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逆袭+番外_分节阅读_85

柴鸡蛋Ctrl+D 收藏本站

  “你为什么在乎当年那件事?”

  池骋的眼睛如一潭死水,看不见半点儿波澜。

  “我最恨别人欺骗我。”

  吴所畏的心一下被砸的稀巴烂,说出的话都带着垂死挣扎的味道。

  “我也没少骗你吧?可你也没把我怎么着啊!”

  池骋淡淡说道,“在我可以掌控的范围内,你的骗不叫骗,只叫耍心眼。但如果超出了我的掌控范畴,让我一直蒙在鼓里,那就是真正意义上的骗。”

  吴所畏彻底绝望了。

  池骋抱过来的时候,吴所畏还属于僵死状态。

  “你骗过我?”池骋故意问。

  吴所畏撬开牙关,木然的嗯了一声。

  “怎么骗的?”

  吴所畏愣怔了好久,说:“其实我当初接近你,是有目的的。”

  池骋的手臂紧了紧,“什么目的?”

  吴所畏脸色煞白,嘴唇反复开合,都没挤出一个字。

  池骋心里不落忍,绷着的脸瞬间缓和下来,“算了,不吓你了,你不就是因为和前女友分手,受到刺激,想借我的肩膀往上爬么?我不介意你这个功利性的出发点,我不介意你利用我,我愿意领着你这只被放养的‘小羊’去吃更肥美的草。”

  吴所畏强撑着的意念轰然倒塌,一个明知道他耍心机还舍得纵容的男人,他不敢失去。哪怕让他继续行骗,日后遭受更为惨淡的代价,他也认了。

124 精打细算的小日子

  这几天大风降温,姜小帅的诊所又是人满为患,忙活了一上午,刚要坐下来喝口水,又一个声音从身后冒了出来。

  “姜大夫。”

  姜小帅把水杯放下,习惯性的应道,“诶,您哪不舒……”

  等看清身后的人,不由得磨了磨牙,再一瞧他的打扮,西装革履,熨烫平整的领口,头发修剪得干脆利落……忍不住握住他的手,调侃道:“吴总经理大驾观临,有失远迎!”

  吴所畏爽快的大笑一声,使劲在姜小帅的脸上捏了一下。

  “你今天怎么有空啊?”姜小帅问。

  吴所畏指指外边,说道:“城区48个路口改建,红绿灯统一换成LED只能信号灯,我们公司接受了这个项目。这两天员工正在这一片儿勘察测量呢,我来监督他们的工作,也顺路来看看你。”

  姜小帅笑着在吴所畏肚子戳了一下,“政府的工程都能搅到,能耐不小啊!”

  吴所畏一本正经的说:“这是公司全体员工齐心努力的结果。”

  姜小帅哼笑一声,“是池队长一人的功劳吧?”

  “谁说的?”吴所畏矢口否认,“他已经不在交管局上班了,调到财政局了。”

  “交通局待着有什么意思?财政局的发展前景多好。人家一定是为了这个项目,才苦苦挨到今天才调任的。先把路给你铺平整稳,然后再到财政局混个一官半职,为你公司的发展壮大提供良好的政策条件。他应该就是这个打算吧?”

  无所谓冷哼一身,“你也忒瞧得起我了,他调任就是一句话的事 ,哪会想那么多?真要考虑也不会优先考虑我,肯定是那群蛇崽子,估摸他也醒悟了,没有稳固的社会地位,就没法给儿子们建立安全舒适的生活环境。”

  姜小帅促狭一笑,“瞧把你酸的。”

  吴所畏嘴硬,“我有什么可酸的?我巴不得他天天去看那群蛇儿子,最好睡在蛇窝了,省的回来招人烦。”

  “哎,对了。”姜小帅想起一件事,“你到底和他坦白了没啊?”

  说起这事,吴所畏的眼角有挂上几分愁色。

  “那天本来想说的,结果他给我下了一剂猛药,还没开口就怂了。后来我想想,算了,就这么着吧,我把关于我和岳悦的所有东西都销毁了。我和池骋不是生活在一个圈子里的,我们认识的人相隔十万八千里,没人会把我俩的事捅到池骋那。”

  “那岳悦呢?”姜小帅提醒,“万一他要报复你呢?”

  吴所畏摇摇头,“不会的,他一定认为池骋是知情的,故意替我打击报复她。就好像当初我觉得池骋是知情的一样。”

  姜小帅想想也有道理,“如果能瞒住,就别冒那个风险了,将来你们感情稳定了,说不定哪天聊起来,就把这事带出来了。”

  “我也这么想的。”

  又一个病人上门,姜小帅过去给人看病,吴所畏就坐在椅子上喝水,一边喝水一边端详着姜小帅,他觉得姜小帅瘦了,夏天的时候穿这个白大褂还挺修身的,结果现在入冬了,衣服增厚了,白大褂倒松松垮垮的了。

  给病人开完药,姜小帅又坐了回来。

  吴所畏朝他问:“你和郭子到底怎么样了?”

  “就那样呗。”姜小帅模棱两可的。

  吴所畏挺着急,“你不会还以为郭子喜欢池骋吧?”

  “好不容易聊个天,咱别说那些扫兴的话了成么?”姜小帅颇有深意的目光转到吴所畏的脸上,“说说你的幸福生活吧。”

  吴所畏面露窘色,“我有什么可幸福的?”

  “您这大公司开着,富二代护着,不缺钱,不缺爱的,还想怎么着?”

  吴所畏说,“我想要个媳妇儿。”

  姜小帅噗嗤一乐,“你得了吧!给你个媳妇儿你都不知道干嘛用!就你前面那根,废弃那么久,都快长锈了吧?”

  进门前还沉稳有度的吴总经理,一听这话立刻就炸毛了。

  “谁说的?我家老二一直生龙活虎的!我最近正在努力锻炼身体,争取早日把池骋拿下。”说的掷地有声的。

  姜小帅也不打击吴所畏的自尊心,直接一笑而过。

  两人正聊着,一个陌生号码打到了吴所畏的手机上,接起来一听确实池骋。

  “我在外面办事,手机停机了,帮我充点儿话费。”

  恨恨的撂下电话,吴所畏一副恼火的模样。

  姜小帅问,“怎么了这是?”

  “你说这人是不是成心?一出门就停机,兜里还不带钱,每次都让我给他充值,变着法的从我这套钱。”

  姜小帅咧嘴一乐,“交个话费能给你套走多少钱啊?堂堂一个总经理,每天几十万入账,还计较那么一点儿钱?再说了,池骋是你被窝里的人,你俩还用算那么清楚?”

  说起这事,吴所畏更窝火了。

  “一开始我俩确实没算那么清楚,后来我发现这样不行,我净吃亏了。就说买饭这事吧,轮到他买饭的时候,他草草塞几口就得了,一轮到我买饭,他丫没玩没了的吃。”

  “还有上个月,他把我手机流量用完了也不告诉我,害得我流量超值,扣了好多钱。”

  “噗……”姜小帅把嘴里的水喷了出来,“就那点儿流量,你也好意思拿出来说?”

  吴所畏气急败坏的,“根本就不是钱不钱的事,是他这个人的态度问题。他丫就是成心的!在家待着的时候,知道话费余额不多了,存心不充,非要等手机欠费了让我给他充。而且平时出门都拿着钱包,一到手机欠费了就空手出门。”

  姜小帅作为师父,听到徒弟的血泪控诉,不仅没有半点儿同情,还在心里偷着乐。

  吴所畏又说:“上个月他给我买了一身保暖内衣,我没回馈他点儿什么,他心里就不平衡了。这个月隔三差五当着我的面摆弄他那条羊绒裤,又说缩水了,又说起球了,其实他那条羊绒裤料子特好,长短正合适,他就是故意给我试压,强迫我给他花钱。”

  姜小帅打心眼里觉得,如果这件事发生在比别的男人身上,肯定会招人膈应。可一旦发生在池骋的身上,怎么就这么萌呢?

  “那你送不送他一条啊?”姜小帅故意问。

  吴所畏沉着脸,“不送,惯他那臭毛病!”

  姜小帅又笑了,“那你总的把话费给人家充上吧?要在外面让人拐走了,你去哪找啊?”

  “让人拐走正好!”

  话虽这么说,吴所畏还是开口让姜小帅帮他在网上充值。

  “充多少?”姜小帅问。

  吴所畏扬扬下巴,“先看看欠了多少。”

  姜小帅等了池骋的账号,查询余额,显示欠费29.3.

  吴所畏想都不想就回道,“充30.”

  姜小帅惊了,“你冲30?余额才7毛钱,发几条短信就没了!”

  吴所畏想了想,说:“那就再充四块九。”

  姜小帅差点儿从椅子上溜下来,“我说……你干嘛要抠那么精确啊?就算不给充一百二百的,你起码凑个整数吧?十块不成,五块总成吧?”

  “就四块九。”吴所畏一口咬定这个数字。

  姜小帅纳闷了,“你怎么就认准这个数了?”

  “他主叫一毛两分钟,被叫免费,他从来不发短信,基本只和我打电话聊天。我俩最多聊三十分钟,一毛二一分钟,最多三块六。他和别人通电话,从不超过一分钟,四块九减三块六还剩一块三,加上之前的七毛月就是两块,这两块钱足够他谈正事了,他要和别人闲聊,停机活该!”

  姜小帅用膜拜的眼神仰望着吴所畏,他觉得,吴所畏已经成精了!

  ……

  从姜小帅那出来,吴所畏又跟着员工去了别的地段。

  路上经过一家商场,吴所畏站在外面犹豫了好久,还是进去了。

  进去后直奔男士内衣专柜,选了好几家,不是太贵就是太贵。挑来挑去,就剩最后一家了,在没有合适的就不买了。

  结果,价码和前几家的一样,羊绒含量高的,没有低于两千块的。羊绒含量低的,吴所畏又怕穿着不暖和。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