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逆袭+番外_分节阅读_185

柴鸡蛋Ctrl+D 收藏本站

  “老是练胳膊有什么用?多练练腰劲儿,省得每次骑我身上都扭不快。”

  “滚!”

  吴所畏气得背着池骋练。

  等钻进被窝,吴所畏又想起小秘夸他的那几句,忍不住朝池骋问:“说实话,你到底觉得我长得怎么样?”

  池骋定定地瞧了他几分钟,:“中上等吧。”

  前提是池骋的上等至今无人。

  可吴所畏听着很不舒坦,“你不觉得我五官很立体么?”2739587

  “高潮的时候是挺立体的。”

  吴所畏爆砸了池骋两拳,消停了没一会儿,又想起一个问题。

  “那你觉得我身材怎么样?”

  这次池骋给了好评。

  吴所畏兴冲冲地问,“那你觉得亮点在哪?”

  说着特意掀开被子,让池骋瞧见他那两条笔直的长腿。

  不了,池骋却说:“屁股够大。”

  吴所畏恼恨地还口,“你丫咋净盯着那瞅?你没发现我的两条腿很长么?”

  池骋说:“叉开的时候是挺长的,叉得越大显得越长。”

  吴所畏深深感觉他和池骋没有共同语言,一气之下把所有被子都卷走了,就让池骋光腚那么晾着。2739587

  池骋薅住吴所畏的头发,把他往自个这边拽。

  “别碰我的秀发!”吴所畏警告,“揪坏了你赔得起么?这么黑亮有光泽!”

  “再黑还能有你的y毛黑?”池骋戏虐的说,“我揪你那你都没说什么,揪你头发你还不乐意了?”

  吴所畏转过身来,也使劲薅池骋的头发,俩人对着。

  闹了一阵之后,吴所畏累了,眼睛对着天花板,胸脯一起一伏的。

  “吴总,你就是我理想的上司,梦中的白马王子,可望而不可即的完美男神。”

  吴所畏唇边露出一抹不易察觉的笑容,用胳膊肘戳了戳池骋。

  “嘿,我是你的什么?”

  池骋顿了顿,说:“你是我的米花。”

  “米花,为什么是米花?”2739587

  “因为那样我就可以爆你。”

  “……!!”

  折腾了好一阵,吴所畏才沉沉地睡去。

  不知是不是被吴所畏问得多了,池骋禁不住多看了他几眼。这一看竟然看了半个多钟头,如果吴所畏这会儿睁开眼,就能看到与刚才截然不同的两道目光。

  带着深深迷恋的,霸道又温柔的,狂烈浓情的目光。

  池骋的手轻轻抚着吴所畏的脸颊,光洁的脑门儿,英挺的鼻梁,薄薄的嘴唇,坚挺的下巴……想着他愤怒时瞪起的两个圆眼珠,高兴时微微上翘的嘴角,情动时蹙起的两道剑眉,高潮时似哭未哭的激动脸庞……

  再往下看,刚才还被池骋嫌弃的腰身,现在成了宝贝疙瘩。来来回回在上面抚摸着,感受那份柔滑又紧绷的质感,幻想它扭动起来时的淫荡模样。

  还有那两条长腿,每每缠住池骋的腰身,都让他有种掏空一切为其付出的冲动。

  最后,鼻息探到吴所畏的发间。

  感受他发梢带来的拨弄。2739587

  结果,就在池骋闭着眼睛沉醉的时刻,他突然嗅到了一丝异样的气味。

  指甲油的味道。

  池骋毕竟在乱花从中兜转了那么多年,对于女人身上的体味儿很了解。尤其他对吴所畏身上的体味儿更熟悉,掺杂了一点儿别的味道都能体察出来。

  吴所畏睡得正香,突然被一股莫名袭来的痛楚硬生生地逼醒了。

  池骋一把将其拽起。

  吴所畏烦闷地问,“你要干嘛?”

  “给你练练腰。”

  “我不想练了,我困了……唔……”

  起初,吴所畏还睡眼朦胧的,后来渐渐找回了精神,到最后彻底亢奋起来,骑坐在池骋的身上,卖力的摆动着腰身。

  池骋像抽小毛驴一样抽着吴所畏的屁股。2739587

  “快点儿动!”

  吴所畏仰脖呻吟。

  “啊啊……快不了了……”

  又是两皮带下去,伴随着池骋狠厉的低吼。

  “再快点儿。”

  “不行了……要射了……啊啊啊啊……”

  ……

  第二天,刚子找到池骋,和他说了张宝贵的事。

  “以前吴所畏在国企上班的时候,一直在他手底下做事。不过这次他来找吴所畏,并没有认出吴所畏来。”

  池骋纳闷,“没认出来?他在那干了三年,就算改名了,也不至于到认不出来的地步啊!”

  刚子解释道,“因为他和之前的相貌差别太大了。”

  “他还整过容?”池骋问。

  刚子不厚道的笑了,“不是整容,是以前忒胖。”

  说完,拿出一张吴所畏“风华正茂”时候的照片,也就是吴所畏减肥前夕,岳悦第一次和他提出分手的那段时间,体重一度到过一百七八。一身的肥膘,五官全都被挤压走形了,就连最有标志性的大眼都被挤小了一圈。

  如果不是刚子事先说,池骋都差点儿没认出来。

  用四个字来形容池骋对曾经的吴肥仔的态度,那就是“没法要了”。

  以后家里的可乐,薯片之类的高热量食物赶紧清空,坚决杜绝一切反弹的可能性。

  不过,池骋还是看笑了。

  真想把他脸蛋上那两坨肥肉拧下来。

  “张宝贵那会儿没少欺负他。”刚子说。

  池骋脸上的笑容淡去,阴黑的色彩漫上瞳孔。

  ……

210.一股莫名火。

  “张盈,昨天我让你把那份资料存档,你存好了么?”吴所畏问。

  张盈调皮地眨眨眼,“你猜。”

  “……别闹,我和你说正经的呢。”

  张盈扭到吴所畏身边,酥胸有意无意地蹭到吴所畏的手臂上,声音较柔软腻地说:“我哪儿不正经了?吴总让我做的事,我当然要尽心尽力地完成。”

  吴所畏不避开也不回应,淡然地接受这一“馈赠”,“回你自个的办公室看书去吧,昨天我不是给了你那么厚的一叠资料么?你要仔仔细细、认认真真地看完。”

  张盈闪着迷人的美眸笑道,“我已经看完了。”

  “这么快?我考你一个。”

  吴所畏随便问了一个简单的问题。

  张盈跺脚撒娇,“吴总,您这不是存心刁难人么?这个问题太难了,我昨天看了几遍都没看懂,要不您先给我讲讲吧。”2739587

  不容吴所畏反抗,张盈就拽着他坐下,粘靠在他身边,笑眯眯地看着他。

  吴所畏有条不紊的讲着,每讲几句就和张盈来了眼神交流,张盈就会趁这个机会朝吴所畏放电。吴所畏故作镇定地继续讲,张盈就把吴所畏搭在他腿上的一只手挪到自个腿上,还在大腿内侧来回摩挲。

  吴所畏觉得自个不是在授课,而是在练功,练“坐怀不乱”功。

  “听明白了么?”吴所畏问。

  张盈不说话,眼神媚惑撩人。

  吴所畏若不是有孙悟空的火眼金睛,知道这厮是妖,真得让她蛊惑进去。

  “吴总,你喜欢我不?”

  吴所畏给了她一个模棱两可的回答,“作为你的上司,我还是挺喜欢你这个秘书的。”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