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逆袭+番外_分节阅读_97

柴鸡蛋Ctrl+D 收藏本站

  “知道你还晾着我?”郭城宇语气一转,“难道你是怪我那天晚上没睡了你?”

  立马换来一声滚。

  过了一会儿,姜小帅不知想到了什么,不明所以地笑了笑。

  “其实那天进你房间前,我就知道你不会把我怎么样,人在一种绝望的壮态下,是打不起精神做那档子事的。当然,你可以否认,就像你否认你是跟着他的车来的。”

  郭城宇有点儿跟不上姜小帅的思路。

  “绝望?我为什么要绝望?”

  姜小帅也不绕弯子,直说,“那天晚上我冲进你的房间质问你,你应该清楚地知道我是偷偷溜回了诊所,看到不和谐的一幕,才揭穿你的诡计。所以在那一刻,你心里是很绝望的,因为我的兴师问罪,代表着一场被我亲眼目睹的欢爱过程。”

  郭城宇笑着吐出一口烟雾。

  “敢情你是这么发现的?”

  姜小帅撇撇嘴,“不装会死么?”

  郭城宇真纳闷了,“我到底装什么了?”

  姜小帅冷笑一声,又说:“你知道么?池骋离开吴所畏一个钟头,就会受不了。他每天和吴所畏腻歪在一起,分开了还要打电话聊天,他的网名叫‘你是我心爱的小吊丝儿’,那里面只有一个好友,就是吴所畏。”

  这话倒是让郭城宇脸色一变,随即开口问道:“晚期了?”

  姜小帅被问得一愣。

  “什么晚期了?”

  郭城宇笑笑,“人之将死其言也善,没得绝症,怎么会做出那么人性化的举动?”

  姜小帅说:“不好意思,让您受挫了,人家好好的,没毛病。”

  “你是想向我表达你的嫉妒之意么?”郭城宇问。

  姜小帅毫不留情地回斥,“你丫脸皮能再厚点儿不?自个儿的想法往别从身上推,我话都说到这份上了,您就招了吧!”

  郭城宇被姜小帅弄得五迷三道,愣是不知道他让自个儿招什么。瞧姜小帅一惊一乍的,心里直犯怵,手抚上他的额头,温得乎的,不像发烧了啊!

  “你是不是中邪了?”

  姜小帅的脸彻底冷下来了,手一挥,语气淡漠。

  “你走吧,我不想和你说了。”

  郭城宇用那他老油饼的脑子将姜小帅所有的话串联起来,琢磨了片刻,瞬间炸出一个恐怖的念头,差点儿把他头发烤焦了。

  “你不会觉得,我喜欢池骋吧?”

  此言一出,姜小帅眼睛总算来神了。

  “你终于承认了。”

  郭城宇都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把耳朵上夹的那根烟取下来叼进嘴里,使劲嘬了两口,他现在需要平静一下。

  姜小帅还在自说自话,“不过我觉得你的机会不太了,池骋对大畏着魔了,你这盘老酸菜腌得再久再有味道,也比不上一盘饕餮精致的大菜。”

  郭城宇不说话,保持沉默。

  姜小帅又说,“趁早抽身吧,你俩属性不合,根本不可能在一起。”

  郭城宇手里的烟头就剩一小截了。

  姜小帅还没完没了的,“看你也是个伤心之人,以后再来诊所,哥好酒好菜招待着你。”

  “以后我不来打扰你了。”郭城宇突然开口。

  姜小帅从牙缝里挤出几个字,“那我谢谢你了。”

  郭城宇接着说,“你多花点儿工夫给自个儿看看病吧。”

  姜小帅,“……”

  郭城宇总算给了姜小帅的空穴来风一个完美的点评。

  “那我问你,你那天看到人家俩人现场‘表演’,为什么那么激动地跑到我那兴师问罪?你刚才看到人家俩人亲热,为什么气汹汹地扭头回屋?吴所畏被毒蛇咬的时候,你为什么拼了命地往前冲?吴所畏耍心眼诱骗池骋,你为什么不求一切回报地在背后出谋划策?按照你的思路,是不是我也该问一句,您是喜欢吴所畏吧?”

  姜小帅怒不可遏,“你丫甭给我扯淡!”

  郭城宇又说,“我告诉你那天晚上,我为什么没睡你。因为你被我下了药,一直叫着别人的名字,我瞧你可怜,没忍心下手。”

  “滚,有多远滚多远!”

  郭城宇冷冷一笑,“在我走之前,还得提醒你一句:劝劝你徒弟,不想惹出大麻烦,赶紧向池骋承认他是岳悦的前男友。”

  姜小帅目露惊愕之色,郭城宇都走到门口了,又喊了一句。

  “等会儿,你他妈给我回来!”

  ……

  回家之后,吴所畏一直想方设法对池骋衣兜里的手机下手,想趁着池骋不注意,把之前发的那条2B的短信删了。结果迟迟找不到机会,每次都是刚把手伸出去,就让池骋攥住了。

  池骋把吴所畏的手拉过来,强行给他剪指甲。

  吴所畏满口怨言,“刚长出一个小边儿,你又给我剪!剪那么秃干嘛啊?我秘书都笑我,浑身上下没有一处不秃的地方。”

  “别乱动。”池骋硬着脸,“留指甲骚给谁看?”

  吴所畏就不明白了,怎么他留个指甲都是犯骚了?

  “就那个在会所勾搭你的小贱男,他丫指甲又尖又长,你不是照样稀罕么?”

  “你和他比?”池骋虎目威瞪,“你要是把自个儿和他划归到一个行列,那现在就让我抽一顿,再留多长的指甲我都不管你!”

  吴所畏沉着脸不吭声了。

  甚实池骋逼着吴所畏剪指甲的真正原因是那天他看到吴所畏公司的女员工让他帮忙撬东西,吴所畏特热情地去帮忙,当时就是用指甲撬开的。于是池骋得出结论,凡是吴所畏身上多余的部位,都可以一并除了。

  吴所畏趁着池骋两只手都把着自个儿的工夫,伸出一只手从床单底下爬过去,直奔着池骋的衣兜而去。

  “那手也拿过来。”

  然后俩手都让人拽走了,一起剪!

  剪完,吴所畏问:“你热不热啊?热就把外套脱了吧。”

  池骋斜靠在床头,眼神示意吴所畏给自个儿脱。

  吴所畏求之不得,立刻把手伸了过去。

  刚把拉链拉开,就被池骋按在胸口,然后池骋又坏心眼地把拉链拉上,把吴所畏给“穿”在衣服里,闷着不让出来。

  叫你不老实待在我身边,没事总去外面野!

  吴所畏挣扎了一会儿不动了,脸贴在池骋胸口上,池骋里面穿着棉衫,淡淡的洗衣液的味道,又混杂着他身上特有的气味,闻着很舒服。

  池骋把拉链拉开的时候,里面的衣服湿了一片。

  急切地把吴所畏压在身下开始索取,他曾经还可以忍,现在彻底忍不了了,吴所畏就这样悄无声息地蚕食了他的耐受力。

  从没对一个人这样疯狂过,闻着他的气味儿就能亢奋到不能自抑的地步。

  吴所畏也是如此,他都怀疑自个儿被人下了药,池骋对他的调教已经到了登峰造极的地步。有时候光是被他玩弄乳尖,就能达到高潮。

  一个回合过后,吴所畏靠在床头,眼神有些茫然。

  “你看过《感官世界》那部片子么?”

  池骋看过,但没说话。

  吴所畏又说,“那是一部禁片,里面的俩人无休止地追求性爱,他们甚至为了做爱不吃不喝,却越来越难以得到满足。直到有一天,他们俩人做到了极致,女人勒死了男人的脖子,割下了他的性器,求得最后一刻的欢愉。”

  池骋说:“放心,这种情况不会出现在咱俩身上。”

  “为什么?”吴所畏问。

  池骋说:“你割不动。”

  吴所畏,“……”

  沉默了半晌,吴所畏又说:“其实我想强调的不是他俩的后果,而是过程,有个细节你注意到了么?他俩为了做爱不吃不喝。”

  池骋没有半点儿反应。

  吴所畏又简明扼要地强调,“为了做爱不吃不喝,不吃不喝!”

  十五分钟后,池骋从楼下的快餐厅定了一份夜宵给吴所畏送到床边,吴爷爷什么感慨都没了。横在床上胡吃海塞,后来发现池骋在看他,脸上有点儿挂不住。

  “哎,我看过一篇文章,说的是床上最煞风景的十种行为。甚中有一种就是在床上吃东西,即便你只有一百斤,也会让伴侣觉得你是个吃货。你现在是不是就这么觉得?”

  池骋淡淡回道,“煞煞风景也挺好,省得我整天上火。”

  吴所畏不由地噎了一下,听他这意思,还真挺膈应我这样的呗?

  表面上特不在乎,吃着吃着就背朝着池骋,后来不声不响地挪到了床下。

  池骋觉得,吴所畏有时候不经意间表现出来的小动作,特别能触动他。

  晚上睡觉前,池骋突然发了句感慨,“你都好久没往我衣兜里塞零食了。

  吴所畏说:“你摸摸口袋。”

  池骋一摸,真摸出来两块豆干,当然,他知道吴所畏是为了把手机顺走才故意放进来的,不过也没揭穿,存心调侃了一句。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