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他有病我是药_第78章

正萌君Ctrl+D 收藏本站

姜茶清朝前一步将靳寻挡在身后,警惕望着这个长相恐怖的人:“你是谁?”

靳寻这时真觉得受宠若惊了,他心情前所未有的好:“茶清,他是和我一起来的人。”

蛇皮啧啧两声:“车已经报废了,要想出去还得用老办法,就是不知道后院仓库钥匙在哪,当初是怪物去拿的。”

姜茶清听这话就明白当初和怪物逃出来的人其中之一就是眼前这个男人,他开口道:“我知道钥匙在哪,让我去拿吧。”

靳寻看得出姜茶清的决心,他嘴角微翘:“那我们可以好好计划了。”

靳寻拿出一瓶药交给蛇皮,蛇皮极有默契的收起来就转身离开。

姜茶清并没有问药是什么,而是阻止了靳寻,正色道:“你待在这里,这样有人过来也不会被发现有异样。”

靳寻自然不放心姜茶清一个人行动,他试图委婉的反对:“我和你相差太多了,根本隐瞒不了,不如你留下,我去拿钥匙。”

姜茶清冷着脸直接拿起灯摔在地上,禁闭室立刻陷入黑暗,哪怕近距离也看不见靳寻的脸:“这样就分不清谁和谁了。”

姜茶清听到靳寻轻笑声,感觉到一股气息的靠近,柔软的东西覆在嘴唇上,随后就被长驱直入的舌尖撬开牙关。

姜茶清心脏跳得极快,他慌张的想推开,可是却听见了靳寻闷哼声,想起对方身上的伤,顿时又不敢用力。

这一迟疑让靳寻更加放肆起来,他手掌抵着姜茶清后脑勺,加深了这个吻。

姜茶清大脑停止了思考,他耳边能听见的只有自己如雷一般的心跳声,唇齿之间对方侵略性十足的态度让他头皮发麻起来。他终究是狠狠推开了靳寻,转过身落荒而逃,黑暗彻底掩饰了他脸上的发红。

靳寻没有追过来,他站在原地,默许留在了禁闭室,勾起的嘴角始终扬起,最后他伸出舌尖舔舐着唇,像是回味什么,那双令人深陷的蓝眸,也染上了一抹诡谲的暗色。

每个病人的口味都不同,食堂会将病人饭盒张贴房间号,护士凭号码领取。甘维维领取了饭盒,她看了一眼煮菜的厨师,对方背对着她,脸上带着一个头罩,全身都包裹的严严实实:“刘师傅?今天穿着怎么那么多,很冷吗?”

刘师傅炒菜的手一顿,他微微侧过头,还没等甘维维看清楚就被身后不耐烦的顾连笙撞了一下身子。

“你烦不烦啊,拿了饭盒就赶紧走!”

甘维维瞥了她一眼,看见身后排队的人也露出不满的表情,只好低着头走开。

而食堂的刘师傅也消失了,只剩下面前摆放整齐的饭盒。

甘维维拿着饭盒来到禁闭室,她透过铁门的小窗口望过去,她看见姜茶清躺在那里,灯没有点亮,只能看见一个模糊的轮廓。

“蒋清,我给你送饭来了。”甘维维说完后就拉开铁门下方的一个口子,将饭盒推进去,她又望着窗口,抿了抿嘴还是开口道:“是萧领班让我看着你,我也是被迫的,对不起!”

话音刚落,黑暗中的身影动了,甘维维看见姜茶清慢慢朝她走过来,心里一直有些忐忑不安。可随着身影逼近,她却觉得有些不对劲了。

蒋清……有这么高大吗?

“原来是你,”从黑暗中透出一个低沉的声音,靳寻直勾勾的看着大惊失色的甘维维,“既然背叛了,为什么还要回来?”

甘维维不知道为什么禁闭室出现了一个陌生男人,她被男人阴冷的语气吓到,转身就跑。

“咔擦——”后方传来细微的开门声,很快甘维维就被人抓住头发,对方用的力气极大,几乎是要把她头皮硬生生撕下一般。

甘维维不停叫喊挣扎,可身子却依旧被拖进了禁闭室,直到关门声响起,四周又恢复了死寂。

姜茶清忽然心里一跳,他朝禁闭室的方向看过去,想起靳寻的伤势,他心里一紧。

靳寻一个人待在那里,不会有事吧?毕竟对方前不久还在医院抢救着,他眉心蹙起,必须快点逃出去将靳寻送回医院。

医院慢慢开始有了骚动,护士们慌乱在走廊上奔跑,姜茶清心里清楚是蛇皮成功了,他带着口罩也学足了慌张的姿态,一路上也没人注意到他,就这样有惊无险的进入了医疗室。

医疗室也是保持了一种违和的奢华感,如果不是医疗设备都齐全,这里的装潢不亚于任何总统套房。姜茶清四处观察着怪物所说的画,可是放眼一看他真的觉得这间医院的院长,可能是为对艺术也有追求的人。

医疗室内,竟有各类型的画作不下二十幅!

姜茶清有点懵了,他总不能把全部画作都拆下来看,就算他想这样做,可时间也不等人。早知道这样就应该问怪物是什么画了……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