是同伴了,姜戎成找到对应的位置,然后小心的敲了一下墙壁。

那边愣了一下,然后给出了回应。姜戎成立刻反应过来可能时雨或者是其他两个想把中间打通。

两个人的努力总比一个人有成效多了,很快,船舱被打出了一条小缝隙,时雨没敢弄大,因为他知道一旦口子太大被发现了好不容创造出来的机会就没有了。

“时雨!我们现在在哪里?!”姜戎成根本弄不清楚状况,被人鱼带来的一路他都是昏迷了,现在好不容易醒来却发现者在一艘破旧的船里,看年代可能都是远古之物了,现在谁还用这样的船啊。

“姜戎成,我们现在被人鱼抓来了,但是他们目前为止没有杀我们的意图,在距离这不远的地方,我看见了一个祭坛,你比较了解第六区域的风俗和文化,你觉得他们会不会是准备拿我们祭祀啊?”

这是时雨最担心的情况,如果一直这么耗着救援的人一定会来救他们,氧气瓶可以支持三天左右,陆思珥和时雨一定会想办法在三天之内找到这里,但是如果是祭祀,就不好说了。

“等等,我好像有点印象!!”姜戎成游离了第六区域很多国家,听过不少传说和一些看起来不可思议的风俗,现在时雨这么一说他倒是真的想起来一个。

“时雨,关于祭祀的还真有一个,但是我们应该不满足条件啊。”

“你先说。”

“我以前听闻关于第六区域原住居民的传说,居民都信奉海神,如果当自己的族人忽然死亡或者被谋害,他们的族群会找到凶手,然后将凶手献祭给海神,祈祷族群诞生新的生灵,死亡者的灵魂可以快点转生回来。”

“不,我们符合。”时雨的脸色变的很难看,“你还记得前几天发生的事情吗?”

“前几天?你……说的是储云秀和秦沐的死亡事件吗?”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