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逆袭+番外_分节阅读_269

柴鸡蛋Ctrl+D 收藏本站

池骋长出一口气,硬朗的面孔浮现短暂爆发后的轻松。他没有从吴所畏的体内退出来,而是翻了个身,把吴所畏压在身下,在吴所畏嘴边和脖颈上“疼爱”了很久。

吴所畏示意性地轻轻在池骋脸颊上抽了好几巴掌。

池骋佯怒地瞪了他一阵,突然攥住吴所畏的两个手腕,将他的两只手举过头顶。

“唔——”

吴所畏感觉身下一阵胀痛,池骋的巨物又悄然挺起。

这次,池骋没有急着上战场,而是先磨了磨“枪”。找到一小块硬硬的凸起处,讲湿润的软头顶在上面,极其缓慢地向内推送。

吴所畏从没受过这种折磨,敏感之地酸疼麻痒,极度难忍。偏偏硬物长饹与此不肯撤离,像是要把这块凸起之地压平挤破,彻底摧毁。

“啊......别顶了......受不了了......”吴所畏失控淫叫。

池骋却又下了狠力,强行压碾。

吴所畏眼泪都被逼出来了,疯狂地摇摆着头,哭噎着求饶。

“不行了......池骋......呜呜......”

池骋觉得吴所畏这幅模样骚爆了,臀部肌肉狠绷又下了一道重力。

吴所畏硬鸟喷出一股透明液体,面孔极度扭曲,像是遭受酷刑般痛苦。终于,一声奔溃的哀求冲出薄唇。

“老公......”

这一声,让池骋胸口聚集的那团火瞬间变成了岩浆,整颗心都消融了。胯下的巨龙胀得发疼,让一向意志力强悍的池骋都失控吼叫。他把吴所畏翻了一个身,腰下垫了两个枕头,屁股高高扬起,猛的冲撞进去,不留一丝余地。

胯下暴动而起,一巴掌拍在吴所畏的臀部上。

吴所畏猛的扬起脖颈,发出痛苦的嘶鸣声。

池骋心揪着疼,忍着没再打。

吴所畏却扭头看向池骋,祈求的眸子带着摄人心魄的狂野诱惑力。

“要......”

池骋被迷得神魂颠倒,心里歇斯底里地狂吼。他气势如虹地狂冲猛操,手上的巴掌如密集的雨点,将吴所畏有人的臀部拍打得绯红淫穈。

听着吴所畏高亢的哭叫呻吟,池骋揪心不忍,却又暴虐无阻,像是在享受着一场天堂与地狱轮回的性爱,爽得欲仙欲死。

吴所畏两只手撕拉着床单,疯了般扭摆着腰肢迎合着池骋的冲撞。

“啊......老公......操死我......”

这声呻吟简直要了池骋的命,他的眼珠像是被人捅了两刀,红得近乎滴血。

他把吴所畏的两只手背到身后狠命攥着,近乎凶残地冲撞。粗粝的大手发狠地拍打着吴所畏的臀肉,啪啪声交叉融合成密集的鼓点,在房间内激情荡漾着。

“畏畏......乖媳妇儿......”

池骋撒掉枕头,趴伏在吴所畏的身上,疯狂地啃咬着吴所畏的脖颈和后背。吴所畏也从未有过的激动和投入,扭过头来和池骋激情互吻,啃咬抓绕,整个过程酣畅淋漓。

满到外溢的感情,疯到极致的欲望,让吴所畏爆发时激动得大哭,连叫了数声老公。池骋的心彻底碎了,化了,抱着吴所畏久久颤抖失语。

等缓过劲来,吴所畏想起刚才那副失态的模样,说的那些浪话,才觉得不好意思。

池骋偏偏不放过他,用下流的口吻学着吴所畏那句“老公”,操死我。

吴所畏被臊得像只煮熟的螃蟹,挥着红通通的钳爪去抓饶池骋的脆弱之地。池骋被折腾得知笑,最后攥住吴吴所畏施虐的手,放在嘴里狠咬了一口。

吴所畏呲牙。

池骋用手将吴所畏被汗浸湿的头发梳到一旁,露出整张英俊的面孔,定定地看着他,好久才开口说道:“谢谢。”

吴所畏面色一滞,很快便明白池骋谢的是什么。头一次听池骋说这种肉麻的话,突然觉得心里别别扭扭的,浑身上下都不舒服。

“咱俩谁跟谁啊!”吴所畏在池骋阳刚的硬脸上捏了一下,“还跟我来这套?!”

池骋故意说:“亲兄弟还明算账呢。”

吴所畏立刻入套,“亲兄弟明算账不算啥,咱俩是两口子啊!两口子还用明算账?”

“谁跟你是两口子?”池骋逗吴所畏。

吴所畏豹眼圆瞪,“合着刚才那么多声白叫了?”

“你什么时候叫了?”池骋装聋,“我怎么没听见?来,再叫一声......”

“不叫。”

池骋欺身压了上去,上下其手。

“你叫不叫?叫不叫?嗯?”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