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逆袭+番外_分节阅读_50

柴鸡蛋Ctrl+D 收藏本站

  什么叫口是心非?就是前一天晚上嚷嚷着我膈应你!你给我滚!第二天早上被骂的人醒过来,发现自个儿的命根被人紧紧攥着。古有割袍断袖之说,哀帝醒来瞧见董贤压着自己的衣袖,怕吵醒他便直接割断袖子,以示疼爱。

  可问题是,池骋被攥的是命根啊!他再怎么疼大铁头,也不能把命根割了吧?

  于是,一狠心拔了出来。

  说“拔”一点儿都不夸张,池骋回头再一瞧,某人手里都是毛。

  ……

  吴所畏睡到日上三竿才起床,人家的飞机都在外省降落了,吴所畏才无精打采地坐起身,拖着绵软的步子去了卫生间。一边刷牙一边懊悔,昨天晚上应该叮嘱小醋包几句,一定替大哥把人看好了!卯足了劲气她!气得她咬牙切齿,恨不得一时半会儿灭了你,大哥的苦心才没白费啊!

  一上午,姜小帅的眼珠都围着吴所畏转,不是他刻意要看,是吴所畏的反常行为忒有看点了。每隔一分钟磨磨牙,三分钟鼓鼓腮帮子,五分钟叹一口气,十分钟开始转磨磨……

  “咳咳……”姜小帅在旁边挤眉弄眼。

  吴所畏如梦初醒般地瞧着他,问:“怎么了?”

  姜小帅八卦了一句,“他昨天晚上来这了?”

  “你咋知道的?”

  坏笑一声,“你去瞧瞧里屋的垃圾桶里多少卫生纸。”

  吴所畏面色一窘,低头转笔。

  “进展怎么样了?”姜小帅打听。

  吴所畏故作轻松的口气说,“进展良好,俩人去外地度假了。”

  姜小帅哼哼着用手背拍了吴所畏肚皮一下,“憋屈了吧?”

  “我憋屈什么?”立马摆出一副苦中作乐的派头,“事情正朝着我期待的方向前进着,我猜这次的出差也是有意安排的。他妈看到我发的短信,一定沉不住气了,恨不得一时半会儿把媳妇娶进门,免得儿子走了歪路。”

  姜小帅突然想起一事。

  “那天我出门取药,貌似看到岳悦和一个中年妇女逛街,不知道是不是你说的池母,反正挺有领导夫人的风范。

  “应该就是她没错。”吴所畏斜眯起眼睛,“看来我这招儿挺管用,双管齐下。这边刺激岳悦,那边刺激池骋他妈,俩女人各怀顾虑,关系肯定得拉近。这样一来,池骋他妈势必会给岳悦一个准儿媳妇的错觉,岳悦心里一旦有底,势必会对小醋包下手。”

  姜小帅口气谨慎,“你确定?”

  “我太了解她这个人了。”吴所畏冷哼一声,“她只要一尝到甜头,立马会忘乎所以,放松警惕。”

  “那她会不会现在就下手?”姜小帅又问。

  吴所畏眼神很笃定,“不会!她没那么傻,度假的时候就她们两个人,小醋包出事了,池骋第一个怀疑的就是她。”

  姜小帅越琢磨越有意思。

  “也就是说,这次外出度假是激化矛盾的良机?”

  说起这个,吴所畏神色复杂。

  “那是肯定的,平时相处可能还不觉得,一旦有个机会浪漫独处,小醋包的一举一动都会招致岳悦的极度憎恶。这是个矛盾的酝酿过程,时间越长,酝酿得越成熟,爆发得越快,距离她的‘末日’也就越短暂。”

  “所以……”姜小帅故意顿了一下,“你是希望他们好好享受这次度假,回来得越晚越好对吧?”

  一刀刺中心口窝啊!

  吴所畏大手一挥,“我出去考查一下市场,蛇要出售了,我要迎来人生的第二春了。”稳步跨出门,身形凛然,背影潇洒。

  走出去不到一百米,胸口的怨气装不下了,顷刻间爆炸。

  “池骋,你他妈就是个畜生!”

☆、89各怀心思。 (3165字)

  池骋刚从飞机场走出来,就接到了刚子的电话。

  “蛇找到了。”

  池骋面不改色地跟着领导上了车,静静问道:“从哪找到的?”

  “军区。”

  简短的俩字,长长一段时间的沉默。

  池骋之前也考虑过这种可能性,因为他二伯在部队任职,部队也有养蛇场,散养在里面,有人看护着,被发现的可能性很低。但他爸和他二伯暗中较劲很多年,他二伯家里没儿子,一直看池骋眼热,巴不得他不成器。所以让他爸开口求他二伯帮忙,就等于往自个儿脑袋上扣了个屎盆子,招认池骋不务正业,他教子无方。

  可这回池远端真就豁出去了,宁可不要面子,也得把池骋降伏。

  “你是怎么发现的?”池骋问。

  刚子说,“今天我去交易市场,看到有个商贩玻璃箱里的蛇苗很特殊,他看我有要买的意思,就偷偷和我说,这些蛇种很值钱,都是从部队捎出来的。我第一反应就是你的那批蛇产卵了,部队的看护人员为了赚钱,顺走几个蛇卵转手给商贩。”

  “行,我知道了。”池骋说。

  刚子说,“那咱……”

  池骋习惯性地把电话挂了。

  仰靠在座位上,闭着眼睛沉思,想把那么一大批蛇完好无损地从部队弄出来,不是一件容易的事。现在和池远端挑明,那批蛇就没活路了,所以在他想出万全之策前,还得跟池远端耗着,尽可能地消除他的戒心,为下手创造便利条件。

  ……

  刚子前脚从交易市场离开,吴所畏后脚就到了。

  进了一个大棚,在里面溜达一阵,指着一条玉锦蛇问,“今年什么价?”

  老板伸出俩手指头,“少这个数不卖。”

  “这么贵?”吴所畏撇撇嘴,“旁边有一户卖150。”

  老板眼一瞪,“分量肯定不一样!小伙子,你掂量掂量,我这条蛇三斤多沉。这几个市场你随便转,我给你的价保证是最实惠的。”

  吴所畏笑呵呵地往前走。

  “小伙子,你想要肉蛇还是宠物蛇?宠物蛇您来这边看,倍儿漂亮。”

  吴所畏草草这么一扫,就看到了一条绿树蟒,但光艳程度比小醋包差远了。虽然吴所畏是色盲,可蛇皮的光泽度和亮度,他还是能分辨出来的。像小醋包那样纯种的绿树蟒,在这个地区是很罕见的。

  又走了一段路,几个玻璃箱吸引了吴所畏的注意力。

  看完了廉价货和杂种,再瞧这几箱蛇苗,顿时眼前一亮。受到职业影响,吴所畏没事就上网浏览各种蛇的资料,对于这些名贵蛇种,吴所畏大多数都能辨认。同时瞧见这么多,再一瞧衣着简朴的商贩,心里不由的吃了一惊,他是从哪搞到这么多名贵蛇种的?

  “小伙子,一看你就是个行家,这里边的蛇苗任你挑,有不值钱的你踢着我走。”

  吴所畏捧起一条无毒蛇放在手心瞧了瞧,审视的目光扫向商贩。

  “你这些蛇都是从哪来的?”

  商贩神秘的笑笑,“你甭管了,反正我绝对不会诳你。”

  “那我可不敢买。”吴所畏又把蛇放了回去,“万一是野生的,拿回去也养不活,白花那么多钱。”

  “你就把心撂肚子里,绝对是驯养的!”商贩信誓旦旦。

  吴所畏微敛双目,不依不饶,“驯养的?谁能混养这么多名贵蛇种?肯定是走私来的!”

  商贩面色纠结,“小伙子,你真打算买?”

  “本来是打算买的,您老遮遮掩掩的,心里没底儿,还是算了。”说罢转身欲走。

  商贩后面喊一声,“你等会儿。”

  吴所畏站住,露出一丝不易察觉的笑容。

  “你这是非得逼我说实话啊!”

  “什么叫逼您啊?”吴所畏振振有词,“要是您去买东西,东西来路不明,您敢买么?何况这动物不比货物,真要携带什么病毒,多危险啊!”

  商贩无奈地叹了口气,“行了,你过来。”

  吴所畏凑了过去。

  商贩又把对刚子说的话和吴所畏重复了一遍。

  ……

  回到诊所,吴所畏兴冲冲地把这事告诉了姜小帅。

  姜小帅听后一惊,“你的意思是,那批蛇有线索了?”

  使劲点了点头。

  “合着之前那些工夫白搭了?”姜小帅说。

  吴所畏皱起眉,“为什么?”

  “你现在一个电话打过去,把这件事告诉池骋,让他自个儿想主意把蛇弄出来不完了么?反正他也是利用岳悦来游说他老子还蛇,现在他自个儿把蛇找到了,岳悦就没有利用价值了,分手是必然的,你的目的不就达到了么?”

  吴所畏脸色有些不太正常。

  “这事不能这么办。”

  姜小帅手心耍着一个药丸,有意追问了一句。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