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逆袭+番外_分节阅读_223

柴鸡蛋Ctrl+D 收藏本站

  汪朕刚说完,吴所畏就听到身后的门响了。迅速将手机挂断,转过身,池骋正往这边走。幸好卧室的门和阳台还有一段距离,足够吴所畏把手机收好。

  池骋把吴所畏推桥到墙角,沉声质问:“这么晚了不睡觉在这干嘛?”

  “透透气。”吴所畏说。

  池骋的大手狠攥吴所畏的肩膀,“透气怎么不在咱们卧室的阳台透气?干嘛非要偷偷摸摸跑这来?”

  吴所畏吃痛,咬牙说道:“我不是想就势看看孩子么!”

  池骋冷厉的视线自上方投射下来,直逼吴所畏的瞳孔,给他一种浓浓的压迫感。

  “说实话!”

  吴所畏讷讷地说:“来这打电话。”

  “给谁打?”

  吴所畏瞄了池骋一眼,闷闷地说:“给公司的一个女员工,想问问她,这一片儿有没有二十四小时营业的化妆品店。我想买点儿化妆油彩,涂在兜兜身上……”

  吴所畏深知池骋的脾气,提谁都比提汪朕强。而女员工又符合吴所畏背着池骋打电话的目的,所以临时编了这么个理由。

  池骋捏着吴所畏的下巴审问:“真的?”

  吴所畏点点头。

  池骋本来还存有几丝怀疑,但看到吴所畏丧眉搭眼的小样儿,实在狠不下心过分苛责。便一把将吴所畏拽过来,佯怒的在他屁股上踢了一脚。

  “你怎么这么傻啊?用油彩干什么?又费事又伤皮肤!”

  吴所畏撇撇嘴,“那怎么办?你给我想个辙,让他能在短时间迅速变白。”

  “不是有一种滤光眼镜么?戴上之后可以改变物体颜色,把黑的看成白的,把白的看成黑的。你直接给他买一副这样的眼镜,想变白就戴上,想变回去就摘了。这么一来,化妆卸妆都免了。”

  吴所畏一听就心动了,“真有这种眼镜?”

  “连透视镜都有,何况这种眼镜。”池骋说。

  吴所畏顿时露出如释重负的笑容,大笨拳在池骋胸口砸了好几下。

  “还是你聪明。”

  汪朕接电话的时候正在开车,汪硕就坐在副驾驶的位置上。懒懒散散的目光斜视着窗外,实际上神经绷得特别紧。

  “谁来的电话?”汪硕问。

  汪朕把手机随意扔在一旁,淡淡说:“吴所畏。”

  “他?”汪硕斜睨着汪朕,“让你教他易容术?”

  “问我怎么把黑人化妆成白人。”

  汪硕似笑非笑地说:“我要是没算错,北京现在应该是凌晨一点多吧?大半夜不睡觉,偷偷摸摸给你打电话,就为了问你怎么美白?”

  汪朕嗯了一声。

  沉默了半晌过后,汪硕突然冒出俩字。

  “挺好。”

  第二天一早,天还没亮,刚子就给吴所畏学么这种眼镜去了。吴所畏把兜兜的眼睛罩上,以至于他每次醒来看到天都是黑的,于是翻个身继续睡。

  临近中午,刚子才把眼镜送过来。

  果然不出池骋所料,糊弄兜兜根本无需大费周折,只要一个眼镜和一个美丽的谎言就搞定了。

  吴所畏朝兜兜说:“这是一个魔法眼镜,有了这个眼镜,你想白就白,想黑就黑,而且你想让谁变黑就让谁变黑。”

  兜兜立刻说:“我想让所有人都变黑,只有我一个人最白!”

  于是,他的愿望实现了。

243老娘也有眼镜。

  中午吃过饭,池佳丽带着圈圈去接兜兜。

  路上,她朝圈圈问:“如果到了那,你哥哥不和咱们一起回家,你要怎么做?”

  圈圈一本正经地说:“我会好好劝他,让他跟咱们一起回家。”

  “你要怎么劝他?”

  圈圈想了想,说:“我会和他说,姥爷姥姥特别想他,妈妈特别想他,我也特别想他,我们都希望他能回家。”

  “对,你哥哥最听你的话,只要你说你想他了,你哥哥一定会回来的。”

  “嗯!”圈圈重重地点头,“我还会和他讲道理。”

  池佳丽饶有兴致地看着圈圈,“你要怎么和他讲道理?”

  圈圈说:“我会告诉他,在未经父母允许的情况下,是不能随便在别人家留宿的。父母养我们不容易,我们得时时刻刻考虑他们的感受。”

  池佳丽用手摸了摸圈圈的头发,脸上露出欣慰的笑容。

  “还是圈圈最乖。”

  池佳丽到了池骋家门口,按了按门铃。

  来开门的是吴所畏,兜兜也跟了过来,他已经把眼镜摘了。因为他吃米饭的时候发现是黑米,死活都不肯吃,就让吴所畏给摘了。

  池佳丽在兜兜身上扫了一眼,嘲弄的目光投向吴所畏。

  “不是说能把我儿子变白么?他哪白了?”

  吴所畏还没说话,兜兜就急匆匆跑进屋内。从沙发上拿起那个眼镜,戴上之后朝池佳丽兴奋地大叫:“妈妈快看,我已经变白了!”

  池佳丽又气又心疼地在兜兜脑袋上拍了一下,佯怒道:“哪变了?不是还这么黑么?”

  “妈妈,你戴上眼晴看。”兜兜不死心。

  池佳丽刚戴上就摘了,恼恨的目光投向餐桌旁吃饭的两个“人贩子”。

  然后耐着性子朝兜兜说:“傻儿子,你让他们骗了。你的皮肤根本就没变白,是这个眼镜有问题。我们看你的皮肤都是黑的,只有你自己看才是白的。”

  兜兜据理力争,“我的皮肤会变色,是你们没有魔法眼镜。”

  “什么魔法眼镜!!”池佳丽气不忿,“那眼镜只是改变了你的视线,没有改变你的肤色,别人看到的永远都是黑色。”

  “妈妈,你戴上看,戴上看!”兜兜认死理儿。

  池佳丽怒声呵斥:“戴上是白的管屁用?摘了不还是黑的么?”

  兜兜毫不畏惧地回执,“所以它是魔法眼镜!只有拥有它的人才可以想白就白,想黑就黑!”

  池佳丽差点儿让兜兜气昏了。

  池骋坐在吴所畏对面吃着饭,突然露出一个不明所以的笑容。

  吴所畏踢了他的脚腕一下,小声问:“笑什么呢?”

  “你小时候是不是就跟他一样?”池骋斜了一眼兜兜。

  吴所畏气结,“谁说的?我小时候精着呢!”

  池佳丽冷着脸坐在沙发上,圈圈过来安抚他娘。

  “妈妈,别生气,我来帮你劝他。”

  池佳丽这才想起来,她还有一个明事理的小儿子。

  圈圈走到兜兜面前,用白嫩的手指在兜兜黑幽幽的脑门上戳了一下,说:“你还是黑的,和以前一样黑。”

  “你胡说!”兜兜把眼镜摘下来给圈圈戴上,“你再看!”

  圈圈目露讶然之色,咦?真的变白了。

  兜兜献宝一样的把圈圈拉到镜子前,指着镜子里的圈圈说:“你看,你是不是变黑了?”

  圈圈比兜兜还惊喜,因为他一直想和兜兜变为一种肤色。

  “这样一来,我们是不是就一样了?”圈圈问兜兜。

  兜兜苦思冥想,终于想通了。

  “对,我现在是黑的,你戴上眼镜之后也成了黑色,我们现在都是黑色的啦!”

  圈圈皱眉,“那如果我们想变成白色呢?”

  兜兜故作聪明地把圈圈的眼晴摘下来戴到自个脸上,说:““我戴上之后,咱俩不就都成白色了么?”

  圈圈恍然大悟地点点头。

  两人齐齐转身,对着池佳丽欢蹦乱跳。

  “妈妈,无论戴眼镜还是摘下眼镜,我俩都是一样的肤色啦!”

  “别管我叫妈!”池佳丽掐死他俩的心都有了。

  圈圈突然想起来什么,拉着兜兜的手说:“我不想和你分开,我会想你的。你和舅舅说说,让我也住在这吧!”

  兜兜面露苦恼之色,“可是这样,妈妈会不会不高兴啊?”

  “不会的。”圈圈说,“我会和她讲道理的。”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