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他有病我是药_第54章

正萌君Ctrl+D 收藏本站

中年警官一听就觉得不对劲,他刚想说什么口袋里的手机就响起,打来的是他的上司,他朝法医示意一下便接起。

整个过程法医都看见中年警官越来越凝重的脸色。

挂断后中年警官站起身,眼里的失望和疲惫愈发明显,“让殡仪馆的把尸体拖走吧,准备收队。”

法医不可置信睁大眼,“曾队!”

“收队!”中年警察用不容拒绝的口吻说道。

手机响起时靳寻正将买来的山茶花放进花盆里,他铲着土填进去,听到铃声他摘下手套接听,“陈局,你好。”

“小寻啊……我已经让曾泽结案了,你说的对,这个案子啊搞得人心惶惶,要不是请你来指不定什么时候才查出来。”电话那头陈局中气十足的声音传来。

“哎,没想到凶手真的是苏准,真是道貌岸然的一个畜生,当初我还让他治疗过腿伤,哪天得上医院重新检查。”

靳寻脸上还挂着笑,只是眼神却淡了下来,他直接点开扬声器继续铲着土,“陈局是该好好去医院检查检查了。”

“好的,哪天让你父亲有空一起吃个饭吧,也是好久没见了。”

“这是当然。”靳寻淡淡应了一声,陈局又客套了两句才挂断电话。

姜茶清昨晚通宵码字,睡到了中午才起来,他洗漱一番走到客厅就看到坐在阳台上捣鼓着花草的靳寻。

姜茶清认不出那是什么花,花瓣的淡粉色看上去十分淡雅清新,靳寻和花一起沐浴在阳光下,他又一次觉得靳寻长得真是令人移不开眼。

靳寻看见了他,朝他招手,“昨晚又熬夜了?”

姜茶清走过去,阳光晒得他浑身舒服,他又萌生了睡意,眯了眯眼,“习惯了,这是什么花?”

“茶花,和你一样名字里都带着茶,也是可以入药的一种花。”靳寻用毛巾仔细擦拭着花盆沾上的泥土,擦拭干净后才摆放在阳光充足的区域。

姜茶清也忍不住欣赏起来,突然靳寻就开口,“苏准已经被找到了,不过发现他时已经畏罪自杀了。”

姜茶清一下子没反应过来,这几天他住在靳寻的家里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安全感,他甚至什么都没有想,在消化了这个消息他才开口,“是吗……想必会成为新闻头条。”

“这是自然,你也不用在担惊受怕了,这几天我一直很担心你。”靳寻侧过脸,注视的目光柔和富有暖意。

姜茶清这时有点不知道说什么好,他僵硬地扯了扯嘴角,“挺好,我也可以安心回家住了,不用再麻烦你了。”

这话一出姜茶清就看见靳寻的目光有些黯然,他深知自己说错了话,心里急成一团了,可脸上也只是一副抿嘴严肃的模样。

“我从未觉得麻烦。”靳寻声音很轻,好像一阵风就可以带走,可是每一个字都重重的敲打在姜茶清心上。

靳寻就住在姜茶清对面,当天他拿着自己一些生活用品就直接回到家,他打开电脑一看,果然头条新闻就是有关于苏准杀人的事件,网友的留言大多是大骂“畜生”“衣冠禽兽”,也有一小部分提到了苏准曾做过的善事,只是那种评论很快就被激愤的网友喷了下去。

姜茶清看着新闻上说的割腕自杀,他实在不觉得苏准会自杀,苏准把人当做物品,把喜欢的人当做艺术品,这样的人会死的这么平凡普通?

姜茶清重重吐了一口气,不管怎么样事情都已经结束,他拿出手机拨打宁家的号码,这些天他不停拨打着宁鑫手机还有宁家电话,可是都没有人接听,他等了一会失望的挂断通话。

或许他应该亲自去宁家看看。

姜茶清想到这立刻换了一身衣服出门,刚换好衣服就听到门外传来门铃声,他走过去开门发现是靳寻。

“苏准的葬礼,你来吗?”

姜茶清最终跟着靳寻来到了墓园,苏准的父母大概是考虑到了苏准如今的声名狼藉,葬礼办的十分低调,他们站在墓碑旁面容平静,但姜茶清远远就看见了他们发红的眼眶。

“那些人是苏家的亲戚朋友?”姜茶清看到那些向墓碑鞠躬的人,眼眸流露出的悲意是真实的。

靳寻比姜茶清知道的内情多,“来的人并不是苏家的亲戚,苏准的事情一经报道,那些亲戚朋友唯恐不及,这些人都是苏准曾经帮助过的病人。”

苏准帮助过的人很多,有些人甚至是特意从大老远赶过来,这让苏准的父母以为很早就可以结束的葬礼开始延长起来。

中途苏母像是终于抑制不住,低头不停地抽泣,而苏父只能一脸沉重搂着她的肩膀,依旧对着每一个来宾致谢。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