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他有病我是药_第50章

正萌君Ctrl+D 收藏本站

“我们不会伤她,只不过疼疼她而已。”

宁鑫瞳孔一缩,他看见许澜被他们轻易制住,上身的衣服被扒下来露出姣好的身材,而细长的刘海遮住了她的眼睛,只能看见她此时苍白的脸下紧抿的嘴唇。

宁鑫心里那根线断了,他立刻忽略了身上的剧痛,发疯似的冲到男人面前阻止他们,红发男被他这一捣乱也是烦了,直接用力一脚踹开。

宁鑫本来身上就多处伤口崩裂出血,被这么用力踹直接昏死过去。

许澜头微微朝宁鑫那边一转,只是很快她又很快转回来,她看着在自己身上乱摸的男人,被刘海挡住看不见眼神,只有淡淡的语气,“你们逃不出去了?”

男人已经被面前紧致的肌肤迷住,他上下游动,一边扒着许澜裤子,“出口的铁门被反锁了,反正都要死了,我们一起快乐快乐!”

红发男则冷静得多,他感觉许澜的样子实在太平静了,他想开口可是又因为男人的兴奋而选择沉默。

男人手抓住许澜的裤带正要扯下来,忽然就被许澜按住手腕,抬头就看见许澜笑了。

男人愣住,忽然只觉得眼前闪过一丝亮光,耳边红发男的惊呼他还能听到,只感觉一阵天旋地转,随后就陷入了永远的黑暗中。

红发男不可置信站在原地,他只看见许澜从腰间抽出了什么,只是一划,男人的头就直接被许澜割断。

男人没有头的身体还趴在许澜身上,鲜血洒了她一脸,她直接放声大笑起来,这样诡异的画面让红发男倒退两步。

等许澜笑够后一把推开压在身上的男人,这时红发男才看见她手里握着一把断了一面的剪刀。

许澜拖着尸体堵在铁门上,没有头的尸体因为割破了动脉喷着血,她用剪刀在身上多处划了几个口子,鲜血直流,喷在铁门上的血宛如水一般浇灭了一些喷进来的火苗。

许澜看了一会,忽然转过身直勾勾看着红发男,眸子里的疯狂伴随着身后熊熊燃烧的火焰让她看上去宛如疯魔,她咧嘴一笑。

“这点程度的水……可浇不灭火啊。”

疯……疯子!红发男看着许澜一步步走过来,他抓着地上昏迷的宁鑫,“别过来!再过来我杀了他!”他忽然语气又软了下来,“他血多啊,你用他的吧,别杀我!”

“我们都活不了……你替我杀了他也好。”许澜停了下来,她丢掉手里的剪刀。

红发男见状忽然松了口气,可突然他就觉得喉咙被什么东西堵住了,低头一看,剪刀深深扎刺穿了喉咙,一阵剧痛传来,他看了一眼被许澜丢在地上的剪刀。

他一开始就应该想到了,那把剪刀被分成两半……

红发男松开抓着宁鑫的手,他跪倒在地上,瞪大的双眼蕴含着无尽的不甘,身子抽搐了两下很快就停止动弹。

浓烟越来越呛人,许澜将红发男身上的衣物撕成两半,沾了血像口罩一样遮住口鼻,她也帮昏迷的宁鑫弄好,做好这一切后她忽然一屁股坐在地上,垂放身侧的手不受控制地发颤。

这是她第一次杀人……

许澜意识到这点后胃里一阵翻腾,只是她一天没进食所以什么都吐不出来,通过死去的男人她知道了逃出去的可能性很低,唯一办法就是等待救援。

现在要做的就是不要死……

许澜闭上眼,一片黑暗中却看见了一个女子,她的目光温柔如水,笑意盈盈间唤着她的名字。

许澜心里泛酸,她头脑越来越沉重,一滴眼泪从她眼角处滑落下来。

“嘀嗒……”许澜耳边似乎听到了水声,周边炽热的气息开始褪去,她半睁着眼就看见一个男人。

男人长得很高,许澜躺在地上望着就仿佛仰望一座高塔,男人蹲下来那一瞬间许澜觉得像是看见了神明。

只有神明才能拥有那俊美面容。

靳寻打量了一下许澜,发现她和宁鑫都还活着,另外两个人一个没了头,一个喉咙被刺穿自然是死了。

靳寻看到地上只剩一半的剪刀,心想自然不可能是两个男人一人举着一半的剪刀自相残杀起来,而宁鑫身为一个常年坐在电脑前的上班族,别说现在一身伤,正常情况下那身手也十分一般,想到这他看着许澜的目光愈发富有深意。

靳寻捡起地上的剪刀放在许澜手中,“为了宁鑫你付出了很多,只是还不够。”

“你还没为他付出你身为女人最重要的东西,”靳寻拍了拍许澜这张酷似姜茶清的脸,他起身走到门口,“火已经扑灭了,警察和救护车很快就会赶到。”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