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不是离婚了吗_第65章

筠白Ctrl+D 收藏本站

  “你,你,你是不是喜欢上我了?”淩小鱼红透了一张脸问,激动得眼前发黑。

  “你做梦?”易修然反问。

  说完便大步迈入雨中,嘴角却微微扬起。

  走了很久,都没有发现淩小鱼跑着跟上来,易修然心下奇怪,转头一看,身后空无一人。

  不知道为什么他心里有些发慌,急忙往回跑去。

  黑乎乎的小道上,淩小鱼摔倒在地,爬都爬不起来,雨水呼啦啦拍打他偏瘦的身躯,像下了大冰雹一般,让淩小鱼浑身发疼。

  “易修然,易修然……”淩小鱼张口也发不出声音,他很想跟上易修然的,但是头疼,浑身疼,快要晕了……

  “淩小鱼!”易修然扔了伞扶起地上的人,发现淩小鱼已经晕过去了,便赶紧把人背起在雨水里小跑着奔向自己的宿舍。

  背着人进了宿舍,今天他的舍友又不在,易修然便将淩小鱼放到自己床上。

  “易修然,易修然……”淩小鱼的脸烧得通红,沙哑着叫易修然的名字。

  易修然脱了淩小鱼的衣服,用干浴巾给他擦干身子和头发,又喂了退烧药给他吃。

  而他自己则是去淋浴洗个澡后便去床边坐着,盯着淩小鱼看。

  然后,顺便尝了一下淩小鱼的唇。

  “砰砰砰——”心跳加速中。

  易修然捂着胸口微红了脸。

  从来没有见过有人这么执着追他,比所有的女生都疯狂,比所有的女生都顽固,比所有的女生都傻。

  但是,淩小鱼,真是疯狂得单纯,顽固得可爱,傻得冒泡。

  易修然摸摸淩小鱼的脸颊,心里想着:要不要告诉淩小鱼,其实他好像弯了一点点呢?

  ☆、番外之追逐

  易修然的新公司“琢玉公关策划有限公司”开门大吉,一群好友前来围观庆贺。

  一群人包括叶冬冬、叶以晟、徐良瑞、总经理、乔书等等……

  剪彩仪式结束,易修然便带着众人喝酒去了。这酒从中午喝到了晚上,原因在于易修然说了个有趣的名堂:今天是我和淩小鱼复婚一个月纪念日。

  复婚,一个月?

  众人笑趴!

  “嗝。”易修然喝醉,当众就拉着淩小鱼索吻。

  “来,小鱼,我们洞房。”

  淩小鱼一巴掌甩了易修然肩膀一下,把人直接摔在了地上。

  “呵呵,我老公醉了,我先带他回去,账已经结了,大家随意。”淩小鱼将易修然奋力搀扶着出了包间。

  等到主角一走,众人也纷纷散场。

  然后,总经理扶起醉瘫的徐良瑞。

  “臭狐狸,晚上干死你!”徐良瑞一个人傻乐。

  “呵呵呵。”总经理大人拧了一下徐良瑞的胸口,然后拽着他的领带出了包间。

  紧接着叶冬冬瞅了乔书一眼,对他哥说:“老哥,我凌晨飞德国,先走了哈,乔书你开车送回去吧。”说完也走了。

  叶以晟对还在灌酒的乔书说:“走吧,大家都散了。”

  “散了,散了,呵,叶以晟,散了。”乔书低喃,侧头看了看叶以晟。

  “呐,叶以晟,你到底喜欢不喜欢我?”

  醉醺醺的乔书看起来倒是有几分流氓气,和当年有那么一丝丝相似。

  “大概喜欢过吧。”叶以晟说。

  “大概,哈哈哈,原来你也不知道。”乔书放下酒杯,红着脸趴到了叶以晟身上。

  叶以晟推开他,乔书一滩烂泥般坐在了地上。

  “起来,我带你回去。”叶以晟没什么耐心耗下去了,这一桌子都走光了。

  “叶以晟,我们试试吧。”乔书扯住叶以晟的衣袖笑得痴傻。

  “试什么?”

  “你尝过男人的滋味吗,想不想,嗝?”乔书没说完就打了个酒嗝,但是叶以晟怎会不明白他的意思。

  将人从地上扛起,叶以晟大步迈出了包间。

  早上,乔书从宾馆床上醒来的时候,全身都痛得要死,但是身边没有叶以晟。

  “跑什么呀,已经追不上你了,我也不想再追了。”

  越追他越跑,还有什么意思,不如各走各的阳关道。

  叶以晟,再见!

  ☆、番外之繁星

  “夜空中最亮的星能否听清

  那仰望的人心底的孤独和叹息

  夜空中最亮的星能否记起

  曾与我同行消失在风里的身影

  ……”

  淩小鱼哼着歌给自己壮胆,拿着手电筒晃晃悠悠往山顶一步一步小心前进。

  毕业设计在即,他却还没有一点想法,侯海说学校小后山的日落风景不错,可以采风,于是他便来看看,希望能寻求灵感。

  可是,淩小鱼他迷路了,他从傍晚走到了晚上,还是没有走出这座小山。不得不说,从某方面来说,路痴是一个神奇的存在。

  “手机居然没带,唔,我怎么这么倒霉,不会死在这里吧!”淩小鱼脑洞大开,自己吓唬自己,手电里的光线也慢慢暗了下来,一闪一闪照得前面的路都变得可怕。

  淩小鱼却觉得山上阴风阵阵,吹得他汗毛都竖起来了!

  “哇靠,手电筒你不要这样,快点亮起来啊!”淩小鱼心慌,这灯怎么回事,闪得那么急?

  然而,手电傲娇了,忽闪忽闪眨眼睛后就灭了。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