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逆袭+番外_分节阅读_232

柴鸡蛋Ctrl+D 收藏本站

肖阿姨拿来一把铁锤,想把栏杆砸开。

但是因为距离远,力度掌握不好,稍微砸偏了就会让兜兜更危险,所以只能这样耗着。

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兜兜的哭声越来越小,吴所畏隐约感觉他的脑袋已经被栏杆挤压变形了,再不把他解救下来可能造成严重的后果。

可消防队到现在还没赶到。

吴所畏只能调整姿势,一条胳膊圈住兜兜,再用那只手拽住栏杆。另一只手去接锤子,开始拼尽全身力气一下一下的砸铁栏杆。

吴所畏每砸一下,防盗窗就剧烈地震动一下,他就得耗费更大的体力来支撑两个人的重量。防盗窗的间隙每拓宽一寸,吴所畏就多了一分掉下去的危险。

终于,防盗窗的栏杆歪了,空隙变大了,刚好是一个小孩的宽度。吴所畏将兜兜缓缓地托出了窗口,池佳丽激动不已地接了过来。

可吴所畏已经筋疲力尽,完全没劲继续砸了,只能挂在外面等着消防队救援。

此时此刻,救护车先到了,池佳丽要抓紧时间将孩子送到救护车上。临走前朝吴所畏看了一眼,说:“我先走了,你注意安全。”

吴所畏急着催一句,“你快走吧。”

池佳丽上了救护车,一边急切地询问孩子的情况,一边拨池骋的电话。

“你在哪?”

池骋说:“单位。”

池佳丽把情况和池骋一说,池骋那边电话就挂断了。

救护车开起来之后,池佳丽又朝窗外扫了一眼,看到吴所畏一动不动地挂在那,心情变得非常复杂。

池佳丽走了之后,吴所畏的四周就只剩下一群毫不认识的围观群众。

不知道是因为刚才体力透支,还是才意识到情况的危险,吴所畏的两条胳膊开始控制不住地抖动。他试图通过移动位置来缓解手臂的压力,结果一只脚移到刚才被铁锤砸弯的铁栏杆上,一个不稳踩空了,整个人出溜下去。

围观群众发出一阵惊呼声。

吴所畏两只手拼死攥住了栏杆,整个人身体悬空,只靠两只手支撑全身的重量。他试图晃荡着身体,用脚蹬踹墙壁,再爬回防护栏上。但因为刚才体力消耗过大,吴所畏根本没那个劲来完成这个高难度动作,只能这么艰难地挂着。

祈求着消防车快点儿到。

一分钟过去了,吴所畏有些撑不住了。手臂因为吃力青筋暴起,一只手正好攥在被砸变形的铁管上,割出一道大口子。伤口越来越深血流速度越来越快,把吴所畏的脸和肩膀都染红了。

虽然窗口也有人试图拉拽吴所畏,但也只能起到辅助作用,主要还靠吴所畏自身的力量。一旦吴所畏撒手,掉下去的可能性非常大。

血混杂着汗水,模糊了吴所畏的视线。

看不清眼前的人是谁,就拼尽力气朝他说:“我小金库的密码是842506,只能告诉池骋……一个人。”

拽着吴所畏的那位大哥汗颜了,都什么时候了,还想着那点存款?

池骋的单位离这里没有多远,但堵车特别严重,消防车就在里面堵着,池骋是直接跑过来的,消防官兵早就下了车,抬着工具往这边跑,可池骋却比他们早到了五分钟。

到了楼下,池骋的脚步根本没停,一口气冲上了六楼。

吴所畏此时已经意识恍惚了,脑袋嗡嗡响,完全是凭超乎寻常的毅力在撑着。

池骋直接跑到邻居家中,从窗口一跃而出,快速爬向吴所畏悬挂的位置。

“宝贝儿,再坚持一会儿”

吴所畏什么都看不见了,但是眼睛里闪出池骋那张沉稳坚毅的面孔。

嘴唇抖了抖,胸腔爆发出极致的狂吼,强撑最后两秒钟。

池骋一把将他抱住。

不用任何工具,直接用拳头狂砸栏杆,惊人的爆发力吓坏了窗口的大哥。一个大洞赫然出现在他的面前,紧跟着吴所畏被推了进来。

池骋两只脚还没站稳,就抱着吴所畏往楼下冲。

吴所畏被血染花的脸差点儿把池骋的眼泪逼出来。

此时,三个消防人员刚跑到三楼,因为挡路被冲下来的池骋直接撞飞,差点儿从三楼滚到一楼。

其实吴所畏身体没受大伤,只是因为体力透支和紧张过度让他暂时昏迷。

哆嗦了好久,才费力挤出一句话。

“赶紧去我车上把银行卡拿出来,刚才我把密码告诉人家了。”

252 胳膊肘往外拐

吴所畏的两只手都受了伤,左手只是轻微的擦伤。右手重一些,扎进了铁片,缝了十几针。从清理伤口到包扎完毕,吴所畏一直处于昏迷状态,直到第二天上午才醒过来。

醒来之后看到池骋盘坐在旁边的单人床上,脸色略显晦暗,大概是昨晚没休息好的缘故。

“好点儿了么?”池骋问。

吴所畏除了骨头酸软,手掌微痛,并没有其他不适的感觉。

“还成,就是身上没劲。”

池骋似怒非怒的目光打量着他,语气中夹枪带棍。

“幸亏没劲,要是有劲还得带伤去行侠仗义吧?”

吴所畏撇撇嘴,“要是别人家的孩子我也就不管了,关键那是你外甥啊!而且还是因为我往窗户外面爬的,要真出了事我不就罪加一等了么?”

池骋脸上没有表现出来,其实心里挺受触动的。只不过冒了这么大险,让他有点儿难以接受。做完他迷迷糊糊睡着,还梦到吴所畏撒手了,清醒后一身冷汗。看到无所谓完好无损地躺在身边,心里说不出的后怕。

不过好在某人福大命大,在窗户上吊了那么久,还有力气因为池骋的埋怨而生闷气。

池骋笑着在吴所畏脸色拧了一下,说:“行啦,你收我们家的大恩人,我代表十八辈祖宗感谢你。”

吴所畏一听这话,心里立刻舒坦了。

“兜兜怎么样了?你去看她了么?”

池骋说:“小崽子皮实着呢!昨天在医院怕了一堆片子,啥毛病都没有。除了脖子和肩膀那秃噜一点儿皮,其余部位都没受到影响。”

“我就怕他留下心理阴影。”吴所畏说。

“三岁的孩子还不记事呢,头天晚上送到医院的时候还不停打哆嗦,今儿早上一起来就满地撒欢了。”

吴所畏暗松一口气,又朝池骋问:“你昨晚没睡好吧?”

不是没睡好,是根本没睡,池骋说:“你老瞎翻身,一翻身就碰到手上的伤口,碰到伤口就哭,我怎么睡?”

“我还哭了?”吴所畏不敢置信。

其实这都是池骋臆想的,他觉得吴所畏碰到伤口会哭,所以一整晚都没让他碰到伤口。只要吴所畏这边有大动静,池骋肯定会在第一时间把吴所畏两只手护住,所以吴所畏一宿都睡得很踏实,连个眉头都没皱。

吴所畏身处两个包裹着纱布的手,一脸发愁的表情。

“两只手都不能用了,多不方便啊!”

池骋咧嘴一笑,“我可以帮你撸。”

吴所畏气恼地踹了池骋一脚,“谁跟你说那个呢!”

“不闹了。”池骋把吴所畏的腿放了回去,“好好养着吧。”

吴所畏说:“你也睡一会儿吧。”

“不急,回家再睡。”

吴所畏思忖了半刻,自顾自地说:“下午应该就能出院了。”

哪想池骋在旁边说:“早着呢。”

“在这待个什么劲啊?”吴所畏不解,“我又没骨折伤内脏,就这么点皮外伤,姜小帅就给我搞定了。想当初我的脑门儿受过那么多次伤,姜小帅给我看完之后,一点儿疤都没留。”

池骋哼笑一声,“都成死肉了,还能留疤么?”

“我不管,反正我不在这待着了,我得回家。”吴所畏说。

池骋态度很强硬,“你现在还不能走。”

“为什么?”

池骋说:“他们还没来医院看望你,跟你道一声谢,你凭什么走?就给我在这养着,什么时候来了什么时候再走!他们要是不来,你就一直在这养着!”

吴所畏挺着急,“我在这养着得花住院费啊!为了几句客气话,花那么多钱,我多亏啊?”

“你太傻了。”池骋在吴所畏的脑门儿上弹了一下,“你现在就走才真是亏了。”

吴所畏神色一滞,继而恍然大悟,嘴角瞬间就咧开了。

“你太坏了!太缺德了!你丫竟然胳膊肘往外拐,连家人都算计!你爸你妈辛苦了大半辈子,就养出来你这么个白眼狼来!”

可吴所畏就稀罕池骋这只大白眼狼,尖下巴在他的肩膀上蹭了好一阵,那股得瑟的小样儿别提多骚包了。

池骋说:“你为他们搭进去半条命,我让他们搭点儿钱,不算过分了。”

……

兜兜一大早在病房里闹了一阵,后来被他姥姥抱到另一个房间睡着了。池佳丽领着圈圈去买午饭,路上朝他问:“你哥哥从窗户上掉下去之后,你才给吴所畏打电话么?”

关于这事,池佳丽一直心存疑惑,为什么兜兜出了事之后,吴所畏恰好就在那?

事到如今,圈圈只好招认。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