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他有病我是药_第37章

正萌君Ctrl+D 收藏本站

姜茶清面对靳寻直白的好意他无法拒绝,他接过苹果,“谢谢你。”

靳寻发现姜茶清从刚才就没提过宁鑫,眉头微微一挑,“临走前不去看看宁编辑?”

“不用了,去了也见不到的。”姜茶清看了一眼不远处宁鑫的病房,这阵子他很多次想去探望都被宁母拦在门外,他心里也清楚都是他的错。

“恩。”靳寻只是轻轻应了一声,带着姜茶清坐了他的车,车子还没发动他就从一个文件袋拿出一叠姿态递给姜茶清。

“这是一些受害者的资料,还有一些我对凶手的判断总结。”

姜茶清接过文件看了起来,里面也有死者被分尸的图片,或许是因为考虑到他所以在血腥的地方加上了马赛克,但是那模糊的血红还是让他心里感到一阵寒意。

姜茶清可不觉得自己可以从这些图片看出什么线索,他直接看靳寻对案件的判断总结,在靳寻的分析中有提到,第一张没有照到脚的尸体还是完好的,那个时候恐怕死者的脚已经被凶手切了收藏起来。

直到第二次被送回死者家属时肢体就被全部分开了,那双之前没有照到的脚也被利器划伤了许多道伤口。

姜茶清看到这不由得开口问,“从这个凌乱的伤口我感觉凶手对死者的脚很愤恨,不会是仇杀吗?”

“原本推断是的,但是后来又发现了几位受害者,杀人手法都一样,而且有一个共通点就是脚型都非常好看。”靳寻打着方向盘说道。

姜茶清发现行车路线不是开往家里,“你要带我去哪?”

“事实上我最近又发现了一个共通点,”靳寻在红灯时停了下来,他从口袋拿出了一张纸条递过去,“每个死者的家属在死者受害前都有腿伤,巧的是都不愿意去医院,而是请了家庭医生。”

姜茶清听了立刻想起了腿受伤的宁母,他接过纸条,纸条上写了苏医生的手机号,他心里发凉,宁母的家庭医生正是看上去可靠的苏准,“你想说凶手是苏医生?”

“没有确凿的证据,我只能说就算不是这次作案的凶手,他身上恐怕也有其他案子在身上,”靳寻眯着眼,湛蓝的眸子像看不见底的深海,他指尖敲了敲方向盘,“我现在打算去那些受害者的家里询问一下有关苏准的事。”

“我明白了,”姜茶清脸色凝重,他下意识捏了捏纸条,忽然发现苏准号码下面还有一些笔迹,只是已经被撕去看不出写了什么,“这里是不是被撕走了什么?”

绿灯亮起车子继续开着,靳寻瞥了一眼,他笑了笑,“那个啊,是提供线索的护士留给我的私人号码。”

姜茶清挑眉,靳寻这个长相确实在调查一些事情上很便利,简直男女通吃,“号码你留起来了?”

“不。”靳寻笑了笑,那笑容看上去风轻云淡,可姜茶清莫名觉得有些古怪,就听见他继续说。

“我把那纸条投到了医院的意见箱里。”

“……”

姜茶清和靳寻来到其中一名死者的家中,死者名为陈皓,陈母确实如靳寻说的带着腿伤,她坐在轮椅上,明明看上去只有四十来岁,可却有一种疲惫不堪的老态。

“是不是杀害我儿子的凶手找到了?”陈母双手紧抓着扶手,瞪大的眸子眼白都透着血丝。

“目前还在调查中,我们这次来是有一些问题问您。”靳寻坐在沙发上,桌面上的茶盘摆放得整整齐齐,他伸出手摸了摸杯身,指腹都染上了一层灰,看样子有一段时间没有用来招待客人了。

姜茶清坐在靳寻身旁没有说话,从资料上他得知陈父在陈皓十岁时因病去世,留下了母子俩相依为命,陈母没有再嫁,独自抚养陈皓成才。

可悲的是陈皓被人杀害了,姜茶清看了看这个不算多大的房子,如今却有一种冷到极致的空旷。

“这都多久了……”陈母听到靳寻回答后失魂落魄的喃喃自语,眼泪很快就从她发红的眼角不停落下,“就算抓到了凶手又能怎样?我的孩子永远都活不过来了。”

“我相信人死后是有灵魂的,此时此刻他一定陪伴在您身边,”姜茶清递过去纸巾,陈母泪流满面的脸让他回想起过去的一些事,“我相信陈皓也希望将凶手绳之于法。”

姜茶清说话的声音透着一股冷意,可他的眼神却带着温暖,陈母听到他这番话心里竟也平静了下来,接过纸巾道了一声谢,“你们想问什么问吧。”

靳寻将目光从姜茶清身上收了回来,“是关于您的腿伤,请问是怎么伤到的?”

“是我去市场买菜时候,不小心踩到碎石子摔伤的。”陈母看了一眼自己被包扎的左腿如实说道。

“那有没有去医院看过?”靳寻问道。

陈母摇了摇头,“我不喜欢去医院,所以我儿子当时请了苏医生来为我检查,后来也是苏医生来我家替我换药的。”

“是治疗骨科的苏准医生吗?”姜茶清特意确认一下。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