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他有病我是药_第86章

正萌君Ctrl+D 收藏本站

“谭哥!”警员来到拳击场看见的就是这样一个场景,高大的男人一个人站在台上,灯光打在他身上耀眼夺目,如王者一般接受别人欢呼。

谭之赫看见了警员,直接和别人打了招呼就跳下台,他摘下拳套一边问:“说吧,查到了什么?”

警员捧着一大叠资料正想交给谭之赫,可对上对方似笑非笑的目光,他咽了咽口水,只好内心总结了一下才开口:“姜茶清是一名小有名气的小说家,其父在高中时去世,其母住院。我打听了一下周围人,他不常出门,经常是他的编辑会买生活必备的东西去看他。”

谭之赫拿起肩膀的毛巾擦了擦脸,直接仰头盖在脸上,“作家这类人,十有八|九是宅男。”

警员继续说道:“另外我们发现靳寻和姜茶清是邻居,两人来往密切,而且在那起2.4案件中,破案的正是靳寻,而姜茶清则是幸存的受害者。”

听到这谭之赫有点兴趣,他抽出文件看了起来,2.4案件他自然也知道。当时是每个失踪的人彼此之间没有任何共通点和联系,职业,爱好,生活习性也不同。加上家属报警的地方都是不同辖区,所以一开始没人发现是同一个凶手所为,只是当做普通失踪处理。

直到有一个受害者收到一颗眼球开始,事件才引起了警方关注。谭之赫看着姜茶清的资料,原来是他收到了眼球。

“我从一个参与了案件的前辈了解到,当时靳寻告知真相后甚至比警方还快一步赶到现场救了姜茶清,”警员觉得自己调查到了关键,眼里发出兴奋的光,“所以他们关系肯定是非常不一般!”

谭之赫看到警员特意将靳寻的头像和姜茶清头像拼在一起,莫名想起了靳寻在审讯室中提及爱人时的笑容,心下一寒,他抽了抽嘴角:“你叫几个人过去请他来喝茶。”

“是!”警员应了一声便离开。

谭之赫翻看着文件,姜茶清这个人从资料上看没什么问题,倒是靳寻,他的背景和家世完全不应该住在这个中等小区。而他入住的邻居正好是被凶手盯上的姜茶清,不但漂亮的破案并且救下了受害人。

一切都符合逻辑,完美,但就是太巧了,每一个时间点都十分巧合的对上。

唯一可惜的就是两个凶手之一的谢宵至今没有抓到。

谭之赫想知道的不是这起案件,而是苏准犯下的连环杀人案,这起案件最后因苏准的自杀而匆匆结案。本来当初他还不是刑警,但是他女友却正好是检查苏准尸体的法医。

“苏准的死亡非常有古怪,身上唯一的伤是割腕,死因失血过多,可是两者却是分开的,”女友当时枕在他的怀里,脸上十分困惑,“就是好像有人抽走了他的血,然后在他手腕上划了一个口子,这样就可以解释为什么血水里的出血量异常。”

“这点我曾经提过,但其他人依然判定苏准自杀,结案处理。”

谭之赫当时安慰女友一番,但是他却记在了心里。

————

‘雷恩菲尔德综合征’又称嗜血症,是一种罕见的强迫障碍,患者对血有着难以遏制的*。

不同患者喝的血有不同来源,包括自己的血、别人的血、死人的血、动物的血等。

————

在他们确定关系后,彼此都有对方的家里钥匙,姜茶清打开靳寻的房门。

屋里一片昏暗,深色的窗帘盖住了所有试图进入的光线,姜茶清并不确定靳寻在不在家,因为同居后他惊喜地发现靳寻和他一样有晚上不开灯的习惯,仿佛黑暗更有一种隐秘的安全感。

但是如今得知了靳寻的病症,他只觉得这片黑暗带给他的只有恐惧。

“靳寻……”姜茶清叫了一声就被自己发颤的声音惊到,他猛地攥紧手又叫了一声。

屋内没有任何回应,甚至一丝声响都没有。

一片死寂。

姜茶清稍微觉得平静了一些,他的手机在沈轻那里,所以靳寻现在还认为自己在沈家。他轻轻将门关上,就着昏暗的视野来到冰箱面前。

他依然记得第一次来靳寻家里时,曾经打开过冰箱,里面全部都是罐装番茄汁,他并不喜欢喝,除了靳寻自己,他也没有再打开过冰箱。

手按在冰箱门上,丝丝阴凉侵入指尖,他深吸一口气,第二次打开了冰箱。

冰箱内照明灯亮着,昏黄的灯光下是一排整齐摆放的罐装番茄汁,铁质的罐装表面泛着冷光。

姜茶清站了一会,直到冰箱散发出冷气吹在他出汗的脸上才惊醒过来,他伸手抹去冷汗,拿出一罐打开闻了闻,是番茄汁的味道,为了进一步确认还喝了一口,浓郁的番茄汁滑过舌尖入喉。

他开始一一检查这些罐装番茄汁,大多数都是没有开盖的,他松了一口气。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