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逆袭+番外_分节阅读_155

柴鸡蛋Ctrl+D 收藏本站

  凡是伤过她儿子的,她一个都不忘。

  出去之后,吴所畏拍着姜小帅的肩膀笑了好一阵。

  “你丫演得还挺像。”

  再看一眼,又笑了。

  姜小帅一身御姐装柬,指着吴所畏的鼻子骂:“你丫就作吧,你个欺师灭祖的小畜生。”

  “哈哈………”吴所畏拍着姜小帅的肩膀感慨道,“汪朕真是个人才,样样精通,瞧他把你化的,一般的大姑娘都没这么漂亮。”

  “滚!”

  姜小帅骂虽骂,但还是不得不承认,“汪朕确实是个完美男神。”

  吴所畏点头赞同,“和他这种人在一起,日子得多带劲!”

  “你和池聘就这么完了?”姜小帅问。

  吴所畏一副无所谓的表情,“他不要我了,我能怎么办?”

  “打算另谋他主?”姜小帅眨巴眨巴眼。

  吴所畏扬起唇角,“还真有这么点儿意思。”

  

186吃面条吃出的感悟。  

  天越来越冷了,吴所畏家里是自供暖,远不如楼房暖和。长时间吹空调不舒服,电暖气又怕老太太触电,所以只能一进家门就拖鞋上炕,早点儿钻进被窝睡觉,熬过这漫长又寒冷的冬夜。

  这天晚上,吴所畏翻来覆去睡不着。

  被窝是暖和的,后背上也浮起一层虚汗,可手脚却是凉的,怎么捂都捂不热。

  他把手伸进吴妈的被窝,发现老太太的手是热乎的,于是让老娘给自个捂手,过了一会儿又把脚伸了进去,最后整个人都钻进吴妈的被窝。

  吴妈握着吴所畏的手,含糊不清地喊了声。

  “大池。”

  吴所畏身形一僵,定定地看着吴妈。

  “妈,您醒了么?”

  吴妈没说话。

  吴所畏又抱着吴妈睡了一会儿,突然感觉吴妈的身体不光是热,还有些烫。吴所畏把手伸到吴妈的额头上,顿时惊愣住。

  “妈,妈………”

  叫了好几声,吴妈都没醒。

  吴所畏迅速穿衣下床,把吴妈抱上车,开车直奔医院。

  在抢救室外面等着的一个多钟头,吴所畏把什么都想了,心里像是压了一块大石头,想哭哭不出来。他只穿了一件衬衫,一条西裤就出来了,拿着打火机的手抑制不住的抖动,好一会儿才把烟点上。

  医生出来,朝吴所畏说:“老太太没有生命危险了,只是得住院观察几天。”

  吴所畏悬着的一颗心总算落了下来。

  第二天,吴妈被转到住院部,虽然没有在家待着自由,但毕竟不用挨冻了,而且吴妈身边有医生看护,吴所畏去公司的时候也没那么担心了。

  中午,吴所畏喂吴妈吃燕窝粥。

  吴妈刚吃了两口,又开口叫了一声。

  “大池。”

  吴所畏心尖微颤,问吴妈:“您还知道谁是大池么?”

  吴妈指指粥,又摇摇头。

  她脑子里已经没有池聘这个人的确切印象了,因为池聘将近一个月没来看过她了,但她还还记得池聘送过的燕窝,记着自己不喜欢这个味儿。

  晚上,吴所畏的大姐和姐夫来了,还把已经读大学的女儿带来了。

  “三儿,今儿我们三口子看着妈,你回去歇一宿吧。”

  吴所畏说:“没事,我来守夜吧,你们明天不是还要上班么?”

  “明儿是礼拜六,我和你姐夫都歇班,大闺女也放假。”

  吴所畏一看病房里就两张床,便勉为其难地答应了。

  公司的房间太多,卧室太大,吴所畏不想回那住,又回了诊所。

  已经十一点多了,寒风刺骨,对面篮球场上空无一人,就剩几盏路灯散发着幽冷的光。吴所畏拿起一个篮球,独自去篮球场上奔跑跳跃,一个轻盈漂亮的扣篮,两只手狠狠抓住篮球框。

  “1、2、3、4……”

  一直数到0,吴所畏依旧孤零零地挂在上面,再也没有一个宽阔的肩膀可以接住他了,也没有一条脖子可以任他骑了。

  “哎——这里看,我这胳膊怎么这么粗?怎么这么带劲?哎——这是吃了祖传的大力丸。哎——您看这大力丸,一包一串一铜钱,您天天吃,月月吃,年年吃,您就和我一样………后面一句我忘了。”

  “我知道。”

  “你知道?你也听过?后面那句是什么?”

  “长两个沉甸甸的大肉蛋。”

  “想我爸了。”

  “没事,有干爹呢。”

  “靠,你管谁叫儿子呢?”

  “小醋包是我儿子,你是小醋包他哥,你不是我儿子谁是我儿子?”

  “信不信我拿这玩意儿在你脖子上捅个窟窿眼儿?”

  “用不着,用你那俩大蛋砸,一砸一个坑。”

  吴所畏捡起篮球,拖着落寞的步伐,一步一步往诊所走,就在他刚走到门口的时候,脚上突然一沉,低头一看,瞬间呆愣住。

  小醋包盘在他的脚腕上,眼睛微微眯着,一副疲惫不堪的小样儿。

  池聘说那句“老死不相往来”的时候,吴所畏都强忍着没哭,可当他把小醋包抱到怀里,发现他一身的冰碴儿,突然就落泪了。

  “你从哪爬来的?”吴所畏问。

  小醋包不会说话,只会往吴所畏的裤管里钻。

  平时小醋包的身上就冷冰冰的,现在更是凉得蚀骨,冰得吴所畏的腿一抖一抖的。赶忙把它从衣服里揪出来,找个毯子给它裹在里面。

  蛇是要冬眠的,吴所畏思忖着是先给他搭个窝,还是先把它送回去。

  没一会儿,刹车声响起,吴所畏视线一转,汪朕出现在视野里。

  “小醋包是不是爬到你这了?”

  吴所畏点头,“刚爬过来的,你要把它接回去么?”

  汪朕摇头,“放在家也是个心魔,你把它眯起来,让它在你这冬眠吧。”

  “是你故意把它放过来的么?”吴所畏问。

  汪朕说:“不是,我也是发现它不在,才出来找的。”

  吴所畏纳闷,“它不是天天和汪硕腻歪在一起么?”

  “蛇也是通人性的,它把你们视作亲人,对于汪硕,就像其他的蛇一样,只是伙伴而已。它和汪硕腻歪在一块,不过是图个新鲜,几天还可以,时间久了就待不住了。它已经在家蔫了好长时间了,每天到处藏着,我猜它就该偷偷溜出来了。”

  吴所畏发现,他每次听汪朕说话,心里都会特舒服。

  “有礼物不?”又朝汪朕伸手。

  汪朕刚才还是空手进来的,不知从哪就变出来一根特长的拐棍糖。

  吴所畏又惊又喜,“哎呀,现在还有卖这种糖的呀?我还是小时候吃的呢。”

  说着接过来,爱不释手地瞧了好一阵。

  然后嘎嘣一口,赞道:“呵!还挺甜!”

  这么长的糖,一个人吃不好意思,吴所畏就从中间劈开,把长的那截递给汪朕。

  汪朕说:“我不吃,你吃吧。”

  吴所畏美不滋的,“就等你这句话呢。”

  汪朕静静地看着吴所畏。

  你果然比汪硕聪明。

  走之前,汪朕又从车上搬出一箱的拐棍糖,塞到吴所畏怀里。

  “把这糖给你妈拿去,你妈一定很稀罕。”

  说完,开车离开了。

  第二天,吴所畏把拐棍糖拿到医院,果然不出汪朕所料,吴妈看到这东西超级高兴,比见到任何东西都让她兴奋。

  现在在吴妈的脑子里,存留的影像几乎都是过去几十年的,她已经完完全全变成了一个小孩,再也不去操心吴所畏是否娶媳妇,是否存钱买房,她只知道拿着一根拐棍糖傻笑,无论谁来都拿出来显摆。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