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他有病我是药_第16章

正萌君Ctrl+D 收藏本站

姜茶清此时被警察拦住,围观人群的声音不断传进他的耳里,面对他的解释警察听到后神情松动,还没等他们放行靳寻的声音从里面传出来。

“茶清,别进来。”靳寻的声音一如既往的好听,姜茶清光是听到声音,脑海里就浮现出靳寻带笑的模样。

但警察们已经看出他们之间的熟络,侧过身放姜茶清进去,姜茶清走了进去,眼前的一幕让他脑袋顿时一嗡,他竭力得睁大眼,一阵颤栗感从脊椎骨窜上来,他仿佛石化一般僵在原地。

靳寻看见姜茶清进来,眉头微微一皱,表情变得有些无奈。

红色的是血吗?为什么连靳寻也遇到这种事?为什么要缠着我还有身边的人?

“茶清,别看……”伴随着一声叹息,一双修长的手轻轻覆在姜茶清的眼上,视线受阻的同时,他能清楚感觉到靳寻手掌传来的炽热温度,靳寻呼出的热气喷在他耳根处。

“别怕,有我在。”

第13章 poison.13

“他竟然又在保安毫无察觉情况下混进来了。”宁鑫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进来,他看到姜茶清和靳寻并排站着时眼神一暗,他瞥了一眼不远处擦着汗的陈年,目光如炬。

陈年这下连解释的话都说不出来,豆大的汗从额头簌簌落下,脸色紧张得打着电话质问保安。

“这么多眼球得多少受害者?”姜茶清的心莫名平静了下来,他拉下靳寻的手露出微沉的脸色。

“那些眼球并不是真的,只是仿真眼球,”靳寻看着红字,湛蓝的眸子微眯,“如果不是感到威胁他是不会做出这样激进的事,所以他已经出现在我们身边了。”

姜茶清这时才认真观察那些眼球,确实是透着反光的仿真眼球,而凑过去他闻到了一股浓郁味道,“番茄汁?”

“对,如果他真的打算对我下手,恐怕你下次就能收到一颗蓝色的眼球了。”靳寻丝毫不感到凝重,还轻笑一声调侃。

姜茶清自然笑不出来。

随后警方从监控录像看到了身穿快递装的男人,对靳寻做了一番询问后离开,而宁鑫看出姜茶清情绪不好,便自己开车载沈轻离开。

姜茶清坐在家中的沙发上一言不发,他并不看好警方,没有伤亡,没有财产损失,查案的态度恐怕不会多积极,何况给他们的线索实在少得可怜。

“你有没想过,为什么是一颗眼球?”靳寻坐在姜茶清对面,他抿了一口番茄汁,红色的液体沾上他的唇瓣,像血一般,很快被他猩红的舌尖舔去。

姜茶清不自然地撇过头,刚才在靳寻家看到的东西实在太刺激他眼球了,他现在对任何红色的东西敏感,心里也是佩服靳寻的强大,他沉默了一会,试图将自己思想转向猎奇,“或许他自己收藏了一颗。”

“或许是的,我见过各式各样的心理病态者,他们对于某些人某些东西有着异于常人的渴求*,为了达到目的不惜采取任何极端方式。”靳寻长长的睫毛下是如天空湛蓝的双眸,他声音磁性低沉,说话语速不快,姜茶清听着听着心就定了下来。

“然而导致他们产生这种病态心理的,往往是小时候发生不好的经历让他们扭曲了,有时候他们想要的,往往是他们失去的。”

姜茶清也经常写出这类心理病态者作为文中的反派,像靳寻这么深入了解他并没有做过,他心里的怨气确实少了,但想找到那个变态的心却更强烈了,他沉声开口,“我不否认他们曾经确实是受害者,但从他们伤害无辜者开始,他们角色就已经转变成加害者,绝不能让他们继续下去。”

靳寻只是静静注视着姜茶清,了解到姜茶清的坚定,他薄唇弯起笑了笑,“事实上,要抓捕这类犯罪者,往往需要用上非常规手段。”

……

“宁哥,我哥的邻居被小偷光顾了啊?”沈清坐在副驾驶旁,刚才她也听到了围观人群的谈论。

“恩。”宁鑫应了一声,整个人显得心不在焉,刚才姜茶清和靳寻在一起的样子让他心情非常不好,他总觉得靳寻这个人有种说不出来的古怪。

亦或者说是太完美了,你甚至无法对靳寻生出嫉妒这种情绪,可一个人真的可以这么完美吗?

“那太危险了吧!亏那里还是高档小区,今天偷隔壁,明天就偷到我哥这来了,不行,必须搬家。”沈轻眼尾被勾画出一抹殷红,哪怕皱着眉都透着一股撩人的风情,她从包包翻出手机,点开聊天软件发出消息。

「沙哑情话21:41:01」

亲爱的,在吗?

「匿名情书21:41:20」

「沙哑情话21:41:45」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