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他有病我是药_第48章

正萌君Ctrl+D 收藏本站

可男人却抱着姜茶清一动不动,甚至唯一露出来的眸子里带着一丝戏谑。

苏准觉得有些不对劲,刚想开口胳膊被人从后面拽住,整个人直接被拖进了车厢内,对方力气大得惊人,他几乎还没来得及挣扎就被对方制住,只听到“咔擦”一声,手腕就感觉被冰冷的手铐铐住,随后双腿也被如法炮制。

“谁!”苏准气的浑身发抖,他喘着粗气,很快整个人被翻转过来,车厢内光线十分黑暗,可他一眼就看见那双在黑暗中依旧流转着蓝光的眸子。

“是你……”苏准瞳孔一缩,他明白被靳寻抓到的话基本没有机会逃跑了,只是他不明白为什么帮他处理了那么多后事的男人要背叛他。

靳寻在黑暗中似乎笑了笑,磁性的声音在车厢响起,“你和他的事情很容易就能查到,在农夫与蛇的故事里你未必担得起农夫这个角色,不过他……可是一条真正的蛇。”

“你说呢?蛇皮。”

被唤作蛇皮的男人将姜茶清放进车厢,他摘下面罩露出那张恐怖的脸,他五官随着微笑扭曲起来,“苏医生,我一直没能好好跟你道谢啊。”

蛇皮开口的声音嘶哑难听,苏准却不可置信的睁大眼,“你会说话?”

“嘿嘿,”蛇皮低头笑了两声,“我只是懒得说话,失忆都是为了避免麻烦装的,多亏苏医生你收留啊。”

三天前。

“靳寻,这是有关苏准更加详细的资料,我发现他还时常会替一些家庭困难的患者减免医药费,甚至自掏腰包让他们继续可以接受医院治疗,新闻都报道出来了,”中年警官拍拍桌上一叠资料,他实在无法理解为什么靳寻抓着这个有为青年不放,“我知道一些凶手伪装的很深,可这个苏准,不像。”

“演员都可以入戏,何况是罪犯。”靳寻淡淡说了一句,他拿起资料翻看了起来,苏准确实用资金帮助过不少患者,在看到其中一则报道时他停了下来。

“怎么了?”中年警官凑过去一看,发现是一则苏准替一位烧伤严重的患者付了所有医药费,心里更是觉得这样一位高尚的医生不像变态凶手。

靳寻的笑容却很古怪,图片上衣冠楚楚的苏准接受着记者采访,而那名烧伤患者在后面成为背景板一般的存在。

可靳寻仍然一眼认出了那个烧伤患者,“曾叔,苏准帮助过的患者都是由他负责医治的,唯独这个烧伤病人是个例外,单凭这个意外就应该深入查下去,查查这个烧伤男人的来历。”

中年警官经过靳寻一说也觉得有点异常,当即派人去调查,却得知当初烧伤的男人没有任何资料,出院后也不知所踪。

可对于靳寻来说,找到烧伤那个男人十分容易,他出钱让人在所有地下贩卖蛇的地方蹲守着,不出意外找到了正在买蛇的男人,男人当时看见他时也只是微微挑眉。

“找我做什么?”

“是时候反咬一口了,别忘了你可是一条毒蛇啊……”

“苏医生,我这个人有恩一定报,替你擦了那么多次屁股也该够了,你可不能指望我是条狗在你后面任你驱使,不过看在这几年情分上,我给你一个机会,”蛇皮凑过去,直勾勾看人时候褐色的瞳孔像蛇一般,他呼出来的热气喷在苏准耳边,“只要你大声喊救命,我相信保安一定会来救你,然后我包括你眼前这个伪君子统统都得进监狱。”

开什么玩笑!苏准气得咬牙,他自然不可能真的叫出声,一旦他求救保安自然会来救他,然后他一定会被警察带走调查,家里的东西一旦被发现,到时候蛇皮和靳寻不会死,而他犯下的罪行足够被枪毙一百次!

蛇皮等了一会才歪头冷笑,“既然不求救,那我只能帮你到这了。”

说完蛇皮就直接抓起苏准的头猛地朝车底一撞,苏准立刻晕死过去。

整个过程靳寻都没有介入,他把姜茶清放置在自己开来的车内,等他回到苏准那边就看见蛇皮叼着烟坐在车厢后面。

靳寻看了一眼晕过去的苏准,对蛇皮笑了笑,“谢谢。”

蛇皮瞥了靳寻一眼就厌恶地移开视线,他摆摆手“你不会觉得说谢谢就可以无偿了?别忘了你答应我的事。”

“那是自然,当年在医院我以为是我们最后一次见面了,果然世事无常。”靳寻说到这时语气有些飘忽。

“呵,这有什么,那种鬼地方待久了谁都疯。”蛇皮转头看了一眼苏准,“接下来你打算怎么做,如果报警,人证物证我全部锁在别墅的地下室了。”

“地下室那些足够定他罪了,不过你锁起来做什么?”靳寻问道。

“他一开始就是吩咐烧了那里,我只是很想看看人肉煮熟的样子。”蛇皮笑得一脸恶意。

“就像你现在这副煮熟的虾一样,你不是天天看?”靳寻笑着说完就朝别墅走去。

“操!”蛇皮丢下烟,他望着靳寻喊道,“你回去做什么?”

靳寻转过身笑了笑,脸上的温和让他看上去十分具有欺骗性,“救人啊,我可是一个好人。”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