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他有病我是药_第90章

正萌君Ctrl+D 收藏本站

靳寻脸上带着微笑,哪怕手上靠着手铐,他的语气神态却仿佛是在进行一次友好会谈:“警官,我想这都是误会。”

谭之赫拿起书“啪”的一声拍在桌子上,目光灼灼盯着靳寻:“这本书是从你家里找到的,拥有姜茶清本人签名的小说,但是这本书却不应该在你手里。”

“2.4案件中的其中一名嫌疑人关文曾经提过,姜茶清送给他一本亲自签名的书,那本书却被神秘人夺走了,而你这本第一页除了签名则有姜茶清写的一句‘送给敬业的快递员’,我现在怀疑你参与了2.4案件。”

“这顶大帽子也往我头上扣,警官看样子真的很迫切把我送进监狱,”靳寻看了一眼书,“如果我没记错,关文是将书放进了快递袋,我不在场怎么可能知道姜茶清送给他一本书,而且如果我和关文有勾结就不可能打昏他抢书了。”

“那你怎么解释这本书?”谭之赫也深感棘手,想抓靳寻麻烦,或许只能从姜茶清下手,也不知道负责他的小林进展如何。

靳寻平静道:“这句话不过是他当初送给我时写上的玩笑话,可没有指名道姓是送给关文。”

谭之赫无奈,他起身冷冷道:“你把自己洗的很干净,但是你绑架姜茶清并且非法拘禁这事由不得你狡辩,你等着坐牢吧!”

谭之赫离开审讯室,走到走廊就看见跑过来的小林,对方难看的脸色让他感到不对劲了。

“谭哥,不好了……”小林停下脚步喘着粗气。

谭之赫抓着他肩膀着急问:“怎么回事,难道姜茶清出了什么事?”

小林摇头,他平复呼吸才开口:“他否认了靳寻对他进行过绑架和非法拘禁!”

谭之赫瞳孔紧缩,他松开手不顾小林呼喊,大步朝休息室走去,打开房门就看见姜茶清双手抱着水杯静静坐在那里,看见他时脸上也十分平静。

和靳寻太像了,谭之赫一瞬间冒出这个念头,两个人,一个绑架者一个受害者,竟然事后都一副什么都没发生的模样。他气笑了,靠在墙上问:“你说靳寻没有绑架你?”

姜茶清打量他两眼,觉得眼前这位充满戾气的人实在不像警官,不过他依旧点头:“对。”

“你撒谎!你失联了两天,还有房间的镣铐,你竟然袒护一个罪犯?”谭之赫不可置信,他靠近姜茶清低声说,“你是不是被他威胁了,你放心,只要你说出来……”

“这位警官你想多了,”姜茶清打断他的话,他握紧杯子,“我一个人生活久了,一两天没联系别人不奇怪,至于镣铐,那是我们情侣之间的情趣,这有问题?”

“……”谭之赫无话可说,他拿起书放在姜茶清面前,沉声道:“我不明白你怎么想的,这本书一直在他手上你知道吗?他从一开始搬进来就是冲你来的,他目的不单纯!”

姜茶清感觉到杯中的水凉了,他看了一眼书笑了笑,冷淡的眉眼被这一笑令人惊艳。

原来这本书是被靳寻拿走的……

很多事情一开始就注定了。

“这本书,是我送给他的。”

……

谭之赫解开靳寻的手铐:“你可以走了。”

靳寻活动着手腕,起身客气道:“辛苦警官了。”

谭之赫观察他的表情,发现算不上多开心的模样,挑眉道:“你是不是一早就知道这个结果了?”

靳寻弯唇一笑:“我不是预知一切的神,至于原因,警官或许有一天会知道的。”

说完谭之赫就眼睁睁看靳寻离开审讯室,他用力捶了一下墙,眼里都是不甘。

总有一天我会解开疑团把你抓进去!

很久之后谭之赫才查出靳寻所患的病症,那个时候的他成熟不少,也明白了为什么当初靳寻遇到什么情况都可以波澜不惊。

因为他有恃无恐。

占着自己所患的精神病,无论被查出什么都不会坐牢或者枪毙,只会被送去精神病院。但只要活着,靳寻总会找到方法出来。

那个时候的谭之赫除了捶着桌子大骂靳寻卑鄙,也拿对方没办法。

……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