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逆袭+番外_分节阅读_28

柴鸡蛋Ctrl+D 收藏本站

  吴所畏把台历拿过来勾画一下,不紧不慢地说:“现在是10天冷落期,在这个期限内,我是不会主动联系他的。”

  “算得这么精确?”姜小帅乐吟吟的。

  吴所畏成竹在胸,反倒操心起姜小帅来。

  “那郭城宇也有日子没来了吧?”

  “别念叨!”姜小帅急忙喝止,“这人就怕念叨,一念叨准出现!”

  “姜大夫在么?我一个哥们儿脚崴了,劳驾您给瞧瞧呗!”

  姜小帅,“……”

  吴所畏摸着下巴坏笑,我这嘴聊天不行,咒人倒是挺灵!

☆、50电话里的邪恶。 (1383字)

  刚子发现,池骋最近对手机异乎寻常的关心,不仅随身携带,而且24小时开机。刚子每次给他打电话,都能在第一时间接通,真有点儿不适应。

  冷落期第九天,吴所畏正在伏案苦读,手机铃声毫无征兆地响了起来。

  “喂?”

  对方久久没出声,但是从沉稳有力的气息来判断,应该是池某人没错。

  “有事么?”吴所畏问。

  池骋好半天才开口,“干嘛呢?”

  吴所畏把书翻得哗啦啦响,郑重其事地回道:“看书。”

  池骋没再说话,也没挂掉电话,就这么晾着。

  “你在干什么?”吴所畏问。

  池骋说:“手淫。”

  草!迅速挂断,将手机扔到床上。

  过了一会儿,吴所畏不知道想到了什么,突然又笑了。自慰?这种行为值得琢磨一下。他有女朋友,怎么会落到自慰的份上?难不成是感情出了问题?

  想到这,吴所畏瞬间精神抖擞,看书的劲头又足了。

  半个钟头过后,手机又响了。

  “看的什么书?”池骋问。

  吴所畏很认真地说,“《人类理解论》。”

  于是,这次池骋把电话挂了。

  十多分钟后,手机再次响起。

  吴所畏一看又是池骋,眉头拧起,搞什么啊?有话不能一次性说完么?结果接了电话,那边又是一言不发,吴所畏恼了。

  “你到底在干什么啊?”

  “手淫。”

  吴所畏气不忿,“你丫要玩几次啊?”

  “就这一次,还没射。”

  草,这是在向我吹嘘么?

  “大铁头。”池骋突然开口。

  吴所畏阴着脸没吭声。

  “大宝。”又叫。

  这次吴所畏硬着头皮应了。

  结果池骋又不说话了。

  吴所畏忍着最后一份耐心问,“你到底有事没?”

  “有。”

  “有事快说!”

  “我想操你。”

  说完,一声从胸膛发出的闷吼声隔空传来,声音低沉却威猛十足,有着猛虎归山的穿透力。光是用耳朵听,就能想象到那阳物是如何龙精虎猛,那受刑般紧蹙的眉骨是如何性感地舒展开,再将舒缓的气息徐徐荡出唇角的……

  吴所畏将手机狠狠砸向桌面,仰天怒吼。

  “啊!!——”

  任何一个爷们儿,被男人这样嘲弄,都会气到内脏出血。就算吴所畏打着池骋的坏主意,他也是个铁骨铮铮的汉子,冒然听到一句“我想操你”,也不是那么容易消化的。

  “《圣经》,快,把《圣经》拿出来……”

  吴所畏自言自语着,渴望救赎般地将《圣经》翻开,双手合十,“主啊,帮我废了这个流氓吧!”

  ……

  第二天,池骋没事人一样的来到诊所,制服在身,气宇轩昂,步伐稳健,不苟言笑。从诊所门口到里屋这段路,诊所里站着的,坐着的,年轻的,年长的,男的,女的……只要能喘气的,都是心头一凛,神经不由自主地绷了起来。

  吴所畏抬起眼皮,看到一张冷峻正派的脸。

  就好像昨天的电话不是他打的,那四个字也不是他说的。

  “找个地儿聊聊。”池骋说。

  吴所畏继续低头看书,“没空。”

  “警车就停在诊所门口,一直在鸣笛,你自个儿瞧着办吧。”

  砰的一声带上门。

  吴所畏嚼烂了嘴里的烟头,恨恨地啐出去,还是起身了。

☆、51有点儿舍不得。 (3105字)

  从里屋出来,吴所畏像是换了个人,西装革履,锃亮的皮鞋,平整的公文包,一百多度的眼镜戴得端端正正的。在池骋刻意的目光注视下,稳步走到他面前,淡然一笑。

  “走吧!”

  到了车上之后,池骋依旧沉默,吴所畏顾自掏出一本书,放在腿上细细品读着。

  “我发现看房龙的书就像在看脑筋急转弯,时不时地反讽,夸张,调侃,真是历史学异端……”

  池骋只当旁边是小和尚念经,压根没兴趣听。小醋包倒是听得挺认真,眼珠滴溜在吴所畏书上转,尾巴晃着,不一会儿就睡着了。

  行驶一段路程后,池骋才开口:“去哪?”

  吴所畏慢条斯理地合上书,“茶舍吧。”

  进了茶舍,找了处幽静的角落,吴所畏又把那本倒胃口的书拿出来了,装模作样地看了几眼,再推推镜框,真像那么回事似的。

  “你说,历史这么富有戏剧性,人们为什么还要读小说?”饶有兴致地看着池骋。

  池骋压根没搭理他这茬儿。

  吴所畏依旧保持着稳妥的笑容,“你觉得宗教能垄断真理么?”

  池骋眼睛瞧着外边,手指沙沙地打磨桌子,像老虎磨爪。

  吴所畏只好自打圆场,“我觉得,一切不宽容的行为都源自人性的恐惧,占据权威地位的人尤其如此,所以他们不惜一切代价去迷惑大众,就像尼采所说的‘群盲现象’。”

  池骋把嘴里的茶叶嚼吧嚼吧咽了。

  吴所畏又问:“你有什么看法?”

  沉默了半晌,池骋总算开口。

  “你和我谈论这些,还不如谈论‘肛门的解剖学’。”

  “……”

  喝完茶,吴所畏邀请池骋去听音乐会,高雅人士享受音乐的艺术殿堂。吴所畏头一次来这种地方,里面的气氛让他很舒服,舒服得不到十分钟就睡着了。

  池骋斜睨了吴所畏一眼,瞧他低垂着脑袋,一副投降范儿,光洁的脑门在幽暗的光线中闪闪发亮……不由的笑了笑,明明就是个小胡同串子,非得装什么高端人士。

  想着,把吴所畏的脑袋歪到自个肩膀上,吴所畏找到了支撑点,睡得更老实了,鼻翼扇出来的暖气流全都钻进了池骋的领口里。

  一首曲子进入高潮部分,弹者投入,听者陶醉。池骋却置身事外,耳朵里灌满了吴所畏的呼吸声。

  多少年没和人同床共枕了,突然觉得睡眠的呼吸节奏也蛮好听的。

  吴所畏的脑袋从池骋的肩上出溜下去,被池骋一双大手给捧住,按到腿上。他有意无意地揉捏吴所畏的脑门,真硬啊!厚厚一层死皮,怎么会弄成这样?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