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不是离婚了吗_第60章

筠白Ctrl+D 收藏本站

  “你进来干吗?”淩小鱼尴尬得拔出私密处的手指。该死的易修然,昨晚射进来也不知道帮他清理一下。

  “你洗你的,我先刷牙洗脸,等会儿陪你去健身房。”易修然不理他,一边开水龙头洗脸一边偷笑。

  淩小鱼只好默不作声,继续在一边咬牙清理身体。

  等到二人收拾完毕,吃了早饭后,易修然便开车载着淩小鱼去了他常去的一家健身房。

  “你好,办卡。”淩小鱼跟在易修然身后,对着前台说。

  “先生,你好,请问你是要半年卡还是一年卡?”前台热情得询问淩小鱼。

  “暂时先不办了,我带他来体验一下,如果觉得好,他会办的。”易修然在淩小鱼开口之前对前台说。

  “好的,体验券有吗?”

  “有。”易修然拿出手机,给前台扫码。

  淩小鱼都不知道他什么时候在网上团购的。

  “走吧。”易修然在前面领路,淩小鱼赶紧跟上。

  “喏,你先去跑步机跑个20分钟,结束后过来找我,我带你找私教体验。”易修然指指跑步机,就准备把淩小鱼丢下。

  “那你去哪?”淩小鱼问。

  “举铁。”易修然指指力量训练区。

  淩小鱼上了跑步机,看易修然真的走到一边举重去了,才放心得开了机器跑步。

  可是!

  五分钟不到,易修然就被一群女人给包围了。

  没见过帅哥吗,至于那么激动吗!

  淩小鱼一边不屑一边观望,心想易修然真是只花蝴蝶,到处招惹女人。

  易修然怎么还笑了,和那个女人合照干什么?

  那群女人怎么还摸易修然的胸肌,过分,明摆着调戏人!

  易修然怎么还笑得这么灿烂,果然还是被女人包围着觉得很爽?

  此时的淩小鱼已经嫉妒蒙了心,早忘了自己是在跑步机上,他一边看易修然和别人聊天一边跑偏了方向,一脚踩到边缘,一脚在跑步机带上,然后身体不稳从跑步机上摔倒,整个人飞了出去。

  不知道自己怎么摔倒的淩小鱼听见周围人的呼喊声,他试了试,动不了。

  “淩小鱼!”易修然听到动静后心下一慌,直觉是淩小鱼出了事,等他一看那人的跑步机,果然已经没人在了,而旁边的人似乎都涌向一个方向。

  易修然拨开人群,看见淩小鱼爬都爬不起来的凄惨模样,赶紧将人扶着坐起来。

  “哪里疼?”易修然一边检查淩小鱼出血的额头,一边着急询问淩小鱼。

  “哪里都疼。”淩小鱼瘪嘴说。

  易修然恨铁不成钢,“什么叫哪里都疼,你怎么就从跑步机上摔下来了,真是笨死了!”

  “就是哪里都疼,脚腕最疼,胳膊肘好像扭了。”淩小鱼瞪着易修然说,这人怎么突然就这么凶了。

  易修然看他几秒,然后背起淩小鱼起身走出人群,一边还叹气说:“你呀,真是会给我惹麻烦!”

  这句话一下子就击到了淩小鱼的痛处,他几乎有些心悸到发疼了。

  “是,我就是个麻烦包袱,那你帮我干嘛,让我摔死算了。”

  易修然不理会淩小鱼的胡话,但是没一会儿,他就感觉到淩小鱼的牙齿咬到了他的肩膀,疼得他用力颠住淩小鱼的双腿,就怕人从他身上滚下楼梯。

  淩小鱼狠狠用力发泄自己的委屈不满,直到尝到易修然血的味道,才松开嘴,而此时,易修然已经走到了停车场。

  易修然将淩小鱼扔到后座,然后开车去医院检查他还有没有其他受伤的部位。

  骨科,淩小鱼拍了片出来,医生检查后说没什么问题,可能当时跑步机速度并不是很快,淩小鱼只是脚腕扭伤,手肘擦伤,医生给淩小鱼处理了头上的伤口,又给他开了点膏药便让人走了。

  “还好没事。”易修然轻声笑道,“小心点吧,三十岁的大男人。”

  淩小鱼沉默,推开易修然扶他走路的手,一瘸一拐扶着墙壁往前走。

  易修然跟着他,离得不远不近。他想刚刚自己那句话也许是伤到淩小鱼的自尊心了。

  有谁会拿自己的身体开玩笑呢,淩小鱼每次受伤又不是故意的!

  回了家,淩小鱼进屋收拾自己的行李。

  “你要干嘛?”易修然问。

  “离家出走。”淩小鱼说。

  易修然嗤笑,淩小鱼在说什么鬼话!

  但是等到淩小鱼真的拖着行李箱走到玄关的时候,易修然着急了,他拉住了淩小鱼的胳膊,说:“你要去哪?”

  “离开你,再也不在你面前出现,再也不做你的包袱。”淩小鱼淡淡得说。

  “债还没还清你就要跑?”

  “钱会还你,卖肾卖血都会还你。”淩小鱼甩开易修然的胳膊,开门,关门,离开了。

  易修然迈了两步想去追人,最后停下了脚步。

  他回屋站在阳台边上,等着淩小鱼从楼道口经过,果然,没一会儿,淩小鱼便推着行李箱出了楼道口,坐到了花坛边休息。还不时往回张望,似乎在等人。

  淩小鱼在找他?他是故意的?试探他试探上瘾了?

  易修然看了淩小鱼五分钟,见人还坐在原地便放了心,转身到沙发上看电视去了。

  淩小鱼郁闷了,今天易修然被他咬出血了都小心背着他去了医院,到医院还紧张得陪他挂号拿药,他一静下心来就感觉到了易修然的关心和爱,本来想着再借离家出走试探一下易修然,可是这么久了,易修然怎么还不出来接他回家?

  要不然,还是走远点吧……

  “南方寒潮来袭,今日夜里或有雨夹雪,最低气温可达零下4摄氏度……”

  易修然关掉电视,走到阳台边去看,淩小鱼已经不在原来的花坛边了,而天上的云又黑又低,的确是下雪前的征兆。

  人去哪了?

  易修然有些着急,急忙忙下了楼去找淩小鱼。

  当他在走了300多米,看见淩小鱼坐在小区门口的那个花坛边的时候,他右眼皮跳个不停。

  淩小鱼哈着气给手取暖,一边得意得看向易修然。

  “你以前都是故意的对不对,你爱我对不对?”

  易修然静默两秒,瞪了一眼淩小鱼后便转身回家。

  淩小鱼起身拖着行李箱走在后面。

  等他刚到楼道口的时候,易修然就从阳台上扔了一个大包下来。差点砸到淩小鱼的脑袋。

  何止淩小鱼,易修然自己都吓了一跳,但是他还是恶狠狠道:“你没拿包就知道你没走多远,现在,滚吧!”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