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他有病我是药_第70章

正萌君Ctrl+D 收藏本站

“这位病人你到底叫什么名字啊?”

“我……想不起来了。”

这熟悉的声音让靳寻挑眉,他撑起身子坐了起来,转身看过去,邻床正和护士争论的男人可不就是蛇皮。蛇皮也看见了他,只是目光却是陌生的。

“真是的,竟然失忆了,哪个不负责任把你丢到医院门口的。”护士也拿蛇皮没办法。

直到护士走了,蛇皮才一改懵懂的模样,他一生气衬得脸上的伤疤更加狰狞:“我操他全家!”

靳寻不用问都知道是谁把蛇皮整进医院的,他一双蓝眸毫无波澜:“我已经提醒过你不要轻视白发鬼了。”

蛇皮梗着脖子一脸愤慨:“他妈玩阴的!不然我会输?”

“呵……”靳寻冷笑一声,看向蛇皮的眼神意味深长,“他除了在想操|你这件事上没有遮掩,其他哪件事是光明正大的?”

蛇皮有一瞬间身子僵了:“你知道?”

靳寻只是脸上挂着笑:“我不瞎。”

蛇皮:“……”

蛇皮忍住了掐死靳寻的冲动,他知道对方头脑好使,他深吸一口气:“是白发鬼把我送来医院的,他是不是有阴谋?”

“阴谋当然是有的,你和他的脑回路是两个极端,他现在最想的就是把我们两杀了,但是他却将你送来了医院,恐怕还有后招。”靳寻正说着,一名护士就走了进来。

靳寻虽然受了伤,但是依旧无损他的俊美,护士红着脸:“靳先生,这是有人委托前台给你的一封信。”

靳寻接过信,朝护士笑了笑:“谢谢。”

护士看着他带笑的样子脸更红了,低声说了句“不客气”就跑出病房。

这种轻易被靳寻伪善迷惑的人蛇皮最鄙视了,他转身就打算睡上一觉:“啧啧……不知道以为是送告白信呢。”

靳寻打开信,在看见内容时心脏一瞬间仿佛停止了,过了一会他才沉声开口:“是白发鬼。”

蛇皮蒙着被子没反应过来:“什么?”

靳寻捏着信,纸张表面已经出现了几道褶皱:“信是白发鬼送来的,茶清在他手上。”

“什么!”蛇皮立刻坐起身,他拔掉输液管走过去夺过纸张看了起来。

你的猎物我带走了,带上蛇皮,我们老地方见。^_^

后面还画了一个恶心的笑脸,蛇皮直接把纸条撕碎,他一屁股坐在床上:“我就知道那个混蛋有后招,老地方……”

蛇皮想到了什么,他忽然站起来,不可置信的看着靳寻:“老地方不会就是……”

“他要我们回到原点,说起来我也很怀念那段日子,”靳寻语气平静,可平静之下掩藏着什么情绪蛇皮可不敢探究,“可以肆意狩猎,这就是他没有趁我们虚弱时候下手的原因。”

蛇皮:“接下来我们怎么办?”

靳寻笑了笑,弯起的眼睛里只有令人发毛的寒意,他瞥了一眼蛇皮:“当然是如他所愿。”

姜茶清醒来时候头还是昏沉的,他只记得和医生一起走着,好像突然就眼前一黑失去了知觉。他发现自己坐在车上,身子像是被抽走力气似的,一根手指头都动不了。

“醒了?”

这个阴柔的声音……姜茶清连转头的力气都没,他眼睁睁看着车窗外倒退的风景,外面竟然都是连绵不断的树木。

“你……”姜茶清说话都觉得费劲。

“不用担心,你现在只是暂时动不了身子。”穆深银发没有束着,柔顺的发丝直直垂到了腰间,他声音轻柔,衬托着现在的情况格外诡异。

姜茶清心跳越来越快,车窗印出穆深如霜一般雪白的面容,在他眼里如同鬼魅一般。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