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不是离婚了吗_第61章

筠白Ctrl+D 收藏本站

  淩小鱼抬头看着易修然消失在视线里,他等易修然接他回家的,易修然居然扔了东西让他滚?

  为什么不承认爱他呢?

  易修然到底哪句真哪句假呢?

  淩小鱼捡起地上的包背在身上,抬头又看了一眼阳台,发现易修然真的不在,他便失落得低下头,却心有不甘。

  再赌一次!

  晚上8点多,天空开始飘雪,易修然站在窗边,看着坐在下面花坛边瑟瑟发抖的淩小鱼。

  晚上9点半,雪越下越大,淩小鱼觉得自己的眼皮都冻得睁不开了,他觉得头很晕,身体冰凉。

  晚上9点54,分,淩小鱼身子一歪,从花坛边摔到了地上。

  “易修然,易修然,易修然……”他嘴角哆嗦着不停呼唤那人的名字,可是怎么还不来接他回家,难道他赌输了吗,他在自作多情吗,那人真的不爱他了吗……那为什么还要对他那么好,为什么要温柔笑,为什么会为他紧张……

  “淩小鱼!”易修然气喘吁吁从楼道冲出来,将淩小鱼扶起拍他的脸。

  “易,修,然,你,爱,我,吗?”淩小鱼哆哆嗦嗦一字一字的问。

  “赶紧回家,你都冻僵了!”易修然背起淩小鱼。

  “爱不爱我,爱不爱我……”淩小鱼虚弱得重复,他在等易修然的答案,这次一定要听到他回答才可以。

  “我爱你,傻瓜。”易修然突然觉得鼻子有些发酸,果然是外面太冷的缘故。

  “我也爱你。”淩小鱼声音渐渐弱了下去,嘴角带着散不去的笑意。

  果然,易修然是爱他的。

  这一次,他没猜错!

  他赌赢了,赢回了一段忘不掉的爱情,赢回了一个爱到骨子里的恋人。

  易修然赶紧将人背回家中,各种姜茶退烧药一股脑塞到淩小鱼的嘴里。

  这家伙,真的是他命中注定的冤家。缠了他十一年还不够。

  要缠他一辈子。

作者有话要说:  三更第一发^_^

  ☆、复婚

  天际泛白,红日跃出地平线,路上的薄薄的积雪早已经消失,只有微湿的地面反射着太阳的光芒。

  温暖的卧室里,易修然一宿没睡,他一直在等淩小鱼退烧。

  这傻瓜,居然用离家这样的方式威胁他,结果自己倒地冻伤,果然是笨鱼。

  易修然亲亲淩小鱼的嘴角,感觉到淩小鱼轻轻的呼吸,便已心满意足。

  都说伤敌八千自损一万,他们两其实都在折腾对方吧。

  互相试探,有何意义?

  易修然看淩小鱼还没有苏醒的迹象,但烧已经退了,便轻手轻脚下床,去厨房给淩小鱼熬皮蛋瘦肉粥。

  “砰砰砰。”易修然正把肉丝放锅里呢,就听见卧室传来声响。

  不会是淩小鱼摔了吧!

  易修然赶紧跑向卧室,一推门,就发现淩小鱼正跪在地上,身前放着他的行李箱。

  “你在干什么?”易修然心中松了口气,看样子,只是行李箱从衣柜上被拽着砸到了地上吧。

  “我在找东西。”淩小鱼一脸无辜,有些有气无力得说。

  “什么东西?”

  淩小鱼眨眼讪笑,有些犹豫又有些期待。轻轻吐出两个字。“戒指。”

  易修然扬眉,戒指?结婚戒指?

  “你找那个干吗?”易修然问着便从衣柜抽屉里翻出他早已收好的戒指,当然了结婚证也在那里。

  “额,啊,你收起来了?”淩小鱼起身走到易修然面前,盯着他手里的戒指问。

  “嗯。”易修然点头。

  两人皆未再说话,彼此凝视对方。

  易修然发现淩小鱼眼里紧张和期待的目光在他和戒指间来回逡巡。

  “你……昨晚说爱我了吗?”淩小鱼忍不住糯糯的问。视线低着看易修然的纤长手指。结婚之后,易修然好似没戴过几次戒指。

  “你做梦?”易修然轻声问。

  淩小鱼这次肯定他不是做梦,易修然一直戏耍他也够了吧。

  “你明明就说了。”淩小鱼瘪嘴。

  易修然手里攥着戒指,扯起嘴角轻笑,“那你还问?”

  “那你怎么不说?”淩小鱼反问。

  “你问那么多遍我不想回答不行吗?”

  “你不回答我怎么知道我说的正不正确?”

  “……傻瓜。”

  易修然叹息,原来,他们都是傻瓜。淩小鱼这般不依不饶,是不确定他对他的感情吗?而他不回答,是不是加深了他的不确定?

  “我不傻。”淩小鱼咽口唾沫,说得有些心虚。

  易修然温柔摸摸淩小鱼的头,然后将人抱在怀里轻语:“笨鱼,你不相信我爱你吗?”

  淩小鱼将脑袋埋在易修然的胸口,手指没有犹豫抓紧了易修然背部的衣服。易修然很久都没这样抱过他了,心里有些苦苦甜甜的感觉。

  “如果我怀疑你,你会生气吗?”易修然问。

  淩小鱼点头。

  “那你怀疑我,我就不会生气吗?”

  “可是你都没有跟我解释。”淩小鱼辩解,“还总是说假话骗我。”

  “……是,怪我,都怪我。”易修然无奈道,“我原本以为,爱一个人就需要全心全意信任他的。而信任一个人,就不需要对方的解释。”

  淩小鱼闭嘴。他说不过易修然,更何况易修然说的全对。

  “以后家规第一条改了吧。”易修然说,“说什么私人物品,呵,我们两人终归是个体,不是彼此的附属品,当年实在是太年轻气盛了。”

  “那要改什么?”淩小鱼下意识问。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