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世界我最红[快穿]_第69章

涩涩儿Ctrl+D 收藏本站

  只是几人再不曾想到,那才十三四岁的少年郎,竟然胆敢开口,阻挠这件事!

  “你是楚家人?”一位头发全白的长老站了出来,眯眼打量楚云晏,“紫阳城,楚家?家中上下,足足三百余人口的楚家?”

  这语气中的威胁之意,就连那些刚刚踏入仙门的弟子都听出来了。

  ——瞧,只要你不听话,我便杀了你楚家上下三百余口,你又如何?

  寻常少年,如何能受得了自己的三百余口亲人因自己而生命受到威胁?定是要俯首认错,由着仙云门的掌门和长老随意拿捏。

  偏偏楚云晏只看了他一眼,就淡淡地道:“他们若是因自己而死,那便死不足惜。若是因仙云门任何一人而死……我如能有命在,迟早一日,会替他们报仇雪恨!”

  但是,也仅仅是报仇而已。

  楚云逸等几个少年立时绷不住,站出来就要斥责楚云晏,可是,他们还没开口,楚云晏就先一步开口。

  “诸位所求,不若说与小子听。小子听着若是合适……自会请他为仙云门着想。若是不合适……便是小子愿意舍身为仙云门,他亦不会愿意。”

  楚云晏话音一落,一众人看向疯道人,就见疯道人正双目一眨不眨的盯着楚云晏,大手更是抓着楚云晏不放。

  那双眸子,自始至终,都只落在楚云晏一人身上尔。

  岳池掌门和三位长老沉默下来。他们显然没有想到,这个原本应该是第一次和疯道人见面的少年,竟然会对疯道人这般的重要。而最让人恼火的是,这少年,并非傻子。

  四人面面相觑,末了,掌门岳池终于开口:“魔族三年后将袭,若祖师爷愿意,可否为仙云门再守鹤鸣山十载?”

  祖师爷疯道人只拿一双黑沉沉的眸子,继续盯着楚云晏瞧。

  楚云晏伸出那只没有被疯道人捉住的手,伸出去,摸了摸疯道人的脸。

  岳池等人呼吸一滞。

  高阶修士的脸面,岂是一个还没有入仙门的低阶修士说碰就能碰的?

  那疯道人,想来定是要好生给这少年一个教训的。

  众人心中这般想着,不禁盯着疯道人瞧。

  结果……

  疯道人只静静的任由那少年摸他的脸,然后,也伸出手,同样也摸了摸少年的脸——和少年摸他的脸时的动作一模一样!

  岳池等人,终于知晓,这少年和疯道人,定然不是第一次见面!他们之间的关系,比他们想象的还要深!

  楚云晏此时才转过头,笑眯眯的看向几人,道:“万万两黄金,千万颗灵珠,百万下品灵石,十万中品灵石,一万上品灵石,一千极品灵石。另,还有你内外门所有弟子和长老十年的年俸。以及,十年后的三个去往昊天界的名牌。”

  岳池立时沉下脸。

  楚云晏不等他说话,接着开口,声音缓慢而意味深长:“我的凤骁,在你宗门守护九千年,这些,连利息都算不得。”

  岳池几人终于沉默下来。

  九千年了,他们终于知道了疯道人的名字。可笑不可笑?

  而且,这少年说的也没有错,少年开口要的东西,和这位疯道人九千年的守护相比,当真,算不得甚么。

  只是,事到临头,东西都送来了,岳池几人要求疯道人要亲口认下此事,才肯把东西交由二人。

  楚云晏见状只一挑眉,看了凤骁一眼。

  凤骁从前的九千年,一直头脑混沌,然而,自从见到了眼前的少年,他的脑袋却越发清楚了。因此只被少年看了这一眼,他立刻就挥动衣袖,只轻轻一扇,和他们所在的偏远侧峰相隔甚远的主峰,刹那间灰飞烟灭。

  主峰之上,传来无数弟子的惊呼声和逃命声。

  岳池几人再不敢赘言,将东西礼貌奉上,立时就带了人离开。

  等人都走干净了,楚云晏刚要去把那些丢在地上的无数储物袋给收起来,就被那只一直抓着他的大手给狠狠拽住了。

  他转过身,就见他的凤骁正双目一眨不眨的盯着他,双唇开开合合,仿佛用尽了所有的力气,良久,才终于开口,说出了九千年来的第一个字。

  “晏。”

  声音沙哑,却极其的坚定。

  仿佛,很久很久之前,他也是这般的唤眼前之人的。

  楚云晏顿觉眼眶热了起来。

  “是我,是我。我回来了,我回来了。”他的眼中,再看不到其他,双臂紧紧搂住了眼前人,“我回来了。凤骁,我回来了。”

  “我回来了。夫君。”

  情至深处,那般让人觉得可耻的称呼,楚云晏都不由自主的叫了出来。

  而他这一声一出,原本只干巴巴站着,任由楚云晏抱住他的疯道人,终于也伸出双臂,紧紧抱住了眼前的少年,原本木然的俊颜上,刹那展颜一笑。

  是了,就是这个人。

  他找寻了九千年的,就是这个人。

  这个,原就应该唤他“夫君”的人。

  二人互相抱了不知多久,终于分开。

  事实上,是楚云晏强行推开了凤骁——他知道,这个人,一定就是凤骁。

  凤骁头发依旧凌乱着,被眼前的少年推开了,也不生气,只微微抿着唇,一言不发的盯着楚云晏瞧。

  楚云晏只好四下看了一眼,然后踮起脚尖,在凤骁的下巴颏儿上亲了一口——

  倒不是他不想往上亲,着实是,他这具身体原本就有些营养不良,长得不太高,年纪又还小,所以,他踮起脚尖,也只够得到凤骁的下巴颏儿而已。

  凤骁的一双黑眸立刻就亮了。

  “你乖,我把东西都收了,咱们就去鹤鸣山。”楚云晏勾着凤骁的手指,道,“咱们要在那里,住上十年呢。”

  答应的事情,当然是要做到的。

  当然,更重要的原因是,在还不能离开这里的十年,不去鹤鸣山,又该去哪里?好歹,楚云晏是知道鹤鸣山上的灵气逼人的。

  只是,等楚云晏把东西全都收进了空间戒指,和凤骁一起去了鹤鸣山上时,楚云晏看着光秃秃的一根草都不长的鹤鸣山,整张脸都黑了。

  他是猜到了鹤鸣山上或许是有危险的,是猜到了鹤鸣山上应无人烟,也明白鹤云山相隔不远处,就是魔族栖息之地。魔族一旦来犯,头一个侵袭的,就会是鹤鸣山。

  可是,他显然是怎么都没有料到,鹤鸣山上竟然会是一座光秃秃的山,甚么都没有。

  不但没有灵植灵草,就连凡间的花儿草儿,一概都无。

  楚云晏站在鹤鸣山的峰顶,整张脸都不好看了。

  凤骁却是没甚感觉,只一直固执的搂着心上人的腰,眼睛也一直看着心上人——他找寻了九千年,才终于找到了这个人。他无论如何,都不能再失去他了。

  楚云晏面无表情的站了好一会,才终于吐出一口浊气——罢了罢了,秃山就秃山了,反正,他的仙根奇特,等修炼到一定程度,再把这处地方弄得郁郁葱葱起来,也就是了。

  而且,这座山上的灵气的确是格外的充裕,他单单是在这里站着,不曾修炼,就已经能感受到通体舒畅了。

  所以,这个决定,或许也并不是那么差的,对么?

  一旦做了决定,楚云晏便也不再介意这里的条件艰苦了。

  今日已晚,这里也没法子砍树盖房子,于是楚云晏到处看了看,只能拉着凤骁去寻了一处山洞,暂时……住在山洞里面。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