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逆袭+番外_分节阅读_87

柴鸡蛋Ctrl+D 收藏本站

  吴所畏也发现了这个问题,心里忍不住嘀咕,长尼玛那么大JB干什么?

  池骋开口子,“你要是不想让我惨了,最好换一条大码的”

  吴所畏不想说这是特价的,又不想打钱买条新的,于是把池骋裤裆上的两个扣子解开,吧池骋的那家伙掏了出来,耷拉在外面。

  再问:“还憋吗?”

  池骋摇头。

  吴所畏倒挺看得开,“那就这么穿着吧。”

  就这么穿着……这么穿着……穿着……

  池骋把手伸到下面,手掌托起巨龙,斜睨了吴所畏一眼。

  “我要这么穿着出去,你放心么?”

  “……”

  躺在床上,吴所畏暗暗想到:汪硕送池骋一条蛇,池骋养了七年。那我送他一跳羊绒裤,他能穿七年么?这么一想,就问出来了。

  池骋说:“如果你只给我买这一条,我能穿一辈子。”

  多么感人肺腑的一句话,可听在磁铁公鸡的耳朵里,立刻变了一个味儿。

  草,听这意思是嫌这条不好啊,还想让我再买一条呗?

  激战了N个多回合后,吴所畏还能和池骋聊上几句,证明铁屁股功马上就要连成了。灯都关了,眼皮都快合上了,吴所畏才反应过来一件事。

  “池骋,我买的那些破羊肉是不是都让你吃了?”

  池骋的大手托着吴所畏的后脑勺,问:“那是破的么?”

  其实他第一口就吃出来了,羊肉不纯,里面掺了鸭肉。

  吴所畏心里挺不是味儿,“你干嘛要吃那个?咱冰箱里不是还剩了好多精品羊肉么?”

  “我敢扔吗?”池骋低沉沉的说,“我扔了你的跟我玩命,不扔放在冰箱里,指不定哪天就让你给偷吃了。”

  吴所畏特别过意不去,咬咬牙说:“明儿我去给你换条大码的羊绒裤。”

  池骋哼笑一声,“算了,就那么穿着挺好。”

  “那你里面可得穿厚一点,小心漏风。”

  池骋用粗粝的掌心蹭了蹭吴所畏的后脑勺,没说话。

  吴所畏脑瓜子一转,又说:“要不这样吧?你不是总说我光吃饭不干活么?明儿我来伺候你,你觉得咋样?”

  池骋投过去一个极有男人味儿的眼神,“那敢情好了。”

  于是,相反的想法,却带着一样的笑容,两人相拥而眠。

126.今儿晚上有重要任务

周六一大早,池聘和刚子一起去郊县拉蛇料。回来的路上赶上交通事故,整个高速路段严重拥堵,汽车在路上寸步难行。池聘扯下裤腰上的皮带,有一下没一下的在手上轴打着,发出清脆的啪啪声。

刚子在池骋身边待了这么多年,基本可以摸请他所有动作背后隐藏的情绪,譬如玩皮带,就说明他现在手痒痒了。

“他满足不了你?”刚子问。

池聘粗砺的视线射向窗外,声音里充斥着浑厚的雄性气息,“能满足,就是我手欠而已。”

刚子自然明白,池聘所渭的“手欠,“就是那些虐人的癖好。

“你和他提过这方面的要求么?或者你可以在他兴起的时候,慢慢引导他接受这种方式。其实我觉得在你交往过的那些对家里,他算身体条件相当不错的了。而且脾气犟,有股狠劲儿,机打击能力强。”

刚子说了这么多,池聘就回了四个宇。

“下不了手。”

虽然自打池骋和吴所畏在一起,刚子就“惊喜”不断,可池聘的形象从性虐暴徒一下转变为五好男人,他还是有点儿适应不了。

“为什么下不了手?”刚子又问。

池骋给的答案更让他意外。

“他肯定得哭。”

刚子无语了,谁跟你那个的时候不是鬼哭很嚎的?怎么他的眼泪就这么值钱?

“这样吧。”刚子想出一个主意,“哪天他把你惹火了,你就趁着那个机会大虐一场,爽也爽了,气也出了,多好的事。”

不料,池聘又说:“他听话着呢,无火可发。”

他听话?刚子心里喷了一句,是他听话还是你老往身上泼水啊?

“那就找茬儿,制造机会让他干坏事。”刚子说。

池聘砺刃一般的视线转向刚子,问:“怎么制造?”

刚子说,“我个女的勾搭他,你再出来捉奸。”

嘹亮的一声“啪,“顺着车窗钻到桥洞底下,把俩撒尿的爷们儿吓得大鸟抖三抖。

池聘,“这事要成了,我第一个虐你。”

刚子脖筋纵横凸起,面孔扭曲狰狞,这一鞭子下来,半条腿都火烧火燎的。

又堵了半个多钟头,刚子朝池聘说:“要不咱也下去解决一下?瞧这阵势,一时半会儿疏通不开了。”

池聘也有这个意思,于是俩人一起下车。

找了一片空地,旁若无人的开始解决。

刚子不走故意偷看池聘,实在是池骋的动作忒利索,他这一层一层的刚把裤子解开,池聘那边都快解决完了。拿余光一扫,池骋收鸟,羊绒裤的扣子就那么大喇喇的敞着,直接拉外面的裤链。

刚子艰涩开口,“我说,还差一道扣子呢。”

池聘完全不理他这茬儿,腰带啪的一别,一身浑然天成的凛然霸气。

“用不着,这么尿省事。”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