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不是离婚了吗_第63章

筠白Ctrl+D 收藏本站

  易修然和淩小鱼吃了一惊,怎么会突然得了癌症?

  “现在情况怎么样,手术成功率高吗?”易修然问。

  易母摇头,“都是概率,即使成功率99%,也有1%的危险,谁知道你爸会不会遇上。”

  易修然沉默。

  淩小鱼开口安慰:“阿姨,您别这样想,伯父吉人自有天相,他一定可以闯过这一劫的。”

  易母瞅瞅淩小鱼紧张的模样,知道这孩子心地善良,可是,也就是因为淩小鱼,她已经很久没跟儿子团聚了。

  “妈,您先回去休息一会儿,爸有我和小鱼呢。”易修然握握淩小鱼的手,对易母说。

  易母犹豫一番,点了点头。

  两人送了易母到电梯口,易母转身嘱咐:“小然,别惹你爸生气,他的病经不起闹了。凡事顺着他点。”

  易修然点头,等到电梯门关上,便和淩小鱼回到了病房。

  “你也累了,休息一会儿吧。”易修然指指病床旁边的沙发对淩小鱼说。

  “没事,我陪你。”淩小鱼摇摇头,不肯睡。

  其实,淩小鱼觉得特别亏欠易修然一家,本来,易修然是可以少奋斗这七年的,说不定早已经继承易父的公司,家财万贯,儿女成群。可是他拐走了易修然,还害得他跟家人决裂,亲情是无法代替的,即使爱情也不行。

  易父的手术安排在早上,医生早上过查房的时候就觉得不对劲。又还没打麻醉呢,病人怎么就昏睡不醒了?

  “医生,我爸他怎么样?”易修然问医生。

  “一切正常,只不过不知道为什么还没醒……额,病人睁眼了。”医生心下嘟囔,分分秒就醒了,这病人是在装睡吗?

  “爸,你醒了。”易修然赶紧询问易父,见人气鼓鼓看了他一眼后,便有些尴尬。

  他轻声对易父说:“妈回去了,我和小鱼守您一夜,您醒了就好。”

  “病人现在的情况可以进行手术,再过半小时会有护士过来推病人进手术室,这期间家属要放宽心,你们紧张,病人会更紧张的。”医生说完便走出了病房。

  病房里的气氛很尴尬,尽管易修然说了一些安慰易父的话,但是易父就是哼哼几声,不太理会他。

  而淩小鱼,只能像个外人一般乖乖站在角落削弱存在感,以免易父心烦。

  手术前,易母赶了过来,众人围在手术室外,祈祷着易父手术成功。

  “小然,我这心里堵得慌,你爸不知道能不能熬过去。”易母拉着易修然的手满面愁容。

  “妈,爸怎么就得了这病,平时三餐都不正常吗?”易修然拉着易母坐到休息椅上问。

  易母叹气,看着手术室喃喃:“你离家之后,你爸每天都吃不好饭睡不好觉,他很后悔把你赶出去,去年,公司出了点小问题,你爸到处找人帮忙,应酬不断,整日整日得熬夜,终于把自己累垮了,癌症啊,想想就可怕。”

  “妈,没事的,不要瞎想。”易修然握着易母的手继续安慰道。

  淩小鱼站在一边静静看着,这副家庭温馨的场景,他融不进去。

  等了两个多小时,手术室的门开了。

  “医生,医生。我丈夫怎么样?”易母上前攀住医生询问。

  “手术很成功,病人胃部被切除一小半,但是病情已经稳定住了,不用太过担心。”

  “太好了。”易母悻悻然说着抚抚胸口,觉得自己悬着的心终于落了地。

  “妈,爸已经没事了,我们跟着护士回病房吧。”易修然扶着易母说。

  淩小鱼也上前,扶住易母,易修然对他温柔笑笑,让淩小鱼心里宽慰不少。

  易父麻醉药效过了的时候,慢慢清醒过来,睁开眼,看了看围在床边的几个人。

  “他爸,你醒了。”易母握住易父的手潸然泪下。

  “爸。”易修然叫了一声。

  “伯父。”淩小鱼叫得很轻,但是他还是被易父颇具威严得看了一眼。

  “医生怎么说?”易父沙哑着嗓子问。

  易母笑着安慰:“已经没事了,你再在医院观察几天,就可以出院了。”

  易父微不可见得点了点头,然后对易母说:“带小然回家给我做点吃的拿来,我饿了。”

  易母愣了一愣,明白了易父的意思。

  “小然,跟妈回去做点东西给你爸吃,小鱼留在这陪陪伯父,可以吗?”

  易母前半句是跟易修然说的,后半句则是看着淩小鱼说的。易父刚刚的意思再明显不过了,他想跟淩小鱼单独谈谈。

  易修然看看易父,走到了淩小鱼身边,安抚他的紧张,“我一会儿就回来,你陪陪我爸,等我给你做点好吃的带来。”

  淩小鱼抿抿嘴唇,默默点了点头。

  该来的总要来,易修然这么多年一直护着他,为他放弃了那么多,他不能总是一直躲在易修然的身后,被他保护太多次了,他也想保护易修然,保护他们的爱情。

  等到易母和易修然离开病房,淩小鱼便鼓足勇气走到了易父床边。

  “伯父。”淩小鱼轻声叫道,他其实很害怕看威严的人,尤其是像易父这样曾经当过兵的人,那下起手来是一点都不留情面,当年易修然可是因为护着他挨了易父好几十棍子!

  “嗯。”易父应了一声,直直盯着淩小鱼看。

  “你们在一起多久了?”

  “七年多了。”淩小鱼紧张的回答,他特别害怕易父说出什么让他离开易修然的话,他一点也不想离开易修然,他们要相守一辈子的!

  “嗯,有吵架吗?”易父又问,似乎对两人的婚后生活很感兴趣。

  “有过。”淩小鱼说。

  “家务谁做呢?”

  “大多是他,但我也会帮忙的。”

  “嗯。”易父沉吟几秒问,“你们打算就这么过一辈子吗?”

  淩小鱼右手摩挲着左手无名指上的戒指,他刚和易修然复婚了,不能再放手了。

  “是的,伯父,我们想在一起一辈子。”淩小鱼猛然抬头,直视易父认认真真,诚诚恳恳。

  易父略一沉吟,严肃道:“那么,改口吧,不要总是叫我伯父了。”

  淩小鱼张大了双眼,简直不敢相信自己刚刚听到了什么!

  易修然漫不经心得和易母在厨房煲汤。

  “小然,小然!”易母叫了两声易修然都没反应,便拧了一下易修然的耳朵。

  “妈?”易修然回神,有些尴尬。

  “想什么呢?”易母笑着问。

  “爸他不会为难小鱼吧。”易修然担心得说。

  易母了然得笑笑,“就知道你在想小鱼。放心吧,你爸不会为难他的,他呀,早想通了!”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