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他有病我是药_第89章

正萌君Ctrl+D 收藏本站

“我只是想帮你摘下黑布。”靳寻柔声解释道。

“没有必要,”姜茶清嘴角勾出嘲讽的弧度,他动了动双手,镣铐发出清脆响声,“我想摘下来随时都可以,我不摘只是因为不想看见你的脸!”

房间顿时陷入了沉默,姜茶清急促得喘息着,他就算看不见也知道靳寻是什么表情。

无非就是用那双眸子静静的看着他,对于所有事情都表明了默认。

姜茶清原本以为靳寻的病症就是掌控欲,但是仔细想想同样住在那家精神病院的穆深,一切就不可能那么简单了。

他还记得发现冰箱瓶子里的鲜血时对靳寻的质问。

“你喝血?”

“对。”

“人血?”

“是。”

接下来姜茶清就不敢问了,关于鲜血怎么得来的,他不想听到答案。他心如刀割,一时间被欺骗的愤怒还有对靳寻的恐惧让他提出分手。

“不可以。”靳寻当时只是说出淡淡吐出这三个字。随后他就被打昏,醒来时眼睛被蒙上黑布,手脚被镣铐束缚。

当时姜茶清以为靳寻是打算杀人灭口了,可接下来的日子里好像什么都没有改变,卸下伪装的靳寻甚至给他一种更加令人沉沦的温柔。

“靳寻,你自首吧。”姜茶清说完感觉到心隐隐作痛,哪怕他也不知道为什么会痛苦。

“茶清,我记得我曾经问过你对心理病态的人有没厌恶,你当时告诉我不知道,我很高兴,”靳寻看似温柔却强硬的将姜茶清搂在怀里,他眼眸如平静的湖面,声音依旧沉静,“我觉得有一天我摘下面具,你或许不会对我太残忍。”

靳寻把姜茶清手脚的镣铐解开,亲了亲他的额头,轻笑一声,那笑声却只有沉重和寂寥,“我们在一起这段日子太美好,我犹豫了很久,甚至嫉妒你在意的是伪装的我。”

姜茶清咬着牙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我渴望你的鲜血,在每一个缠绵的夜晚都觉得你死了才是最好的。我会计划如何得到你的尸体,把你好好保存下来,每天抽一点点血喝,想着总能这样过完我下辈子。”

“可是很遗憾,”靳寻微笑着,“我爱你,这迫使我无法伤害你,也不允许别人伤害你。”

靳寻拉开姜茶清,他起身走到门前,“警察很快就来了,你的衣服就在床头柜上,我会自首说出我犯下的错误,但是我不会为此付出代价……”

“因为我有病,无药可救。”

靳寻走了……

姜茶清藏在被子中的手攥得手心都开始发疼,他不知道为什么得到了自己想要的结果却反而更加难受。他伸手摘下黑布,眼睛一下子接触到光亮刺激得落下泪水,一滴又一滴,沾湿了薄被。

靳寻一打开门就被冲进来的警察控制住,手腕上的手铐传来冰冷的触感,他抬眼,目光暗沉的看着迎面走来的谭之赫。

谭之赫看见靳寻狼狈的模样想笑,但是这场合可不能这样做,他嘴角上扬的弧度消失,一脸沉重道:“姜茶清的尸体在哪里?”

“恐怕让谭警官失望了,”靳寻站直身子,一米九的身高给人一种视觉上的压迫,可他脸上却还是一副无害的模样,“我只是和姜茶清打算搬家,这是我们的新家。”

谭之赫挑眉,姜茶清竟然没事,这和他的推断不同:“少狡辩!你涉嫌绑架和非法拘禁,而且我已经从你房里搜出了你犯罪证据,带走!”

靳寻被警察押走,他在和谭之赫擦身而过时轻声道:“正义?你不过是想赢罢了。”

这句话的音量只有他们两人听到,靳寻脚步没有停顿直直上了警车。小林走近却看见谭之赫阴沉的脸孔。

“怎么了,谭哥?”

谭之赫压下恼怒:“没事,先去救人质。”

第53章 终章

靳寻被带到审讯室,谭之赫将一杯茶放在他面前,幽幽说道:“靳寻,我说过监狱大门会为你打开的。”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