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不是离婚了吗_第59章

筠白Ctrl+D 收藏本站

  淩小鱼识相闭嘴,却对叶以晟这样的行为感觉奇怪,若是不喜欢,他怎么不说出口呢,反正乔书又不在这。

  等车停到了家门口,淩小鱼发现屋里灯亮着,他知道易修然已经在家了。

  “我们进去吧,小鱼宝贝。”叶以晟下车,走到淩小鱼身边,搂住了他的肩膀,亲密得让淩小鱼有些害怕。

  “呵呵,好,你不要搂那么紧。”淩小鱼说。

  易修然听见开门声的时候,便在厨房大声说:“回来了?今晚我做了菜,赶紧洗手吃饭吧。”

  “哦。”淩小鱼应声,看了一眼叶以晟。

  两人都没动静。

  易修然从厨房出来的时候,差点扔掉了手里的碗筷。

  “你是谁?”易修然冷下脸盯着男人搭在淩小鱼肩膀的手看。

  “我?小鱼宝贝,告诉他我是谁。”叶以晟摸摸淩小鱼的头发轻笑。

  淩小鱼觉得头顶的鸡皮疙瘩瞬间传到脚底板,他尽量平静得说:“易修然,这是我男朋友,叶以晟。”

  易修然抿唇随即盯着淩小鱼看。淩小鱼不到一个月又交了男朋友,骗鬼呢!

  “这名字挺耳熟啊。”易修然轻笑,叶冬冬他老哥好像就叫这个名字吧。

  “一起来吃饭吧,我多去拿一双碗筷。”易修然说着便转身进了厨房。

  淩小鱼发愣,怎么跟他预想得一点都不一样。

  叶以晟松开淩小鱼,一边理袖口一边走向餐桌。

  啧啧,没想到居然这么快就被人识破了,叶冬冬这朋友还挺厉害的嘛。

  三人吃饭的时候,易修然很自然,而叶以晟倒是一直给淩小鱼夹菜,表现得很亲热。

  “谢谢。”淩小鱼都不好意思了。

  “谢我的话不如亲我一下。”叶以晟指指自己的脸,还一副期待的笑脸。

  淩小鱼瞅瞅易修然,又瞅瞅叶以晟,他当然知道,这是叶以晟在演戏呢。可是都这份上了,易修然居然还没动静?

  “啾。”淩小鱼猛地亲了口叶以晟的衣领。

  淩小鱼尴尬得低头了,叶以晟倒是将易修然夹菜时手一顿,脸一僵的情景看得清清楚楚。

  待到淩小鱼想起来他应该看易修然的反应时,易修然已经恢复了自然状态。

  这么看来,易修然并没有吃醋?

  “去刷碗。”吃完饭,易修然命令淩小鱼。

  等到淩小鱼在叶以晟的点头示意下进了厨房后,易修然才对叶以晟笑笑。

  “叶先生演技不佳。”

  叶以晟点头道:“彼此彼此。”

  淩小鱼从厨房出来的时候就看见两个大帅哥笑里藏刀着对视。

  “小鱼,今晚我就先回去了。”叶以晟起身说,“谢谢易先生的款待。”

  “我送送你。”淩小鱼说着便跟着叶以晟出门。

  到了门口,淩小鱼轻声问:“大神,看得出来他在吃醋吗?”

  叶以晟似笑非笑道:“用不了几天,你自然就知道了。”

  “什么意思?”淩小鱼纳闷。

  没有叶以晟说的几天之后。第二天,易修然就带了一个MB回家。

  淩小鱼在沙发上气得咬牙!

  那个MB真会娇喘,堪比岛国的片子了都!

  卧室内,易修然看看时间差不多了,便抽出一千块钱递给了男人,“叫得不错,你走吧。”

  沙发上,淩小鱼看着MB欢快得走出大门,那人关门时还不忘给他来个飞吻,真是恶心!

  易修然居然去找MB,这算几个意思,就算他把他掰弯了,但是他也说过可以肉偿的,易修然怎么能去找MB,太过分了,这不是说他连MB都不如了吗!

  越想越心塞,淩小鱼脑袋一热,从沙发上一跃而起,进了易修然的卧室。

  “上我!”淩小鱼大吼。

  易修然懵了,淩小鱼这发什么神经?

  淩小鱼刷刷刷解开身上的睡衣扔到一边,压到躺在床上的易修然身上,再次大叫:“上我!”

  “我没兴致。”易修然道。

  WTF!

  “那我舔到你有兴致。”淩小鱼愤愤然说完便猛地钻进被窝。

  易修然嘴角再也掩藏不住笑意。激将法这一招,果然对淩小鱼最有用了。

  等到两人气喘吁吁得激情完一场,淩小鱼已经有些脱力了。他昏睡之前脑子里只想了一句话,易修然怎么还能和他做那么长时间?不会和那MB没搞吧。

  “笨蛋。”易修然宠溺得亲了一口淩小鱼的脸,然后搂着他入睡。

  

  ☆、赌博

  第二天早上,淩小鱼浑身酸痛得从床上起来,干涸的白色硬块弄得他更加难受。

  “醒了?”易修然听见动静后睁眼,还伸了个懒腰。

  “易修然,昨晚爽吧!”淩小鱼瘪嘴,“说好了我可以肉偿你的,你不能再找MB了!”

  他是试探了易修然,但他更试探了自己的心!

  真的不想看到易修然和别人纠缠不清,他已经非常清楚非常明白了,他只爱易修然。可是让他求易修然复婚,易修然一定会嫌弃他的。

  易修然从床上坐起,淩小鱼看见了他身上的红色抓痕,嗯,这都是他昨晚泄愤时抓的。

  “你看看你排骨一样的身材,我抱得硌得慌,还是昨晚那小帅哥抱得舒服些。”易修然漫不经心得回答。

  淩小鱼摸摸自己的几两肉,看看易修然的胸肌腹肌,确实,他没身材!

  “我去健身房办卡。”淩小鱼说完便扶着腰进浴室去了。

  易修然觉得有些好笑,不过昨晚,他确实舒服得要命。

  他起身也去浴室。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