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他有病我是药_第82章

正萌君Ctrl+D 收藏本站

姜茶清有一种拳头打在棉花上的感觉,他无力得倒在躺椅上,揉了揉太阳穴:“我觉得我最应该小心的就是你了。”

靳寻凑过去抱住他:“我只是很担心你。”

姜茶清对着那双清澈如水的眸子就说不出拒绝的话,尤其在精神病院见识到了那么多患者,他忽然觉得靳寻这样算是最正常了,他捧着靳寻的脸严肃道:“我回来后必须拆了窃听器,知道吗?”

“都听你的。”靳寻顺势亲过去,只要姜茶清在他视线内自然不需要那些东西。

周六很快到来,姜茶清已经前往聚会地点,靳寻便联络了晴恒见一面。

“前段时间你把荀烨的地盘弄得一团糟?”晴恒漫不经心的问,一身裁剪得体的黑色西装包裹着他高大的身躯,他五官是十分具有男子气概的硬朗。

靳寻穿着倒没有他那么正式,简单的白衬衫和水洗牛仔裤,一双大长腿硬生生把九分裤穿成了七分裤,他坐姿随意带着慵懒,深邃的五官像是精心雕琢而成。他听见晴恒的话笑意不减:“事出有因,我后来已经对他的损失做出了赔偿,希望他不会怪我。”

“我想他是不会有那种记仇的情感,”晴恒想起那个男人总是穿着白大褂,脸上永远都是如同机器人一样的冷硬,他收回思绪,“你找我见面应该不是说这件事吧?”

“我希望你可以帮我一个忙。”靳寻拿出一份文件袋推过去。

晴恒打开文件袋看了文件,他面容诧异,这是一份工程招标的资料,他也参与其中:“你竟然有办法弄到标底?”

靳寻:“只是一些小手段,我听说宁氏集团也参与了招标。”

“是,本来做过评估对此次招标不抱希望,不过有了你这份资料几乎是垂手可得了,”晴恒虽然高兴,不过更多的是疑惑,“你提到了宁氏集团,是不是有什么恩怨?”

“算不上恩怨,我只是希望你可以让他忙一点。”靳寻笑了笑,端起咖啡抿了一口。

“这没有问题,我会让他们这段时间手忙脚乱的。”晴恒对于这种互惠互利的事情向来是欢迎的。

晴恒离开后,靳寻低头拿勺子搅弄着咖啡,直到咖啡在杯中呈现出螺旋状才罢手。他垂眼看着,眼眸都被染上一层暗色。

忽然有几个人走到他面前停下,靳寻抬起头,面容带着无害的笑容:“各位警官有事吗?”

其中一名男人拿出证件一边冷酷开口:“靳寻,我们怀疑你和一单谋杀案有关,请你跟我们走一趟。”

靳寻还不至于被他们吓到,只是挺好奇:“警官吩咐我自然配合,不过没想到有一天我是以这种身份前往警局。”

在场的警察也是认识靳寻的,其中一个上前:“靳寻,曾老大辞职,现在新官上任,我们也是听吩咐做事。”

靳寻这下也很想见见那位上任的刑警,他起身:“我明白,走吧。”

靳寻在审讯室坐了一个钟才见到了给他下足了下马威的刑警。

对方身材高大,尤其是身上的军装让他像一把锐利的剑,最上面的纽扣都是解开的,露出小麦色的皮肤,目光看人的时候都带着戾气。

“靳寻,男的是吧……”他拽着椅子一屁股坐在靳寻对面,坐姿没个正形,“我叫谭之赫,我爸是局长,想必你也见过。”

警察局谭局长靳寻是见过的,也听说过他有一个当兵的儿子,只是这么直接空降下来还直言不讳自己是走后门来的,谭之赫也是第一人了。

“当然,只是可惜我们现在是在审讯室,不然我一定请谭警官喝两杯。”

谭之赫敲了敲桌子,语调散漫:“我倒觉得审讯室是一个好地方啊,无论是谁只要来这里坐一坐,肯定是得扒了你的皮把你看透彻了,才出得去。”

靳寻不做声,脸上挂着完美的笑容。

“我刚来这里查看了本市一些影响力较大,凶手手段凶残的案件,”谭之赫拍拍桌子上的文件夹,“非常欣慰的是这几件案件都成功告破,而你提供的线索是破案的关键。”

靳寻抬手看了一眼表,心里想着姜茶清应该是在途中了,嘴上却说着:“我是一名研究犯罪心理学的,协助警方破案是我应该做的。”

谭之赫注意到靳寻的动作:“怎么,靳先生很赶时间?”

“不会,我只是想我爱人了。”靳寻露出了一个非常甜蜜的笑。

“……”这个笑容成功恶心到了谭之赫,他已经感觉到了靳寻不好对付,直言道:“犯下连环杀人案的苏准畏罪自杀这点,我特意请了和靳先生一样研究心理犯罪的专家分析。苏准年轻有为,医术高超,他对自己的能力极其自信,犯下罪行后也留下纸条挑衅警察。”

“这样一个凶手,是不会因为事情败露而自杀,更何况苏准有严重的洁癖,我想在怎么落魄也不会选环境恶劣的出租屋。”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