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双界大神[电竞]_第6章

菲尼克斯PCtrl+D 收藏本站

  然而满级后的於亦晗并未做其他满级玩家该做的事,比如找个团队下副本(pve)或者进入战场厮杀(pvp),而是像个无耻鼠辈一样,在野外各个路口蹲守过路玩家,甚至守尸「1」,直到对方受不了叫来救兵,於亦晗识相地立马逃走。而对于一些没小伙伴孤家寡人闯荡这个魔法大陆的玩家来说,被守尸的结果只能是无奈下线,等过段时间守尸的人不在了再上线复活。

  如此恶劣的行径,再加上不只一个玩家遭遇到如此事情,一夜间〈守护〉官网论坛又被“魔族法师SB岑轩野外乱杀小号”,“SB岑轩无耻鼠辈守我一晚尸体”,“为了鲜血与荣耀杀了黑暗猪这个贱人SB岑轩”这类帖子屠版刷屏。

  似曾相识的节奏,不过之前叫嚣弄死灰暗灰烬的是黑暗阵营的玩家,而这次叫嚣的是光明阵营的玩家。此外这回还有不少黑暗阵营玩家跳出来公开发帖表示支持SB岑轩的行为,说他为了黑暗阵营,一洗之前被黑暗灰烬屠杀新手村的耻辱,让光明阵营明白,黑暗阵营也不是吃素的,你们有黑暗灰烬,而我们有SB岑轩。

  有趣的是,此外还有一群妹子加入了此次撕逼对战之中,当然,她们不是因为SB岑轩的所作所为,完全是因为这个名字,赤果果地辱骂了她们最爱的偶像,这仇可比守尸还大。不管是黑暗阵营还是光明阵营,在面对偶像被辱,居然让两个对立阵营的妹子史无前例地站到了同一条阵线上,一致对外强烈声讨於亦晗这个行为。

  然后论坛的所有注意力被这群岑轩的脑残粉妹子们所吸引,在帖子下面各种勾搭妹子。按阡陌后来的评价,於亦晗挑起这场骂战的唯一贡献是把游戏里的妹子都炸了出来,使得众狼们终于有了肉吃,光这一点就该给他颁发最无私奉献奖。

  对于论坛里发生的事,这次於亦晗自然是知晓的,不过毕竟是小号,哪怕遭受到和他黑色灰烬一样的待遇——被悬赏通缉,也无所谓,而且能让整个〈守护〉游戏的玩家都知道岑轩是一个傻逼也就足够了,心中这口恶气便也顺势而解了。

  心满意足地下了游戏,於亦晗靠在椅子上长长地伸了一个懒腰,放在桌上早已被他遗忘的手机这时候突然想了起来,如果他没记错的话,他这个号上周就因为欠费而停机,没了移动客服和电信骗子的骚扰,於亦晗真还觉得有点寂寞。当然於亦晗没想到此刻它还能再接到电话?

  伸手勾了几下终于勾到了手机,看到来电显示上出现熟悉的Ivy,於亦晗立马划开了通话键。

  “混蛋!你到底还要不要这工作了啊!找了你一周都联系不上,没死啊!还要不要姑奶奶过来给你收尸?”还未将手机靠近耳朵就听到话筒中传来Ivy的咆哮声,於亦晗立马将手机拿远了一点。

  “哦,我忘了嘛。”於亦晗解释道。

  “忘了?你tm怎么不回忘了玩游戏啊!”听到这解释,Ivy更火了。

  “不不不,大姐,听我解释,那次走后忘了问你什么时候开始去上班,本来想打电话问你嘛,结果发现手机欠费就彻底没办法了。”於亦晗无辜地说道。

  “废话,我当然知道,不然你这手机费是谁帮你冲的啊!”

  “真的?给我冲话费了?太谢谢你了,我的女神。”於亦晗深表涕零。

  “少废话,明天滚来上班,时间地点发你讯息了,别给我迟到!不然你就真的等别人给你收尸吧!”

  “是是是,一定不会迟到。”

  “还有,这电话费直接从你下个月工资里扣,想占我便宜,NO way!”说完Ivy直接挂了电话。

  於亦晗郁闷至极,早知道最后还是用的是自己的钱就不对这姑奶奶百依百顺了,真亏。然而转头一想到明天开始上班,会再次见到岑轩,於亦晗就一阵头疼。

  「1」守尸:玩家死后,点击释放尸体按钮,会以灵魂的形态从墓地跑到自己之前死亡的地方,点击复活才能复活成功,当然若有队友用技能复活,可免去跑尸这一步骤。而野外往往都是单人行动,死后跑尸复活如果遇到无耻敌对玩家守在旁边,复活后只有20%血量的角色一般来不及逃走就会被再次杀死在原地,反反复复,除非叫来帮手,一般被守尸的结果就是不停地死。

☆、第七章

  还在睡梦中的於亦晗被一阵电话铃吵醒,伸手在床边摸索了半天终于找到了“罪魁祸首”,一看时间,才6点,而屏幕上显示的依旧是Ivy的电话。

  “我的姑奶奶,才几点啊,就给我打电话!”於亦晗不爽地抱怨到,作为夜行生物的他已经不记得多久没有这么早醒来了。

  “我在你家楼下了,十分钟内给我收拾好下了。”

  “什么?”於亦晗突然从床上坐了起来,赶紧跑到阳台,向下看去,果然他们家楼下停了一辆骚包的黄色小车,注意到阳台上出来的人,小车亮了几下探照灯示意了一下。

  “现在我开始计时。”

  “别啊,……”

  “不许狡辩,不许讨价还价,已经过去半分钟了!”

  “该死!”於亦晗一把挂了电话风一般地冲入卫生间刷牙洗脸刮胡子,然后没时间纠结穿什么的问题一把抓上丢在最上面的衣服,顺便套上之前挂在椅背上的牛仔裤,一边穿着一边往门口蹦哒过去。

  “5,6,7,8,9,10!”Ivy手指在方向盘上敲打着,终于在数到10的时候,於亦晗拉开了车门,扑倒在后座上。

  “迟到10秒,自己选吧,是切腹还是切腹还是切腹。”

  “拜托,已经是最快速度了,你总不能让我直接从五楼跳下来吧。”於亦晗抗议道。

  “行了,把衣服换了吧,就你这样出去都丢天王的脸。”Ivy将早先准备的放在副驾驶座上一袋衣服丢给了於亦晗,“按你以前的码子买的,应该合适,真不行就将就吧。”毕竟曾经做了他五年的经纪人,那时候她一人还身兼了助理工作自然对於亦晗所穿的衣服码数了如指掌。

  於亦晗看着那似乎价值不菲的品牌包装袋嘀咕道:“不会这衣服的钱也从我工资里扣?”以前红的时候他自然不会关注Ivy为他准备的衣服的品牌和价格,但现在,看着标签上赫然印着的四位数,於亦晗此刻的心在滴血,“靠,不就是块布嘛,居然要1000块!他怎么不去抢银行啊!”

  “闭上你的狗嘴,吵死了!”顺手丢了个馒头砸到於亦晗脸上,“赶紧把早饭吃了。”

  “知道我没时间吃早饭,你考虑得挺周到嘛。”於亦晗一边穿着衣服一边叼着馒头,口齿不清地说道。

  “呵呵,我还知道你没钱打车来上班,就勉为其难开车来接你了。”夏日早晨的太阳眼镜辣的刺眼,Ivy从旁边车门格子里顺手拿出墨镜戴上。

  “我的天,Ivy女神,你太让我感动了!”於亦晗突然扑了过来从后面伸出双手抱住Ivy的驾驶座椅子感激涕零道。

  “开车呢!给我坐回去!”女神命令道。

  “遵命!”

  约莫开了半小路程,Ivy将车熟门熟路地拐进一处高档社区内,停好车回头看到於亦晗靠在椅子上睡着了。

  “喂,醒醒!”翻箱倒柜终于在副驾驶座前的格子里翻出个自拍杆,拉至最长,转身戳了戳还在做梦的於亦晗。

  “嗯……别吵,马上赢了,嘿嘿嘿,该死的盗贼,想阴我,也不看看本法爷是谁!”得,这小子做梦还在玩游戏。

  这下Ivy怒了,一下子跳下了车,拉开后座车门,揪起於亦晗的耳朵把他拖了出来。

  于是空旷地底下停车库立马回荡起一阵惨绝人寰的杀猪叫:“疼……疼……疼,姑奶奶,您轻点啊!”

  “醒了没?”

  “醒了醒了。”於亦晗一看周围的情况立马乖乖地点点头,当然一边揉着被捏红了的耳朵一边嘟囔着抱怨道,“哪有你这么暴力的女孩子,难怪到现在都没有男朋友。”

  “闭嘴!再多说一个字就把你舌头剪了。”於亦晗立马闭上了嘴,跟着Ivy走向电梯。

  电梯一路升到24层停了下来,Ivy熟练地按下六位密码,最后将手指按到了指纹解锁上,随着房门传来啪嗒开锁声,Ivy打开了门。

  “把鞋换了,免得增加你的工作量。”从鞋柜中找出一双拖鞋丢到了於亦晗面前。

  “哦,这你家?原来当天王的经纪人有这么高收入啊。”自动忽视了Ivy的话中含义,於亦晗伸头往房子里面看了看感叹道。

  “闭嘴,现在开始给我说话注意点。”Ivy警告道。

  “哦。”终于看到客厅沙发上一手端起茶杯喝着,一手拿杂志专心阅读的岑轩,於亦晗立马停止了他持续一早上的嘴炮。

  Ivy从包里掏出手机,打开了里面的记事本走到岑轩的身边说道:“最近几天安排不多,除了明天下午男人装杂志封面的拍摄和拜访,周六白天红酒广告的拍摄以及晚上D卫视的综艺节目,还有就是周日同张敬导演约好的见面,商谈你参演他这部最新古装戏的事。”

  岑轩细呷了口茶杯不疾不徐地说道:“也就是说今天我没什么通告?”

  “如果下午同厂家关于新代言的谈判你不想去的话,可以是这么说。”

  “不去。”干脆利落地拒绝。

  “好吧,那我和Tony过去谈。”Ivy一边回答一边修改着手机里的记录。

  “对了,今天开始亦晗开始来上班了,我不在的时候您随便使唤他别客气,这小子有什么没做好的地方就直接说好了,这家伙就是欠□□。”

  “!”於亦晗当即觉得自己有种被卖了的感觉,再看看不远处面无表情的岑轩,心里盘算着现在立马走还来不来得及。

  “恩。”岑轩将视线挪向此刻如雕塑般站在Ivy身边的於亦晗,嘴角划过意义不明的弧度,“那就把房间打扫下吧。”

  What!让他一大清早过来打扫卫生?

  “你那天跟我说的做助理,可没说是做保姆!”於亦晗一把拉过Ivy说道。

  “有区别嘛?现在岑轩就是你老板,他让你做什么事就做什么事,懂?”

  “靠,他让我死我也要死嘛?”於亦晗知道岑轩明显是在打击报复。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