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不是离婚了吗_第58章

筠白Ctrl+D 收藏本站

  面基聚会之后,淩小鱼又约了乔书单独走走。

  二人一路走到小公园的湖边,坐到草坪的木椅上。

  初春的夜还是很冷,湖里映出的弯月更是添上几分凄凉之意。

  “说说吧,出了什么事?”乔书温柔问。

  “我,好像越来越不明白易修然了。”淩小鱼低语道。

  “怎么了?”

  “他有时候对我很温柔,就像刚结婚的时候一样,但是有时候又不耐烦我,就像前几天,他居然要我立刻还债,根本就是无理取闹的样子。”

  “……你有说什么惹恼他吗?”乔书犹豫着问。

  “没有。”淩小鱼立刻回答,没一会儿,他又支支吾吾,“我好像提到了庄煜洋,你说他是不是吃醋了……不过,我们都离婚了,他应该不会吃醋吧。”

  “为什么不可能啊,哪有人会这样变化无常,说什么50万的债要肉偿,这么多年,你还不了解他的为人嘛,在医院的时候,他可是日夜不休得照顾你,你忘记了?”

  “可是,我真的不知道他说的话哪句真哪句假。”淩小鱼懊恼,易修然变得很奇怪,他也变得很奇怪。

  “怎么分不清真假?作为旁观者,我觉得他就是爱你爱得不行啊,说不定早就想着跟你复婚呢,不然把你拐回家干吗?”

  “让我还债啊。”

  “你傻吗?你的医药费哪有那么贵。”

  “他还因为我丢了工作。”

  “说不定人家早就想辞职了,你不是说他忙着开公司吗?”

  “……”淩小鱼露出一副欢喜的模样,转眼又垂下了头,苦恼着说,“这些都是你的猜测罢了,易修然才不会想复婚,我这么没用,他说的,我跟他之间差距很大。”

  乔书无语,他想不通淩小鱼脑袋里在想什么,明明就是一目了然的问题,他非得想复杂了。

  “要不然……咱们试探一下。”

  淩小鱼皱眉不语。

  乔书解释道:“你不是也觉得他好像在吃醋吗,不如你就试探一下,如果他真的会吃醋就说明他对你有感情。”

  “有几分道理。”淩小鱼点头,又问,“那怎么试探?”

  乔书想了一想,笑着说,“去网上租个男朋友,回家带给易修然看。如果他生气,说明他就是在吃醋咯。”

  “这样行吗?”淩小鱼犹豫。

  “试试看不就知道了。”

  晚上,淩小鱼回家的路上,一边思索乔书的话一边翻通讯录找到“叶以晟”。

  他不打算去网上租男朋友了,他没钱不说,而且租来的男朋友若是演技不好,被易修然看穿可怎么办!

  叶以晟就不一样了,本身就是成功人士,说不定比易修然还厉害,而且,他有气场有派头,怎么看都是好人,记得当初还是叶以晟顺手转发了他的微博,让乔书收留了他呢。

  更重要的是,乔书喜欢叶以晟,但是不知道叶以晟是不是喜欢乔书,不如借此机会,顺便试探一下叶以晟,一举两得?

  “可以假装一天我男朋友吗?”淩小鱼发送短信。

  “什么时候?”没过几分钟,叶以晟的短信来了。

  “哇靠,这么爽快?这叶以晟铁定也是圈内人!”淩小鱼内心激动,至少乔书不用担心和女人争叶以晟了,而自己,真是太幸运了,叶以晟居然愿意帮他,真的是个大好人。

  “约明天晚上可以吗?”

  “好,明天见。”

  “咔哒。”淩小鱼开门进屋。

  “你还知道回来。”易修然看看时间已经接近午夜,他收敛了担忧,装作云淡风轻的模样对淩小鱼说话,“怕我今晚也要你肉偿?”

  “我今晚睡沙发好了。”淩小鱼瘪嘴说。他可不想不明不白的肉偿,之前说好的,要在他同意的情况下才可以,但是易修然要是想强迫他,就犯规了!

  “随你!”易修然黑脸从沙发起身进了卧室。

  淩小鱼摸摸胸口,有些失落感。

  可没一会儿,易修然就从卧室里拿了羽绒被出来,用力扔到沙发上。

  “晚上开空调睡,别冻感冒传染给我。”易修然说完,便立刻回屋。

  淩小鱼看着羽绒被,心中暗想:这么别扭,其实还是在关心我?

  他现在真是越来越想试探易修然了!

  有些事情就是这样,一旦脑里打结,别人怎么帮你梳理都不会有用,但是当自己想去动手打开这结的时候,别人再帮忙指点,那么就会出现“恍然大悟”的效果。

  这一夜,淩小鱼在沙发上睡得香甜,他不知道易修然晚上偷偷起来给他盖了多少次被子。

  第二天晚上,叶以晟接淩小鱼下班。

  “你真守时!”淩小鱼略带惊讶得看向靠在车上等他的叶以晟。

  “我喜欢有趣的游戏。”叶以晟笑着打开车门,“就像配音时揣度角色的情绪一样,我也喜欢试探人性。”

  淩小鱼干笑两声,坐在了副驾驶。

  “今晚要怎么演戏呢?”叶以晟发车。

  “大概就是亲密一点就可以。”淩小鱼说得模糊。

  “那我就自由发挥了。”叶以晟嘴角扯起笑容。

  “叶大神,你也是喜欢男人的吧?”淩小鱼装作若无其事得问。

  “应该是。”叶以晟轻笑,“曾经对男人动心过。”

  “是怎样的男人?”

  “桀骜不驯,想让人征服的那种。”

  淩小鱼心想:那就铁定不是乔书了,哎,不知道乔书还有希望没有。

  “你喜欢的人一直都是这种类型?”淩小鱼不死心得问。

  “你对我这么有兴趣?”叶以晟侧头靠近淩小鱼,“你喜欢我?”

  “怎么可能,是乔书喜欢你!”淩小鱼捂嘴,我勒个去,怎么立马就说漏嘴了!

  “哦,是吗?”出乎淩小鱼的意料,叶以晟表现得很平静。

  淩小鱼轻咳一声,笑着说:“呵呵,你不喜欢乔书这种类型的吧。”

  叶以晟没接话。开了车载音乐。

  他大学时喜欢过一个人,叫乔书,但是是桀骜不驯的乔书,不是温柔似水的乔书。

  为什么喜欢一个人就要为对方改变呢?

  如果乔书没变,那么他还有征服他的欲望。但是现在,很没意思。

  • 背景:                 
  • 字号:   默认