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把皮还给我(番外)_第123章

南瓜老妖Ctrl+D 收藏本站

独螯法术一变,从携带空间里边取出了礼物,献宝的用两个螯肢举到了褚先跟前。

“我特意去问了一下,原来人类一年到头都发情,随时都可以交配。想来一张结实大床应该很合用。这是我抓的一只黑蝶贝王。它的壳我都处理好啦,直接铺上就可以用。”

一个直径足足有三米长的巨大银灰色贝壳,带着美丽的七色光晕,啪的一下张开。

里边不是空的,还有几个瓶瓶罐罐,上边写着“XX神油”。

都不知道独螯是从哪里弄来的!

褚先的脸瞬间烧红!

独螯还不知死活地说:“真是羡慕,竟然一年四季天天都可以啪啪啪。真是太幸(性)福了~~~”

  第86章 闪瞎狗眼

在把独螯暴揍了一顿之后,褚先“欣然”地接受了他的礼物。

独螯奄奄一息,宛若死尸的漂在海面上。

他委屈又不解,不知道老大为什么“又”打他。

不过,独螯的一个好处就是脑容量不够使,挨过地揍转眼就忘了。

从来也不会记褚先揍他的仇。

天微微亮,再过一会儿太阳就要升起来了。

褚先这才说道正事:“我找你来,是有一件事情要问你。你知不知道之前大战的时候,到底是谁把我的消息卖给了北辰?”

临渊的天性弱点虽然在今天很多人都知道,不过在三百多年前,除了海妖和生活在海边的渔民,很难有陆地妖族跟天境仙人知道。

渔民是绝对没有资格跟北辰扯上关系的,也只有在战场转移到沿海的时候,海妖当中的一位出卖了他。

老龟伸长了脖子,扭过脑袋说:“这事儿你应该问我,他怎么可能有脑子思考。”

独螯愤然道:“喂!”

褚先惊讶的看了看老龟:“你知道?是谁?”

“大乌!”

独螯听到宿敌的名字,立刻支棱起来两只螯肢。

“我就知道!这个家伙自始至终都不服气临渊,想要挑战他的地位。居然真是他出卖了临渊!太不知死活了。大爷要立刻去弄死他!”

褚先难得露出了一个凝重的神情。

他想了想说:“教训他是必须的。不过要在我拿回我的力量之后。”

独螯急躁地说:“怕什么?有我跟老龟,害怕弄不过那个乌贼一个?!”

老龟冷笑了一声:“太愚蠢了。想也知道,临渊回来的消息传开之后,大乌身边肯定会不只是一个两个守卫。”

临渊虽然是广阔南海区域的霸主,可是在北面的太平洋,却有一只大王乌贼,体形同样巨大。

这只大王乌贼觊觎深渊和临渊的统治地位,一直虎视眈眈,想要伺机夺取。

临渊生于混沌,属于神种。大王乌贼却是凡种蜕变而成。两个海妖根本就不是一个重量级别的。

大王乌贼几次试探想要偷袭,都没有成功。每次都丢下几条触手,灰溜溜的逃走。

在临渊不在的这几百年中,大王乌贼很是得意,收拢了一批小弟。在东北海域称王称霸,逍遥自在。

不过南海始终有老龟镇守,真要进驻深渊,免不得要跟这个世上最强防御盾牌较量。

大王乌贼没有那么好的牙口,也只能几次偷偷靠近占些便宜。

对这样的行为,老龟沉睡当中懒得搭理。独螯却不一样,每次大王乌贼越界,他都跟炸了毛一样,双方狠狠的打一架。

褚先神色更冷,显然对大王乌贼的作为很是不悦。

大乌敢把他的天性弱点出卖给北辰,就已经是把自己的脖子放在了随时落下的铡刀下边,作死到了极致。

“至少要等我再找回一条腕足。”

褚先现在的水准只有以前的一小部分,跟天境的星君差不多。腕足全部找回来能大大的增强他的实力,更为重要的是如果能够拿回原身,才能恢复百分之百的力量。

独螯举了下螯肢:“那就更应该去把大乌给干了,他手中就藏着临渊的一条腕足。”

“什么?”老龟吃惊不小,“你怎么从来都没有说过这件事。”

独螯却哼了一声说道:“谁叫你每次跟大爷说话,都一副打发的样子!才不要把大爷的发现告诉你!”

老龟顿时气急:“这能混为一谈?懂不懂事情的轻重?”

老龟的脑袋都要被独螯给气大了。

妖仙大战时,老龟被临渊委任了命令,就是要回收他的断腕。

老龟没能完成回收的任务,一直耿耿于怀。要是早知道这个消息,早就打上门去了。

老龟恭敬地对褚先垂下头,说:“此前是我的失职,没能及时回收断腕。现在既然知道一条腕足落在大乌的手中,我这就前去讨伐!”

独螯立刻欢快地说道:“这才对嘛,我与你一块同去!”

褚先皱了下眉:“他既然敢在背后放冷箭,就要承受后果。待我准备一下,趁着消息还没有传开,大乌身边没有多少海妖的时候,一举歼灭他。”

独螯兴奋道:“太棒了!临渊!就该这么干!”

老龟奇道:“还需要准备什么?”

他们三个都在这里,一块奔去大王乌贼的老巢就是了。

褚先不自在的闪了一下目光,才缓缓地说:“我要跟吴奕文说一声,要不然他又要为我担心。”

老龟顿时觉得牙都要酸掉了,独螯却是羡慕嫉妒。

留下俩人在海面上等,褚先返回了洞府。

这个时候,按照吴奕文的生物钟刚好起床。

起来没有看见褚先,吴奕文并不是很在意。

他站在卫生间的洗手池前洗脸刷牙。

昨天晚上太紧张没有注意,刚才一看吓一跳。

卫生间里用来挂衣服的衣架,竟然是用一整个的红珊瑚做成的!

想想古代这么大的珊瑚树,只有在皇宫里边才能够见到,吴奕文不由的咋舌。

不过他绝想不到,这个珊瑚树之所以放在这里暴殄天物,完全是因为褚先认为既然是分泌物就应该待在厕所里。

吴奕文洗漱完毕从卧室出来,褚先已经在厨房了。

他把营地的东西都带了过来,顺便金童也已经被安置进了左殿旁边的房间里边。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